www.77psb.com_www.77psb.com-【手机客户端】:贾跃亭等到新金主?九城董事长朱骏赴美参观FF公司

www.77psb.com_www.77psb.com-【手机客户端】

2019-04-23 10:24:33

字体:标准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标题分割#柏瑞尔:独一无二的灵魂  ※品书沙龙  《夜航西飞》  作者:[英]柏瑞尔·马卡姆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荐书者:秀洲区磻溪教育集团八字小学  郭红英    “非洲的灵魂,她的完整,她缓慢而坚韧的生命脉搏,她独有的韵律,却没有闯入者可以体会,除非你在童年时就已浸淫于她绵延不绝的平缓节奏。否则,你就像一个旁观者,观看着马塞人的战斗舞蹈,却对其音乐和舞步的涵义一无所知。”  而对于四岁开始就在非洲生活的柏瑞尔·马卡姆来说,非洲毫无疑问已经融入她的呼吸与生命。这个被非洲领养的白种姑娘,是个灵魂的混血儿,这个特殊身份让她逃脱了西方世界的规范束缚,又拥有非洲无法给予的现代教育与飞行技术。这些优势,让她在两个世界里都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读她的《夜航西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迷人的。很少有书,让我看完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几年后又去翻出来看一遍,依旧,不,应该是更加心旌荡漾,目眩神迷。  这不仅仅在于她那些神奇的经历——出生于英国的她,四岁随父亲来到肯尼亚,先是跟着父亲训练赛马,18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1931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1936年9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夜航西飞》本身的魅力更是无可比拟。海明威曾给文学编辑马克斯威尔·帕金斯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吗?在非洲时我和她很熟,从不怀疑她有朝一日会在记录飞行日志之外,拿起笔写写别的。如今所见,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  的确,翻开她的书,那些精致的文字俯拾皆是,忍不住一再回顾、品味。  “赤道穿过荣盖山谷附近,即便身处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我们脚下的土地依旧滚烫,犹如还未熄灭的灰烬。偶尔有风吹过,将高大如玉米秆的野草吹弯。除此之外,山谷中再没有任何动静。蚱蜢的鸣叫已经停止,鸟群悄无声息在天空中失去了踪影。这里是太阳的领地,没人敢觊觎它的位置。”  “塞伦盖蒂广阔无垠,但它就像温暖的热带海洋般蕴藏着生命。草原上,角斑羚、角马,与汤普森瞪羚的足迹纵横交错,上千匹斑马踩过草原的洼地和河谷。我曾看见一群水牛在偶尔出现的棘树下吃草,突然,模样怪异的犀牛蹒跚着走过地平线,仿佛一块灰色的巨石拥有了生命。”  “蜜蜂像金色的子弹一样,在不知抵抗的空气中穿行,小鸟歌唱着,或是飞来又消失。”  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在她的笔下始终是温情脉脉,像一位含羞欲语的少女,多情美丽。