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55gvb.com_www.55gvb.com-【参与多款】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04-23 10:42:53  【字号:      】

www.55gvb.com_www.55gvb.com-【参与多款】建水——见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文字:赵艳青摄影:赵艳青徐其锋初识建水大约是从一把草芽、一方豆腐、一条憨沙莜开始。草芽又名象牙菜,独一无二的别无他处种植的蔬菜;建水豆腐,《舌尖上的中国》累牍介绍;建水沙莜,香糯甜软,汤镬烹之糖汁横流,坊间传说乾隆帝食后赞:“真云南参也。”城中老人们傲言建水的诸多特色物产,会在介绍结束语中重重的说上一句:“水好!”双龙桥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又名临安府,城内城外水光潋滟。城中水井遍布,井围各色样貌,水质各不相让。关于井的对联:“龙井红井诸葛井,醴泉渊泉溥博泉。”说的是最著名的几眼水井。溥博泉大阪井西城清远门一带有明代的溥博泉俗称大阪井,井边香炉里青烟袅袅供奉着井龙王,香炉前按时定节敬献果品菜蔬。《云南通志》载“水洁味甘,供全城之饮”。民间又有“水味之美,甲于全滇”之说,是民众们誉封的滇南第一井。古城临安的清晨是在“西-门-水!”涟漪荡开的卖水吆喝声里悠悠醒来。邑人井边扁担担水,更有机动车们大小水桶取水,晨、昏时井旁颇为拥挤,午间妇人们提水就地浣衣,井中鱼儿摇头摆尾很得意。距西门路远的人家晨起买井水是日常事,马蹄哒哒的水车穿大街走小巷。大阪井对面有间豆腐坊,老远就闻到空气的豆腐香,坊内女工们嘴上不闲手上更是麻溜,芊指下方块豆腐雪玉可爱,挤在木盘中颤颤巍巍,似乎下一刻的要跳出来。建水豆腐是要烤的!街瞿里巷的烤豆腐自凌晨至午夜,一盆炭火一双筷子,方形烤架上,堆满了水豆腐、毛豆腐,摊前围满了食客,古临安市井标志景。距大阪井不远处小节井名渊泉,水质、甘甜与大板井一脉相承,水温却是寒凉入骨。井水清澈见底,可是不管怎样饮取,马上恢复原样,即使是暴雨倾盆,四米水深不变,也从不溢出井沿,小红鱼跟竹节虾在井底玩耍的快活。青石铺就井边,青石围成井栏,青石砌成井壁。井旁古旧老房,被风雨岁月携裹着退去原来的鲜亮,陈色苍茫。井边提水的老人言说,房子是庙产,庙内供奉幽冥王。老人说到此不仅使人想起那冰凉的水温,井口映着碧落那水下可是临着黄泉?又或者幽冥王气息侵染了井水,于是水温寒凉?只是水凉只管凉,邑人游人没有不适感觉,周遭常年饮用井水者诸多高寿之人。诸葛井诸葛井在深巷中,整块巨石雕成双眼状井栏,坚硬的白石被柔软的井绳磨出深深的凹槽,似在诉说着岁月有痕。此井在众多古井中德高望重,是有记载最古老的井。南门桂林街有新井俗称四眼井。四口井栏,井旁有建筑,门楣匾额《水晶宫》,供奉着新井的龙君。建筑恢宏的东城迎晖门旁有醴泉,又名东井,建于元代,至今水量丰沛。晨曦、将晚中菜农们进城卖菜要经过东井,一般会在此小憩。再次启程前,菜农们打来井水,一桶桶水泼到青菜上,逢着那日采摘的是薄荷,街巷空气中浮动着辛香洁爽的味道久久不散,麻石块路上水渍无踪,过路的游人还要抽抽鼻子:“醒脑提神是薄荷。”