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8jbg.com_申愽登入口《夏空》与广濑丝丝共骑马

来源:黄心颖就出轨风波道歉:对不起马国明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4-21 04:25:18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一路琼花寻纳楼|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彝族纳楼茶甸部落唐朝时期曾出兵帮助段氏建立大理国,由此开始成为红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纳楼茶甸部落简称纳楼。建水县下辖官厅镇、坡头乡散落着纳楼土司的遗迹。春日,哀牢山深处,处处风景,处处花。沿着漫山遍野盛开的花儿,我寻找着这些尚未泯灭的故事,穿越回往昔岁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静心体味历史更迭、风雨沧桑。纳楼长官司署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坡头乡回新村的纳楼长官司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时期世代统治红河两岸地区的纳楼茶甸副长官司的衙门。长官司由朝廷派驻,副长官由彝族土司担任,世袭罔替。泡梨花开一进院落明代,临安府在红河流域内下辖九个长官司,史称“临安九属”,纳楼茶甸是九个长官司之首。纳楼土司因传袭时间长,管辖地域广,且中间没有发生中断,因而与贵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凤氏土司合称中国西南三大彝族土司。纳楼长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隐秘处。建于清代的彝族纳楼副长官司衙署,是长舍普国泰的宅邸,保存完好。出建水县城区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开,如雪如雾白花俨然山乡主人,没有文人骚客笔下凄婉伤情、离愁别绪,野性、质朴、坦荡盛放于天地间。高处望远,大片白花儿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胧云雾。赭红土地,青翠耕田,黄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绿山峦既是为着花儿做点缀,又被梨花衬托的越发美丽。亲近花朵,白瓣绯蕊心儿一点黄,团团簇簇又成一朵晶莹剔透的琼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纯,本是清净无垢的空气中梨花独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锐利的漂浮。白水牛乡间红土路旁花枝遮护,车行其间端的是分花拂柳。阳光一出一树一树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华生动、仙灵清绝。空山寂静中,梨花丛中铃儿响玎珰,白色水牛缓步踱出,背上染落英点点。原野上的村庄回新村人家胆战心惊的驾车在一侧悬崖一侧山体的坡路逶迤前行,一个又一个急弯相连,峰回路转处惊艳的景色总是不期而至。听得见鸡鸣犬吠、看得见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镶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顶,于薄雾山中几分仙逸几分烟火。山路的尽头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朴拙至简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处是一幢庄严华伟、汉彝结合的古建筑,这是普氏纳楼长官司署。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观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长官之财力及势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积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三进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间房舍。