即便是写那些可怕的动物时,她也是饱含深情。非洲的灵魂,与她是一体的。  书中的“卷二”部分,就主要描述她在父亲恩乔罗农场与各种动物的相处。她曾被埃尔金顿家的狮子帕蒂伤害过,差点丧命,但她并不多说,倒是对这狮子始终怜悯。她父亲说:“一头被驯养的狮子就是头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狮子,而任何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都是不可信的。”细细品味,这其实是柏瑞尔对这头狮子的怜悯,它本属于非洲那广袤的原野,它是王,是统治者,然而,人类任意改变了它的命运。它最后被射杀时,一句“它的生与死并非出自它的意愿”,让人忍不住对人类的种种行为进行反思。  她爱那条忠诚的狗——布勒。一天晚上,一头豹子蹑手蹑脚地走进柏瑞尔的小屋,布勒与之殊死搏斗。“天亮的时候我再次出发去寻找,才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勒。坚硬的头骨和下颚都被刺穿。我跑去寻求帮助,用帆布做的担架将它抬了回去。经过十个月的漫长休养,它康复了。除了有点不对称的头颅外,它还是以前的布勒。”  而在狩猎时,为了追捕那只庞大的疣猪,布勒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布勒被撕裂了,像只被屠宰的羊。它的右半侧身体从头到尾都血肉模糊,几乎露出白色的肋骨,像沾着血迹的手指。它看了看疣猪,又看了看跪在它身边的我,让脑袋垂进我怀里。”它伴她走过了自己的一生,始终不离不弃。她爱它,甚于人类。  遇到流亡贵族般的纯种马坎希斯康,她一次次被拒绝,被伤害,但始终毫不气馁,最后驯服了它。“坎希斯康依旧是那个坎希斯康,自成一派,不为他人所动,一切不曾更改。农场上有些马会因为有些人的靠近而发出嘶鸣,为获取人类这种平庸生物的喜爱而出卖自己独特的高贵,坎希斯康绝不会同流合污。它继承了傲慢的天性,并对之万分珍惜。即便它曾向和它同样倔强的意志屈服过一次,也不会为它留下精神创伤。”  看到这固执高贵的坎希斯康,我忍不住想到柏瑞尔本身。她何尝不是这样贵族般的高贵固执?她甚至不稀罕与那些世俗的人打交道。在她的世界里,宁折不屈、无所畏惧,她独立果敢,她安静得像夜一样滑过寂寞,让人忘了她的性别和年龄。父亲的农场破产,前往秘鲁谋生,而17岁的柏瑞尔选择独自留下。难以想象,一个女孩在这异国他乡,居然只带着两只马鞍袋,一匹属于自己的小马驹珀伽索斯,就这么生存下来。单枪匹马的她,在非洲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像个贵族般开始流浪,不仅成为驯马师,还赢得了一场场的比赛。当她的驯马生涯渐入佳境时,她遇到了改变命运的人——汤姆·布莱克,一个在飞行界的神话人物。于是,她从此开始握着操纵杆,在空中自由翱翔。救人,载物,寻找大象,飞越大西洋……看到这里时,我已是无法坐着,我必须站起来,必须做点什么。  一个女子,在那样的年代里,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改变、奋斗、坚持。柏瑞尔,一个传奇式的女子。非洲那片神秘的土地滋养了她蓬勃的灵魂,让她走过如此丰盈的一生。虽然有人怀疑《夜航西飞》不是柏瑞尔所著,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柏瑞尔用生命历程写成的书,无可代笔。她独一无二的灵魂,宁折不屈的性格,像一缕缕微风,在字里行间迎面拂来。