一声轻笑、一街清净。被邑人爱称为井中美人的东福井,俏立东林寺街,整块巨石雕刻成三眼中空井栏,流畅圆润,井石又被井绳亲抚,磨痕均匀分布,像是盛开的青石花。最美丽的是在月圆之夜,井水倒映明月,冰轮十盘天上人间、人间天上。谢家大院有着建水最美的门楼,光影之下飞檐挑角内“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深处藏着谢家井。寻井人会在井边邂逅一古稀妇人,晨时取水常年无改、风雨无阻,妇人腰身依然柔韧,说起做新媳妇时开始挑水,那面上就有了几分羞怯。担水谢家门楼深巷街瞿中的水井,不期而至闯入眼睛,各各身世不凡、年头悠长,井边湿漉漉的青石、水渍洇染的青石墨色的洗衣槽,诉说着她尚在为邑人服役,未有些微懈怠。井水,滋养着建水人的生命,澄明着建水人的神气,若是把建水的古井比作人体的心脏,血脉就是城外诸多古老江河。晚霞河多,桥就多。绝美双龙桥横亘在泸江河和塌冲河交汇处的水面上,因两河犹如双龙盘曲而得名,与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南北相望,犹如兄弟。桥下现为应天湖,河已改道。桥,十七孔洞,两座桥亭,宛若霓虹飞卧,桥亭的飞檐翘角上悬挂铁马风铃,晨光熹微、暮色四合有风过,铃儿声似天外传来仙乐叮咚。朝霞夕阳日日与桥相拥,红日把桥面或染成金色或涂成嫣红。太阳将出前、夕阳西沉后水面火红或艳黄倒映着天上霞云,间或之一角漏出一方蓝天,色彩失真至像是油彩重笔涂抹,是世间少有美景。清晨,待日出后,彩霞隐没,桥洞的另一面,湖水却像是比近处的水面高出一些,更多的金色水波粼粼生辉,金光中的桥洞,像是通往另一处世界的神秘之门。天缘桥天缘桥内供奉观音的彝族老妈妈城东十公里处泸江河上天缘桥,造型罕见呈S形,建有重檐亭阁一座,覆以八角赞尖顶,桥上有隐约仙人脚印,故邑人呼其为仙人桥。传说建桥时有百名能工巧匠参与施工,但每每用餐时只有九十九人,众匠人不解其故,待桥建好后,发现青石上不同于凡人的足迹,工匠们恍然却原来是仙人神助。桥上消闲的村人指点桥面石上的脚印,说着老辈人口传的神话故事。桥亭内东侧立天缘桥碑、碑记,临安知府栗尔璋提并书并文,字迹大气磅礴绝美无俦,碑文黄绢幼妇。两方石碑中间石制神龛雕刻技艺精湛,始建时供奉观音像,一口声音远悠的大钟悬于神龛中,可惜神像、大钟全部失踪,只留下悬挂大钟的铁钩。铁钩下是一块形状奇特的石头,权且替代神像,业已被祈福的人贴满金银纸。对面圆形神龛内有过韦陀菩萨像,现下是空空荡荡。亭阁藻井正中绘有太极图,四周围绕着八仙法器,另有梅兰竹菊四君子图画、唐宋诗词文字。三眼桥洞正中位置石雕龙头,另一面雕有龙尾,还曾铸有金牛金剑,早年间被盗。桥头两只狮子,一只残破一只无踪,无踪的石狮是拖拉机上坡时熄火倒车撞毁,石狮内藏着的金砖现世后立时三刻不翼而飞,肇事逃逸的拖拉机也不知归何处所有,几十年前的无头公案一件。桥亭四角曾悬铁马风铃已失踪,悬挂飞铃的铁圈睁着的眼眶在寻找着遗失的眸子。桥南有碑亭,内有七座碑刻,托金石记录了当年建桥始末。令人惊异的是雍正时人,早已有环保意识,乡规民约上有明确的保护环境的文字。桥建于雍正六年,曾经的官道,建国后的国道,经过三百年的马踏车压,依然坚固如初。