大门为坊式,屹立在高台上,前有空场、照壁。还有用于防御的炮楼一座,上面隐约有弹痕斑斑点点,记录下曾经的血雨腥风,不遑多让的是官署内的防御枪眼也鳞次栉比。据当地彝人言说山贼、悍匪很觊觎纳楼长官的财富,三五不时持械来犯,只是从未得手。正厅端肃敞亮,土司宝座雕刻精美,三条飞龙盘旋云雾中,两只金凤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审理民事诉讼、举行重大典礼。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两米的水缸,养猪的院落,都述说着土司家庭的庞大,人口众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文物专家郑孝燮、孙轶青、罗哲文、丹彤等专程赴回新村考察,评价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国内罕见的土司衙门”。纳楼土司的鼎盛时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时纳楼治下范围横跨红河两岸,政治、经济、军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尘莫及的。辖区阔达“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条江、李仙江;“八里”涵盖了红河南北两岸的大片区域;“三猛”中法战争后全划给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赖、猛梭,“内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绿春县大部,以及中法战争被割走的属于绿春的大块领土。普宗祠清代光绪年间,纳楼土司家族内部发生争斗波及边陲安定,在云南巡抚的主持下,纳楼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户的文书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厅镇的普宗祠后殿内,各个土舍管辖范围分析清清楚楚。坡头乡纳楼长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长舍的势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坛诡异,长舍普国泰作为土知州坚持到了新中国建国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来,留给后人一笔探究彝族历史的宝贵财富。普宗祠大门背面官厅镇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结合的建筑,门上横批“世笃忠贞”下书普宗祠,门柱对联“九重锡命传金碧,五马开基自汉唐”。证实了纳楼茶甸土司开基业于唐同时代的南召时期,想远向汉代追溯已无文字记载了。大门背面匾额世忠堂,述说着边陲部族的拳拳忠君报国心,可惜的是对联字迹被毁,正在惋惜时,宗祠看门人从抽屉里找出学生写字本热心的指点给我看,原来上联是:将军誉重文章府,下联:学仕功笃戎马场。普家仁府宅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厅镇小学,可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读,现为了保护普宗祠,已搬迁新址。学校开办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兴办的“复盛乡新学堂”,他亲自担任校长直至建国后,为着家乡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距学校不远处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宽敞贵气的走马转角式院落。