责任编辑:www.77psb.com_www.77psb.com-【手机客户端】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湖南常德一辆客车高速路上自燃28人已送医院救治 北京汽车去年盈利增长97%息19分 国足今夜唯一亮点独造4次杀机若球门再长高一些 主帅解释为何不让武磊首发:要摆大巴只能牺牲他 欧盟让英国延期到5月7日暂时排除无协议退欧可能性 不要去喜欢一个,不喜欢你的人 在美务工男子回北京行李藏手枪,犯走私武器罪获刑7年 2019年独角兽特点:估值高商业模式多样持续亏损 “男儿当自强”配乐下孙杨晋级对年轻队员有话说 卫健委:医疗机构遇患者投诉不得推诿搪塞 食用油反复使用,癌症转移风险会飙升 波音事故根源:与空客抢单八年前匆忙上线737Max 陈笑菲身高创国羽海拔新高女双新人达到1.85米 杰富瑞重申特斯拉买入评级特斯拉周三收涨逾2% 董明珠谈给员工分房:不是以这个为条件让员工留下 特斯拉Model3产量创新高?外媒预计一季度超7.2… 广东常务副省长林少春出任内蒙古副书记(图/简历) 农业农村部谈“绝户网”整治:将集中销毁禁用渔具 独家|外教谈羽生与陈巍幕后故事:他很快回来 欧盟执委会:英国“有可能”在4月12日无协议退欧 沪江上市难产:资本不宽恕“亏损原罪”? 联储官员回应降息疑云:保持耐心近期不可能经济衰退 南加今下雨氣溫大幅下降 “盈玺巨玺”集资诈骗案金额达23亿首犯被判无期 辽宁省委高层再调整于天敏任辽宁省委常委 京东方业绩腰斩董事长王东升回应退休:战略会传承 查尔斯王子代表英国王室高调访古巴美国不高兴了 淡马锡要卖屈臣氏股份?李嘉诚长子这么说 李克强在海南考察:把减税的真金白银真正落到企业 摩根大通:风险资产的机会之窗再度关闭 魔术客场失利季后赛告急庄神18+18活塞止连败 晶片股普涨ASM太平洋及华虹半导体各升逾4% 图解:习近平出访意大利摩纳哥法国全纪录 珂莱蒂尔拟收购高端女装业务更名“赢家时尚控股” 《青春斗》开播引热议\"热搜体\"郑爽演技迎春天? 虎扑APP遭全网下架官方暂时未作出公开回应 武磊这次的对手是梅西苏神!西班牙人顶得住吗 全球最佳机场新加坡七连冠美国彻底沦为\"第三世界\" 蔺海波任兰州大学党委副书记此前在东北林大任职 谢霆锋受访称曲奇致癌成分很低媒体很不公平 美债曲线倒挂的前世今生:倒挂降息衰退会再次重演吗 绿珊军勾搭17岁嫩模!遭女方曝光被骂渣男(图) A股急弹券商股受捧中国银河及中信建投飙逾6% 脱欧大戏本周继续欧元、英镑、澳纽最新外汇分析 快讯:长实集团实现净利401.17亿同比增加33% 第三次失败!英国下议院再次否决特雷莎·梅脱欧协议 挪军费建墙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拒批五角大楼计划 被股权质押消灭的綦建虹:曾和成龙开影城如今成老赖 凯莉佩里奥兰多着手计划婚礼因忙碌期婚期待定 格林16T将被禁赛!崩盘就始于他喷裁判这张嘴 韩媒曝Gray宋多恩恋情男方公司回应:毫无根据 私募冠军崔军:超级大牛市已启动沪指有望冲击8000点 台版頭文字D山路狂飆五車主判刑五到六月 伤病潮!奥斯卡踩场撞伤膝盖王燊超足部两处骨折 诺天王赛季新高狂虐勇士!黑八的仇告别战清了 最想打的对手没进季后赛!里弗斯你黑谁呢? 中海或失归母净利之王宝座颜建国:规模不是重要目标 响水爆炸后全国大排查20余省密集部署危化品检查 湘潭:为失独家庭列入扫黑对象诚恳道歉启动问责 世界首例!艾滋病患者活体肾移植成功 孟加拉国首都一高层建筑发生火灾已致约20人丧生 美联储的下一站会是降息吗? 