乡会桥乡会桥建造于清嘉庆年间,当时乡试会考的地方,建水文化底蕴可见一斑,现已危桥,纪念石碑破碎,碑文尚有一半可见,砖块泥土遍地,周围荆棘野草丛生,亟待保护。两桥似避世高人,离群索居,冷冽立于郊外,人来不喜人散不悲,一任风雨雾霭加身与阡陌相依。有名号跟连名字都没有的拱桥、平桥散落乡间古道,年逾百岁尚是稚子,机动车轰鸣而过毫无犹豫怜惜之色。桥旁烟火袅起,那是烧纸烧元宝,燃手工香烛,另有碗筷齐全,食物多样,却是邑人们在供奉桥神。敬桥神建水县的井边供奉井龙王,有宫殿房舍,也有就近墙上挖出坑垌,不管是豪华还是简陋,有井即供奉井龙王,唯一例外的是小节井神祇是幽冥王,大概邑人们怕两位神仙闹不和,没有井龙王的神位。桥上却没有桥神的神位,就是有也会在文革中被毁坏。但是邑人们没有忘记桥神的功绩恩惠,桥头的供奉烟火日日不绝。双龙桥到底有些特别,每年有三次大的祭桥神活动,日常敬桥神的人也会比别处多好些。荷田建水的农田多为水田,“连天荷叶无穷碧”的荷花,占了田地大部,间或种植着草芽、茨菇。宋人周敦颐有《爱莲说》,清人张潮作《幽梦影》中:“凡花色之娇媚者,多不甚香;瓣之千层者,多不结实。甚矣!全才之难也。兼之者,其惟莲乎!”文人殷日戒评说:“花叶根实无所不空,亦无不适于用,莲则全有德者也。”说的皆是荷的容貌、品德,而此荷不单单是清雅的、是高贵的、是谦和君子,更是经济作物。花瓣、莲蓬、莲子、嫩叶、莲藕皆可食用。荷,不管农家眼里的油盐柴米酱醋茶,还有旅人眼里的书画琴棋诗酒花,这株自远古而来的人类祖先果腹的食物,一望无边的根植于建水的土地,饱满邑人钱囊,美丽路人心身。荷农田地劳作,推动藕船种下青莲。不过月余,一张张叶子把方块水田覆盖,此刻看不到泥土颜色,广袤红土地一派浓翠,蓝天绿地间鹭鸶优雅飞过。无声旷野突然响起的喧嚣声却是不同种群的鸟儿们掐架了,许是两鸟争夺一朵荷苞,许是伊们发现莲蓬中藏着的嫩莲子于是众鸟抢食。劳作摄影/徐其锋藏羞摄影/徐其锋荷还是荷,只是此荷少了一丝柔婉文静,多了野性跳脱。玉立的水田的荷,婷婷如诗,且如那白居易的诗,智慧、清高、奇特,不饰容止,枝枝说着乡野荷的清旷天然。从杨万里诗里飞越重重时光的蜻蜓,在带着露珠儿的小荷上盈盈一立,不带一刻被隐于荷叶中的土色草帽惊飞,而隐藏更深的泥土下莲藕在荷农殷殷抚摸中悄悄长大,如同孩童白胖小手臂般的藕们见到天光后,怀着满腹玲珑孔、一腔通透心,去往远处为劳作辛苦农人换回生计银两。相传唐尧时有老人击壤而歌:“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何有于我哉?”可否是唐尧老人自上古将此歌根植于建水人心灵最深处,芸芸百姓以歌为训安静生活着。建水水太甜,三角梅太艳,小调太乡土,豆腐太舌尖,草芽太独孤,寺庙太幽谧,古桥太繁多,井泉太清冽。建水——见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文字:赵艳青摄影:赵艳青徐其锋初识建水大约是从一把草芽、一方豆腐、一条憨沙莜开始。草芽又名象牙菜,独一无二的别无他处种植的蔬菜;建水豆腐,《舌尖上的中国》累牍介绍;建水沙莜,香糯甜软,汤镬烹之糖汁横流,坊间传说乾隆帝食后赞:“真云南参也。”城中老人们傲言建水的诸多特色物产,会在介绍结束语中重重的说上一句:“水好!”双龙桥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又名临安府,城内城外水光潋滟。