大门西式,但是在门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门便可看见街上的热闹,门垛与转角楼的第二层相连,完美诠释了中西结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为通匪,遭冤杀后房屋充公,现住宅为官厅镇文化站,保存完好。纳楼土司老衙门和大衙门寻找起来颇费些周折。据清嘉庆《临安府志》的记载,官厅曾经“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门,设司治”,高高的城墙将老衙门、大衙门、宗祠都围在了城里。遗憾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土城的遗迹了。大衙门大门断垣残壁烧火心不会疼吗残存的大衙门门楼,被一众民建包围着,依稀能看出盛年时的华彩,高高的石阶,美丽的彩绘,精致的木雕,门扉上模糊的图案都在说着曾经的权势。衙门里大部建筑已经颓祀倒塌,庄严的殿堂一面墙孤零零的立着,只剩下一角雕刻着象征吉祥的大象头图案横梁,几分傲然几分悲悯的看着脚下的断垣残壁。白色的野花挥洒肆意,挤挤挨挨的开了一地。那倔强不肯让花草蚕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齐精心打磨过的青色铺地石。雕着如意花纹柱础石旁的劈好的烧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绘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鸡笼用剑环式镶边门板围成,危悬的挂落上雕刻着装饰金花的《太上感应篇》书简,好似下一刻会掉落怀中。哀牢山中亦步亦趋追寻着纳楼土司的脚印,肩头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毡,缀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无一下又一下触碰着腿,也许过往以她的方式与我聊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雨霜花媚。

编辑:www.88jbg.com_申愽登入口《夏空》与广濑丝丝共骑马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kinbird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中安民生“以房养老”骗局:合同陷阱多机构否认 对话欢娱影视CEO杨乐:好的作品永远是核心竞争力 又遇大麻烦?视觉中国关闭网站或构成“违约” \"权游\"\"大爆炸\"哥谭\"…10多部高分美剧… 《鲁邦三世》原作者去世声优:曾被先生笑容拯救 郭台铭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妻子曾馨莹表态:不赞成 明明:积极财政政策助力一季度地方债发行提速增量 小熊回来了昔日中超金靴复苏惹众记者请求采访 中国新闻网:巴黎圣母院大火是“天道轮回”? 惠英红获金像奖\"最佳女配角\"晒照感谢粉丝很暖心 佟大为《如果爱》收视登顶百搭体质获赞万能cp脸 国管公积金贷款政策收紧北京楼市小阳春或降温 离婚多年闫妮自曝女儿心疼她缺少爱人陪伴 六十多年深藏功与名妻儿不知九旬老人是战斗英雄 评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何去何从?核心是监管体系 台股壓低跌59點靜待法說會消息發酵 马斯克:特斯拉未来12个月将生产超过50万辆电动汽车 对标特斯拉Polestar2起售价29.8万元 中国海警本月第三次在钓鱼岛领海巡航日本海保监视 Uber递交IPOLyft股价重挫网约车世界大战… 詹姆斯发推:为考辛斯祈祷! 乘用化大皮卡长城炮首发长城皮卡2020年冲击20万销… 土耳其反对党:在选举中获得的胜利已被正式确认 受响水事故影响江苏吴中大幅下调业绩至亏损2.85亿 日本少子化令自卫队缺员超2万人士官53岁才退役 战利物浦前巴萨安心争西甲:再赢三场提前夺冠 吴京与替身合影曝光,网友傻傻分不清:肤色都一样 修俊一:年轻化是新捷达要释放出的强力信号 奔驰高管段建军回应“西安女车主”事件:不推卸责任,确需… 《甲方乙方2》立项冯小刚方:看到新闻才知道 熊猫电子H股现飙升近4.71%A股涨停 名宿:索帅转正后曼联倒退了如今和穆帅时没区别 新西兰61%民众支持控枪已上交近2000把非法枪支 “硬核萌师”腾格尔:趁着年轻使劲造吧 德赫亚遭传奇点名:葬送曼联希望请站出来解释下 神!