武汉50万株樱花树绽放20余个赏樱片区1天迎客30万 今日起支付宝还信用卡开始收费超2000元部分收0.1… 三星家族长女被曝滥用麻醉药成瘾警方已介入调查 日媒:钓鱼岛若有冲突中国军队或先攻击这两座机场 李小璐diss贾乃亮:他给过我什么,网友:被盗号了? 崩溃边缘!土耳其隔夜互换利率飙升到1200%股市跌5% 澎湃:想晋级奥运希望非常渺茫真不比东南亚强 胡锡进:中国人不能辜负历史更不能被忽悠一步踩空 25岁湖人小伙的照片!让我想起这仨程序员(gif) 以色列2名军官设计学生防弹背包在美国热卖(图) 西班牙人官方上线武磊专属围巾同类产品中最贵 柯文哲:若白绿没分手“韩流”如今不会这么厉害 鲁炜获刑14年主动交代办案机关未掌握的犯罪事实 快递小哥会涨工资吗?创业计划要干什么?顺丰回应了 男子8险企投保700多万3天后驾车身亡引发理赔纠纷 法国“黄马甲”举行第20周示威抗议参与人数再降 开盘:欧洲数据疲软美股低开道指跌140点 蒙牛乳业现升近2%暂为最佳蓝筹去年多赚48.6% 华为首席法务官:华为目前没有上市计划 3月29日金投赏启动会“用创新迎来增长” 姚晨爱上的“小奶狗”,人不错表品还好 日媒:中国5G已来三大运营商投资部署明确 专家谈多款APP被疑窃听:成本太高,企业应不会冒险 雷蛇宣布与腾讯在游戏领域合作涵盖硬件软件和服务 再谈北京冬奥羽生结弦松口:我也期待着谁能夺冠 TAKAHIRO单独主演电影公开海报饰演失忆渔夫 自称名校毕业任职高管男子在婚恋网骗上千万被抓获 2018年人口净流入省份前五:广东浙江安徽重庆陕西 老马1张神图震慑全世界他和梅西谁的对手更强 融信中国:2018年度核心纯利25亿元同比增长116… 蔺海波任兰州大学党委副书记此前在东北林大任职 美联储Bullard:考虑降息为时过早二季度经济料回… 腾讯总裁刘炽平:现在没有计划将新的业务拆分上市 理财子公司抢人大战一触即发华夏银行对外招兵买马 大逆转!半年报亏损的香飘飘全年盈利3个亿 中教控股扬近6%拟发行约24亿元可换股债 清华等名校自招大变这些理工专业成热门 苹果公司CEO库克参观故宫院长单霁翔亲自做导游 《歌手》陈楚生踢馆成功杨坤第一龚琳娜被淘汰 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复:同意兴建瑞金机场 “詹姆斯拯救了我,我要把詹黑打爆” 迪士尼完成并购福克斯次日开始陆续裁员三千 SAP以科技赋能助力新疆青少年实现足球梦 百强企业拿地态度趋谨慎拿地金额比重降19.7百分点 宝骏E200P谍照曝光车身更宽大 听创业背后的故事:人应该活在竞技状态 瞿颖晒与胡兵17年前合照如今亲密依旧引发回忆杀 预售13-18万元星途-TX/TXL公布预售价 陈冠希一家逛公园秦舒培坐脚踏车被女儿推着走 “这些专业对不起良心”高校四百余个专业被撤销 中概股周一涨跌不一:趣头条涨逾6%流利说跌逾10% 大连港:张乙明辞任执董及董事长职务 苹果CEO将在高通的庭审中作证词 浙江省纪委监委两则通报对比:两人态度有天壤之别 健身6年的越南美女生完孩子身材依旧不走样 本周六,紐約年度甜品節又來啦!超20家甜品店登場!還有… 高通与苹果专利战官司各下一城焦点转向后续交锋 外媒:爱奇艺完成12亿美元可转换优先债券发行 进口车供需“双降”:国六排放标准提前实施影响大 苹果不再“硬扛”开始“服软” 中国光大银行:2019年争取实现贷款增长不低于10% 联邦制药升近3%料去年纯利急增 A股独自大跌多头嗅到了什么威胁? 新能源汽车累计补贴审核情况:比亚迪、吉利两家独大 名记:詹姆斯掩饰了很多伤痛!腹股沟本该休半年 太惨!