城中水井遍布,井围各色样貌,水质各不相让。关于井的对联:“龙井红井诸葛井,醴泉渊泉溥博泉。”说的是最著名的几眼水井。溥博泉大阪井西城清远门一带有明代的溥博泉俗称大阪井,井边香炉里青烟袅袅供奉着井龙王,香炉前按时定节敬献果品菜蔬。《云南通志》载“水洁味甘,供全城之饮”。民间又有“水味之美,甲于全滇”之说,是民众们誉封的滇南第一井。古城临安的清晨是在“西-门-水!”涟漪荡开的卖水吆喝声里悠悠醒来。邑人井边扁担担水,更有机动车们大小水桶取水,晨、昏时井旁颇为拥挤,午间妇人们提水就地浣衣,井中鱼儿摇头摆尾很得意。距西门路远的人家晨起买井水是日常事,马蹄哒哒的水车穿大街走小巷。大阪井对面有间豆腐坊,老远就闻到空气的豆腐香,坊内女工们嘴上不闲手上更是麻溜,芊指下方块豆腐雪玉可爱,挤在木盘中颤颤巍巍,似乎下一刻的要跳出来。建水豆腐是要烤的!街瞿里巷的烤豆腐自凌晨至午夜,一盆炭火一双筷子,方形烤架上,堆满了水豆腐、毛豆腐,摊前围满了食客,古临安市井标志景。距大阪井不远处小节井名渊泉,水质、甘甜与大板井一脉相承,水温却是寒凉入骨。井水清澈见底,可是不管怎样饮取,马上恢复原样,即使是暴雨倾盆,四米水深不变,也从不溢出井沿,小红鱼跟竹节虾在井底玩耍的快活。青石铺就井边,青石围成井栏,青石砌成井壁。井旁古旧老房,被风雨岁月携裹着退去原来的鲜亮,陈色苍茫。井边提水的老人言说,房子是庙产,庙内供奉幽冥王。老人说到此不仅使人想起那冰凉的水温,井口映着碧落那水下可是临着黄泉?又或者幽冥王气息侵染了井水,于是水温寒凉?只是水凉只管凉,邑人游人没有不适感觉,周遭常年饮用井水者诸多高寿之人。诸葛井诸葛井在深巷中,整块巨石雕成双眼状井栏,坚硬的白石被柔软的井绳磨出深深的凹槽,似在诉说着岁月有痕。此井在众多古井中德高望重,是有记载最古老的井。南门桂林街有新井俗称四眼井。四口井栏,井旁有建筑,门楣匾额《水晶宫》,供奉着新井的龙君。建筑恢宏的东城迎晖门旁有醴泉,又名东井,建于元代,至今水量丰沛。晨曦、将晚中菜农们进城卖菜要经过东井,一般会在此小憩。再次启程前,菜农们打来井水,一桶桶水泼到青菜上,逢着那日采摘的是薄荷,街巷空气中浮动着辛香洁爽的味道久久不散,麻石块路上水渍无踪,过路的游人还要抽抽鼻子:“醒脑提神是薄荷。”一声轻笑、一街清净。被邑人爱称为井中美人的东福井,俏立东林寺街,整块巨石雕刻成三眼中空井栏,流畅圆润,井石又被井绳亲抚,磨痕均匀分布,像是盛开的青石花。最美丽的是在月圆之夜,井水倒映明月,冰轮十盘天上人间、人间天上。谢家大院有着建水最美的门楼,光影之下飞檐挑角内“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深处藏着谢家井。寻井人会在井边邂逅一古稀妇人,晨时取水常年无改、风雨无阻,妇人腰身依然柔韧,说起做新媳妇时开始挑水,那面上就有了几分羞怯。担水谢家门楼深巷街瞿中的水井,不期而至闯入眼睛,各各身世不凡、年头悠长,井边湿漉漉的青石、水渍洇染的青石墨色的洗衣槽,诉说着她尚在为邑人服役,未有些微懈怠。井水,滋养着建水人的生命,澄明着建水人的神气,若是把建水的古井比作人体的心脏,血脉就是城外诸多古老江河。晚霞河多,桥就多。绝美双龙桥横亘在泸江河和塌冲河交汇处的水面上,因两河犹如双龙盘曲而得名,与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南北相望,犹如兄弟。