丁丁30米超级大直塞瓜帅拼欧冠得靠他|gif 中超第5轮转播计划:央视播三场富力斗申花受关注 卡塔尔主权财富基金将收购纽约标志性地产股份 哈登3双20分大胜!这球真好看德帅可以下课了 德商银行部分监事会成员欲召开会议以阻止并购谈判 转型成功后诺基亚计划这样超越华为 我在魁北克的教堂裏窺見神聖 梅西今年夺金球概率是C罗3倍?统计专家算出来了 2019纽约车展:英菲尼迪Q50Signature 俄罗斯士兵现身委内瑞拉瓜伊多:“非法军事干预” 嫁给凤凰男,婆婆竟在我饭里下“生男孩药” “奔驰维权女王”被指卷入千万债务纠纷网友:一码归一码 金姓男子遇害案越南籍被告段氏香将在5月3日获释 日本粉毛孪生姐妹花身高不到160cm却是时尚界的座上… 2019中国体育场馆论坛即将启幕共探西部体育产业发展 战利物浦前巴萨安心争西甲:再赢三场提前夺冠 砂石車煞車失靈撞5車毀變電箱花2百多戶停電 全球快消品Top100发布:康师傅蒙牛伊利加多宝等入榜 支付宝:4月17日将发布新一代刷脸支付产品 巴萨晋级四强获9000万奖金若夺冠可拿1.2亿欧 塑料再利用方式动摇日本环保发达国地位? Nexi首发募集23亿美元创今年欧洲上市规模之最 万万没想到王心凌也是隐藏的“表圈大佬” 为什么基因编辑和人工智能一样值得关注? 西安利之星4S店展厅一夜清空暂停新车销售业务 波切蒂诺:与曼城的比赛会很难瓜帅是最佳教练 胡歌新片《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 饮料行业40年沉浮录:像娃哈哈一步一个脚印已不可能 汽车限购历史有望终结汽车市场迎来强心剂 刘强东再惹争议:一个背叛妻子的人背叛员工算什么? 中生制药获10亿美元贷款股份升近1% 2019上海车展探馆:东风风光580Pro亮相 湖人新总裁赔率:詹姆斯老搭档领先科比第二高 中国首位女子奥运冠军的故乡情飞赴万里回娘家 副省级城市同时任命两名“常委副市长”(图) 郭台銘選總統盧秀燕:強將如雲大家對國民黨有信心 央视主持人朱迅15岁儿子近照罕见曝光,网友:变化太大了… 中科新材老板涉黑被捕但公司表示“生产经营正常” 福布斯公布全球区块链50强蚂蚁金服、富士康入选 向太再发文力挺郑秀文:你当然是唯一的郑秀文 皮裤的时尚翻身仗宋茜张天爱喊你来买这几款 郑俊英聊天群被害女性受访:朋友打我耳光都没醒 巴黎大将:我们踢曼联10次能赢9次他们运气好 优信命悬一线:二手车电商下半场直面生死存亡 花旗:维持大唐发电中性评级升目标价至2.25港元 金像奖女星红毯:宋慧乔惠英红大气,阿Sa甜美,文淇少女… 郑俊英聊天群被害女性受访:朋友打我耳光都没醒 台中豐潭段城鎮之心鐵道綠廊開工 视觉中国网站台北城市照片标签里出现首都两个字 《如果爱》佟大为诠释傲娇萌网友评论口嫌体正直 新京报评深圳暴雨事件:对灾害预警需更严肃 亿达中国首3个月合约销售金额升81.31% 利物浦曼城剩余赛程大pk最惨烈冲刺谁有优势? 46岁牛莉沉迷健身大秀马甲线,与2猛男合影丝毫不输气场 5G、氢能源、自动驾驶上海车展车企比拼硬核科技秀 水皮:心有多大许家印的慈善就能做多大 中安民生“以房养老”骗局600余老人或“房财两空” 大陆交换生亲历花莲6.7级地震:我吓得发抖 彩客化学料首季盈利增逾两倍 京东回应“员工因裁员自杀”:假的对逝者造谣可耻 C罗走后皇马最强大腿是他!这烂摊子全靠他撑着 视觉中国澄清黑洞照片版权但质疑方越来越多 鲍威尔据悉对民主党表示美联储不会屈服于外部压力 保亿置业旗下楼盘或摇号作弊补助购房者最高2000元 喝最烈的酒,写最奇的文,做最痴的人 《奈何BOSS要娶我2》原班回归第一季登陆Netfl… 向太陈岚霸气着急想抱孙,发文暗示向佐“快点结婚” 专利\"世纪大战\"迎终章与苹果言和是否是高通最优解… 恒大1规则犹如枷锁卡帅推锅给裁判竟对球队满意? 短跑明星PK顶级赛马:谁跑的更快?谁更加吸金? 高圆圆升级当妈!这对娱乐圈好闺蜜颜值衣品明明是姐姐辈 相互宝:真正的利他离不开透明的机制保障 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骗子们也按捺不住了 名宿:曼城这把刀进步太神速已成瓜帅得力助手 便利蜂摘食品界\"奥斯卡\"建智能化食品安全管理体系 中国海警本月第三次在钓鱼岛领海巡航日本海保监视 拜仁训练爆发内讧!