阿森纳要卖人省钱厄齐尔+姆希塔良全走 公安部:2018年破获制贩“三假”刑事案件7502起 人类未来或可从双黑洞系统获取能量进行星际旅行 王源回应“打粉丝”上热搜:很难受莫名背锅 中兴通讯预计Q1净利将大涨:A股涨停、H股大涨12.5… 阿森纳又想捡便宜!今夏0转会费签曼联统帅 瓜帅宣言:为四冠王搏一把!穆帅弗爵曾接近神迹 《都挺好》没有“贩恶”而是在提供“真实感” 美媒:旧金山湾区科技公司将裁员超过1000人 瑞信:中国财险降至中性评级目标价下调至9.5元 迎难而上华为2018年最给力“成绩单”来了 韩男团成员被曝涉性侵电视台公开男团模糊照片 范冰冰亲人否认开美容院传闻:只是帮朋友站台 新能源汽车补贴砍半蔚来小鹏开始经历特斯拉之苦? 英媒:恒大寻卡纳瓦罗替代人选贝尼特斯成目标 日本票房:《多啦A梦》连冠《大黄蜂》首映第四 世预赛又要凉?国足两战缩水12分!种子席位要没 “白寡妇”主演星际科幻片与人工智能纠缠不清 是宝贝儿子把妈妈活活气死的 投行:两大引擎持续减弱黄金恐遭更大规模抛售? 为选了举埃尔多安欲将圣索菲亚博物馆改回清真寺 老艾侃股:牛市将在四月重新出发 日本做的这件事引发中韩齐声谴责 美联储卡普兰:从“嘈杂”的经济数据中得出太多结论 德国通胀放缓超过预期政策刺激后通胀压力依旧低迷 50+11+10已索然无味!是他太强还是我膨胀了? 华为在2018年获无条件政府补助近9.69亿元 李稻葵:美国若建立一个新的WTO后果是灾难性的 全新3系M运动套装无伪路试谍照曝光 科创板首批9家受理企业全解析影子股有哪些? 有望大涨40%,为什么分析师依然不推荐买入特斯拉? 连续两场7人得分上双广东场均赢33分你怕不? 苹果与特斯拉相继起诉小鹏员工硅谷不再信任海外华人? 遇险挪威邮轮上乘客已疏散中国籍游客船员未受伤 新能源车,请开始你的裸泳 台当局讨论增设庇护岛、斑马线退缩议题保障行人安全 中国歼16携新型机载武器曝光毁伤能力接近\"满分\" 香港一房屋凌晨起火5人不适就医250人自行疏散 在美國給小費是種什麼體驗? 精瘦小伙难长肉坚持健身3个月看到肌肉围度暴涨 北京市互金协会:防范以虚拟货币名义的非法金融活动 法拉利首款SUVPurosangue渲染图曝光 老字号车企+阿里腾讯+苏宁=打败滴滴? 东契奇狂打铁老司机3分榜眼22+12国王主场胜 纽约高中所录取学生过半是亚裔市长:取消考试 为什么当众黑脸?陈奕迅分享会重演当日事件 土耳其央行意外收紧货币后里拉重挫在美ETF暴跌 共四款车型名爵EZS详细配置信息公布 融创中国换标启动战略升级全面布局美好生活 提前10场连续6年出局!詹姆斯体会科比末年的痛 英媒:梅姨遭逼宫11名内阁部长要求其十日内辞职 360的“隐忧”:借壳回A后市值腰斩多位高管离职 苹果最软发布会网友:我熬了一宿就给我看这个? 姜丹尼尔澄清解约纠纷:公司为获利偷偷转让合约 英国财政大臣:罢免首相特里莎·梅于英国无益 中通服下跌逾5%失守百天线中兴绩后现回吐 100仰半决赛第二傅园慧:爸爸不是网红是“宝藏男孩” 五角大楼批准10亿美元修建美墨隔离墙 出海“雷声大雨点小”?白酒国际化还面临数道难关 孙杨:今年游得要轻松很多受伤病影响成绩有遗憾 【加拿大美食測評】A&W家族漢堡系列,老鐵包少年包都沒… 宜信普惠:怀化分公司配合当地排查暂时停止营业 惠特菲尔德·迪菲:并不清楚计算机能否真地思考 图文:中国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主持人杨锐 76人换来俩明星的战力不如詹娜自己!有图为证 小米进军短视频推\"朕惊视频\"雷军下一步还要干嘛? 绿城服务去年多赚25%惟急跌6%失守多条平均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