桥下现为应天湖,河已改道。桥,十七孔洞,两座桥亭,宛若霓虹飞卧,桥亭的飞檐翘角上悬挂铁马风铃,晨光熹微、暮色四合有风过,铃儿声似天外传来仙乐叮咚。朝霞夕阳日日与桥相拥,红日把桥面或染成金色或涂成嫣红。太阳将出前、夕阳西沉后水面火红或艳黄倒映着天上霞云,间或之一角漏出一方蓝天,色彩失真至像是油彩重笔涂抹,是世间少有美景。清晨,待日出后,彩霞隐没,桥洞的另一面,湖水却像是比近处的水面高出一些,更多的金色水波粼粼生辉,金光中的桥洞,像是通往另一处世界的神秘之门。天缘桥天缘桥内供奉观音的彝族老妈妈城东十公里处泸江河上天缘桥,造型罕见呈S形,建有重檐亭阁一座,覆以八角赞尖顶,桥上有隐约仙人脚印,故邑人呼其为仙人桥。传说建桥时有百名能工巧匠参与施工,但每每用餐时只有九十九人,众匠人不解其故,待桥建好后,发现青石上不同于凡人的足迹,工匠们恍然却原来是仙人神助。桥上消闲的村人指点桥面石上的脚印,说着老辈人口传的神话故事。桥亭内东侧立天缘桥碑、碑记,临安知府栗尔璋提并书并文,字迹大气磅礴绝美无俦,碑文黄绢幼妇。两方石碑中间石制神龛雕刻技艺精湛,始建时供奉观音像,一口声音远悠的大钟悬于神龛中,可惜神像、大钟全部失踪,只留下悬挂大钟的铁钩。铁钩下是一块形状奇特的石头,权且替代神像,业已被祈福的人贴满金银纸。对面圆形神龛内有过韦陀菩萨像,现下是空空荡荡。亭阁藻井正中绘有太极图,四周围绕着八仙法器,另有梅兰竹菊四君子图画、唐宋诗词文字。三眼桥洞正中位置石雕龙头,另一面雕有龙尾,还曾铸有金牛金剑,早年间被盗。桥头两只狮子,一只残破一只无踪,无踪的石狮是拖拉机上坡时熄火倒车撞毁,石狮内藏着的金砖现世后立时三刻不翼而飞,肇事逃逸的拖拉机也不知归何处所有,几十年前的无头公案一件。桥亭四角曾悬铁马风铃已失踪,悬挂飞铃的铁圈睁着的眼眶在寻找着遗失的眸子。桥南有碑亭,内有七座碑刻,托金石记录了当年建桥始末。令人惊异的是雍正时人,早已有环保意识,乡规民约上有明确的保护环境的文字。桥建于雍正六年,曾经的官道,建国后的国道,经过三百年的马踏车压,依然坚固如初。乡会桥乡会桥建造于清嘉庆年间,当时乡试会考的地方,建水文化底蕴可见一斑,现已危桥,纪念石碑破碎,碑文尚有一半可见,砖块泥土遍地,周围荆棘野草丛生,亟待保护。两桥似避世高人,离群索居,冷冽立于郊外,人来不喜人散不悲,一任风雨雾霭加身与阡陌相依。有名号跟连名字都没有的拱桥、平桥散落乡间古道,年逾百岁尚是稚子,机动车轰鸣而过毫无犹豫怜惜之色。桥旁烟火袅起,那是烧纸烧元宝,燃手工香烛,另有碗筷齐全,食物多样,却是邑人们在供奉桥神。敬桥神建水县的井边供奉井龙王,有宫殿房舍,也有就近墙上挖出坑垌,不管是豪华还是简陋,有井即供奉井龙王,唯一例外的是小节井神祇是幽冥王,大概邑人们怕两位神仙闹不和,没有井龙王的神位。桥上却没有桥神的神位,就是有也会在文革中被毁坏。但是邑人们没有忘记桥神的功绩恩惠,桥头的供奉烟火日日不绝。双龙桥到底有些特别,每年有三次大的祭桥神活动,日常敬桥神的人也会比别处多好些。荷田建水的农田多为水田,“连天荷叶无穷碧”的荷花,占了田地大部,间或种植着草芽、茨菇。宋人周敦颐有《爱莲说》,清人张潮作《幽梦影》中:“凡花色之娇媚者,多不甚香;瓣之千层者,多不结实。甚矣!全才之难也。兼之者,其惟莲乎!”