莱万挑事儿两大将动手互殴 视觉中国与明星的糊涂账:拿你剧照卖钱你用也花钱 看兩黨黨內互打柯文哲:我最自由自在 成都天府国际机场第一标段在建隧道疑似发生火灾 全球最大资管公司“脚踏两只船”押宝中国市场 郭台铭宣布参选后苹果CEO给他打了个电话 徐少达任大连市委副书记宣传部部长(图) 当日聚餐好友打脸许志安,并未喝太醉,道歉都没诚意吗? 前主唱Faye诉单飞很累与飞儿乐队偶遇互送祝福 刘强东发声:为18万个家庭负责,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济南药厂事故致10死失联工人母亲焦急等候消息 英超天王谈翻脸穆里尼奥:一次争吵毁切尔西生涯 A股年内百股翻倍两大隐忧不容忽视 西人希望留住武磊最佳搭档有他在武磊更发挥更好 杜兰特系列赛第三个T!垃圾话都不让说了? 经济衰退无解:不来一场金融危机就别指望央行出手 每天相处18小时丰川悦司笑称和妻夫木聪像情侣 2019上海车展:捷途JETOURX/X70cou… 重新定义生死?死亡几小时后的大脑恢复细胞功能 现代汽车任命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何塞为COO 西甲-登贝莱丢单刀边翼中柱巴萨残阵客平垫底队 第五次总决赛疆粤大战赛程出炉!4月26日开战 21股资金大幅撤离4家机构出逃视觉中国 王源采蜜被蜇急出方言哈哈家族组农村乐队冒雨唱跳 胜狮货柜升逾6%早前公司指有意售集装箱业务 弗格森放言利物浦夺英超冠军曼联会让曼城丢分 2019短池游泳世界杯赛历:中国济南站8月8日揭幕 女律师被控为套路贷涉黑团伙服务本人称相信法律 导演李玉亲眼目睹巴黎圣母院大火:心里一阵抽痛 同日上市巨头Pinterest却被这家“小公司”碾压… 笑死了,西蒙斯找到啦!马刺居然也找回妖刀? 翟天临朱亚文等众星持股公司注销原因系决议解散 李荣浩演唱会北京站开启预售掀起全网抢票热潮 百度旗下\"袋鼠遥控\"擅播《战狼2》被判赔偿优酷3… 糖尿病婦人罹患子宮內膜癌腹腔鏡手術切除 饿了么回应植入试卷传言:和出题人没任何形式接触 这个技术有点羞羞的解码全新一代奔驰GLE 郑秀文发文原谅许志安容祖儿邓紫棋等评论安慰 三星回应:彻底调查屏幕故障不会影响Fold发售 中国海警舰艇编队4月17日在我钓鱼岛领海巡航 外交部:越来越多国家对中企参与5G建设表明公正态度 教苗族说普通话今年贵州凯里将有15000人被培训 比伯谴责主持人公然嘲笑去世歌手NipseyHussl… “美墨边境哭泣的小女孩”获荷赛奖年度图片奖 四川能投发展执行董事变动 《小鞋子》导演庆生新作《云端之上》北影节获赞 肖扬去世曾任10年最高法院院长 诺维茨基自曝人生规划最快1年后做教练或经理 贝佐斯:若亚马逊偶尔出现数十亿美元损失都是正常的 小红书APP现9.5万篇烟草软文女性成主要营销目标 黄老板演唱会因恶劣天气取消主办方将安排退票 瓜迪奥拉放话:剩下比赛都要赢利物浦可能丢分 云南鹤庆森林火情扑救困难当地千余人参与扑救 柔性屏应用走向多元供应链国产化迎机遇 银保监会:经销商不得擅收金融服务费正调查奔驰金融 意甲-佩剑+纳英戈兰破门伊卡尔迪助攻国米3-1胜 苏丹防长推翻总统一天后辞去过渡委员会主席 穆帅:曼联防守真不错梅西见血那次防守没啥问题 甜蜜持續!冰激凌博物館在聯合廣場開咖啡店啦! 亚马逊:来过,努力过,但没爱过 云南鹤庆森林火情扑救困难当地千余人参与扑救 模特世理奈主演电影《风的电话》与豪华阵容合作 李易峰签约新公司: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2019上海车展探馆:上汽大通D60 中国平安现随A股升近2%创逾一年高位 吃了一盘家常菜75岁老汉多器官衰竭住进ICU 应采儿单腿挑战叼纸为郑凯庆生网友:太机智了 马上出发|探索高原之美,资格漫步云端! 中国电子学会软件定义推进委员会成立助力产业发展 黑龙江回应毁林种参事件:已连夜派调查组取证 约老师29+14掘金神奇逆转锁定第2首轮战马刺 特朗普对美国经济看法的正确之处:货币政策贡献大 汇丰:中广核电力目标价微升至2.2港元维持持有评级 卡哇伊砍37分洛瑞回勇猛龙大胜魔术扳成1-1 福原爱谈张怡宁:比赛不敢看她眼睛像冰块做的人 起底视觉中国:19年图片生意和1.2万起版权官司 65歲以上近1/5還是上班族這群人財務佳 满地科技委任吴健雄为主席 黄秋生提名金像奖最佳男主角看好吴镇宇周润发 非洲最大电商Jumia上市首日飙升74%市值近20亿… 云南“警界大佬”获刑11年:卖官赚钱受贿近千万 单赛季对阵三名皇马主教练西甲19强只有他一人 互金行业倒春寒:从业人员薪酬腰斩股价不断刷新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