文人殷日戒评说:“花叶根实无所不空,亦无不适于用,莲则全有德者也。”说的皆是荷的容貌、品德,而此荷不单单是清雅的、是高贵的、是谦和君子,更是经济作物。花瓣、莲蓬、莲子、嫩叶、莲藕皆可食用。荷,不管农家眼里的油盐柴米酱醋茶,还有旅人眼里的书画琴棋诗酒花,这株自远古而来的人类祖先果腹的食物,一望无边的根植于建水的土地,饱满邑人钱囊,美丽路人心身。荷农田地劳作,推动藕船种下青莲。不过月余,一张张叶子把方块水田覆盖,此刻看不到泥土颜色,广袤红土地一派浓翠,蓝天绿地间鹭鸶优雅飞过。无声旷野突然响起的喧嚣声却是不同种群的鸟儿们掐架了,许是两鸟争夺一朵荷苞,许是伊们发现莲蓬中藏着的嫩莲子于是众鸟抢食。劳作摄影/徐其锋藏羞摄影/徐其锋荷还是荷,只是此荷少了一丝柔婉文静,多了野性跳脱。玉立的水田的荷,婷婷如诗,且如那白居易的诗,智慧、清高、奇特,不饰容止,枝枝说着乡野荷的清旷天然。从杨万里诗里飞越重重时光的蜻蜓,在带着露珠儿的小荷上盈盈一立,不带一刻被隐于荷叶中的土色草帽惊飞,而隐藏更深的泥土下莲藕在荷农殷殷抚摸中悄悄长大,如同孩童白胖小手臂般的藕们见到天光后,怀着满腹玲珑孔、一腔通透心,去往远处为劳作辛苦农人换回生计银两。相传唐尧时有老人击壤而歌:“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何有于我哉?”可否是唐尧老人自上古将此歌根植于建水人心灵最深处,芸芸百姓以歌为训安静生活着。建水水太甜,三角梅太艳,小调太乡土,豆腐太舌尖,草芽太独孤,寺庙太幽谧,古桥太繁多,井泉太清冽。建水——见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文字:赵艳青摄影:赵艳青徐其锋初识建水大约是从一把草芽、一方豆腐、一条憨沙莜开始。草芽又名象牙菜,独一无二的别无他处种植的蔬菜;建水豆腐,《舌尖上的中国》累牍介绍;建水沙莜,香糯甜软,汤镬烹之糖汁横流,坊间传说乾隆帝食后赞:“真云南参也。”城中老人们傲言建水的诸多特色物产,会在介绍结束语中重重的说上一句:“水好!”双龙桥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又名临安府,城内城外水光潋滟。城中水井遍布,井围各色样貌,水质各不相让。关于井的对联:“龙井红井诸葛井,醴泉渊泉溥博泉。”说的是最著名的几眼水井。溥博泉大阪井西城清远门一带有明代的溥博泉俗称大阪井,井边香炉里青烟袅袅供奉着井龙王,香炉前按时定节敬献果品菜蔬。《云南通志》载“水洁味甘,供全城之饮”。民间又有“水味之美,甲于全滇”之说,是民众们誉封的滇南第一井。古城临安的清晨是在“西-门-水!”涟漪荡开的卖水吆喝声里悠悠醒来。邑人井边扁担担水,更有机动车们大小水桶取水,晨、昏时井旁颇为拥挤,午间妇人们提水就地浣衣,井中鱼儿摇头摆尾很得意。距西门路远的人家晨起买井水是日常事,马蹄哒哒的水车穿大街走小巷。大阪井对面有间豆腐坊,老远就闻到空气的豆腐香,坊内女工们嘴上不闲手上更是麻溜,芊指下方块豆腐雪玉可爱,挤在木盘中颤颤巍巍,似乎下一刻的要跳出来。建水豆腐是要烤的!街瞿里巷的烤豆腐自凌晨至午夜,一盆炭火一双筷子,方形烤架上,堆满了水豆腐、毛豆腐,摊前围满了食客,古临安市井标志景。距大阪井不远处小节井名渊泉,水质、甘甜与大板井一脉相承,水温却是寒凉入骨。井水清澈见底,可是不管怎样饮取,马上恢复原样,即使是暴雨倾盆,四米水深不变,也从不溢出井沿,小红鱼跟竹节虾在井底玩耍的快活。青石铺就井边,青石围成井栏,青石砌成井壁。井旁古旧老房,被风雨岁月携裹着退去原来的鲜亮,陈色苍茫。井边提水的老人言说,房子是庙产,庙内供奉幽冥王。老人说到此不仅使人想起那冰凉的水温,井口映着碧落那水下可是临着黄泉?又或者幽冥王气息侵染了井水,于是水温寒凉?只是水凉只管凉,邑人游人没有不适感觉,周遭常年饮用井水者诸多高寿之人。诸葛井诸葛井在深巷中,整块巨石雕成双眼状井栏,坚硬的白石被柔软的井绳磨出深深的凹槽,似在诉说着岁月有痕。此井在众多古井中德高望重,是有记载最古老的井。南门桂林街有新井俗称四眼井。四口井栏,井旁有建筑,门楣匾额《水晶宫》,供奉着新井的龙君。建筑恢宏的东城迎晖门旁有醴泉,又名东井,建于元代,至今水量丰沛。晨曦、将晚中菜农们进城卖菜要经过东井,一般会在此小憩。再次启程前,菜农们打来井水,一桶桶水泼到青菜上,逢着那日采摘的是薄荷,街巷空气中浮动着辛香洁爽的味道久久不散,麻石块路上水渍无踪,过路的游人还要抽抽鼻子:“醒脑提神是薄荷。”一声轻笑、一街清净。被邑人爱称为井中美人的东福井,俏立东林寺街,整块巨石雕刻成三眼中空井栏,流畅圆润,井石又被井绳亲抚,磨痕均匀分布,像是盛开的青石花。最美丽的是在月圆之夜,井水倒映明月,冰轮十盘天上人间、人间天上。谢家大院有着建水最美的门楼,光影之下飞檐挑角内“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深处藏着谢家井。寻井人会在井边邂逅一古稀妇人,晨时取水常年无改、风雨无阻,妇人腰身依然柔韧,说起做新媳妇时开始挑水,那面上就有了几分羞怯。担水谢家门楼深巷街瞿中的水井,不期而至闯入眼睛,各各身世不凡、年头悠长,井边湿漉漉的青石、水渍洇染的青石墨色的洗衣槽,诉说着她尚在为邑人服役,未有些微懈怠。井水,滋养着建水人的生命,澄明着建水人的神气,若是把建水的古井比作人体的心脏,血脉就是城外诸多古老江河。晚霞河多,桥就多。绝美双龙桥横亘在泸江河和塌冲河交汇处的水面上,因两河犹如双龙盘曲而得名,与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南北相望,犹如兄弟。桥下现为应天湖,河已改道。桥,十七孔洞,两座桥亭,宛若霓虹飞卧,桥亭的飞檐翘角上悬挂铁马风铃,晨光熹微、暮色四合有风过,铃儿声似天外传来仙乐叮咚。朝霞夕阳日日与桥相拥,红日把桥面或染成金色或涂成嫣红。太阳将出前、夕阳西沉后水面火红或艳黄倒映着天上霞云,间或之一角漏出一方蓝天,色彩失真至像是油彩重笔涂抹,是世间少有美景。清晨,待日出后,彩霞隐没,桥洞的另一面,湖水却像是比近处的水面高出一些,更多的金色水波粼粼生辉,金光中的桥洞,像是通往另一处世界的神秘之门。天缘桥天缘桥内供奉观音的彝族老妈妈城东十公里处泸江河上天缘桥,造型罕见呈S形,建有重檐亭阁一座,覆以八角赞尖顶,桥上有隐约仙人脚印,故邑人呼其为仙人桥。传说建桥时有百名能工巧匠参与施工,但每每用餐时只有九十九人,众匠人不解其故,待桥建好后,发现青石上不同于凡人的足迹,工匠们恍然却原来是仙人神助。桥上消闲的村人指点桥面石上的脚印,说着老辈人口传的神话故事。桥亭内东侧立天缘桥碑、碑记,临安知府栗尔璋提并书并文,字迹大气磅礴绝美无俦,碑文黄绢幼妇。两方石碑中间石制神龛雕刻技艺精湛,始建时供奉观音像,一口声音远悠的大钟悬于神龛中,可惜神像、大钟全部失踪,只留下悬挂大钟的铁钩。铁钩下是一块形状奇特的石头,权且替代神像,业已被祈福的人贴满金银纸。对面圆形神龛内有过韦陀菩萨像,现下是空空荡荡。亭阁藻井正中绘有太极图,四周围绕着八仙法器,另有梅兰竹菊四君子图画、唐宋诗词文字。三眼桥洞正中位置石雕龙头,另一面雕有龙尾,还曾铸有金牛金剑,早年间被盗。桥头两只狮子,一只残破一只无踪,无踪的石狮是拖拉机上坡时熄火倒车撞毁,石狮内藏着的金砖现世后立时三刻不翼而飞,肇事逃逸的拖拉机也不知归何处所有,几十年前的无头公案一件。桥亭四角曾悬铁马风铃已失踪,悬挂飞铃的铁圈睁着的眼眶在寻找着遗失的眸子。桥南有碑亭,内有七座碑刻,托金石记录了当年建桥始末。令人惊异的是雍正时人,早已有环保意识,乡规民约上有明确的保护环境的文字。桥建于雍正六年,曾经的官道,建国后的国道,经过三百年的马踏车压,依然坚固如初。乡会桥乡会桥建造于清嘉庆年间,当时乡试会考的地方,建水文化底蕴可见一斑,现已危桥,纪念石碑破碎,碑文尚有一半可见,砖块泥土遍地,周围荆棘野草丛生,亟待保护。两桥似避世高人,离群索居,冷冽立于郊外,人来不喜人散不悲,一任风雨雾霭加身与阡陌相依。有名号跟连名字都没有的拱桥、平桥散落乡间古道,年逾百岁尚是稚子,机动车轰鸣而过毫无犹豫怜惜之色。桥旁烟火袅起,那是烧纸烧元宝,燃手工香烛,另有碗筷齐全,食物多样,却是邑人们在供奉桥神。敬桥神建水县的井边供奉井龙王,有宫殿房舍,也有就近墙上挖出坑垌,不管是豪华还是简陋,有井即供奉井龙王,唯一例外的是小节井神祇是幽冥王,大概邑人们怕两位神仙闹不和,没有井龙王的神位。桥上却没有桥神的神位,就是有也会在文革中被毁坏。但是邑人们没有忘记桥神的功绩恩惠,桥头的供奉烟火日日不绝。双龙桥到底有些特别,每年有三次大的祭桥神活动,日常敬桥神的人也会比别处多好些。荷田建水的农田多为水田,“连天荷叶无穷碧”的荷花,占了田地大部,间或种植着草芽、茨菇。宋人周敦颐有《爱莲说》,清人张潮作《幽梦影》中:“凡花色之娇媚者,多不甚香;瓣之千层者,多不结实。甚矣!全才之难也。兼之者,其惟莲乎!”文人殷日戒评说:“花叶根实无所不空,亦无不适于用,莲则全有德者也。”说的皆是荷的容貌、品德,而此荷不单单是清雅的、是高贵的、是谦和君子,更是经济作物。花瓣、莲蓬、莲子、嫩叶、莲藕皆可食用。荷,不管农家眼里的油盐柴米酱醋茶,还有旅人眼里的书画琴棋诗酒花,这株自远古而来的人类祖先果腹的食物,一望无边的根植于建水的土地,饱满邑人钱囊,美丽路人心身。荷农田地劳作,推动藕船种下青莲。不过月余,一张张叶子把方块水田覆盖,此刻看不到泥土颜色,广袤红土地一派浓翠,蓝天绿地间鹭鸶优雅飞过。无声旷野突然响起的喧嚣声却是不同种群的鸟儿们掐架了,许是两鸟争夺一朵荷苞,许是伊们发现莲蓬中藏着的嫩莲子于是众鸟抢食。劳作摄影/徐其锋藏羞摄影/徐其锋荷还是荷,只是此荷少了一丝柔婉文静,多了野性跳脱。玉立的水田的荷,婷婷如诗,且如那白居易的诗,智慧、清高、奇特,不饰容止,枝枝说着乡野荷的清旷天然。从杨万里诗里飞越重重时光的蜻蜓,在带着露珠儿的小荷上盈盈一立,不带一刻被隐于荷叶中的土色草帽惊飞,而隐藏更深的泥土下莲藕在荷农殷殷抚摸中悄悄长大,如同孩童白胖小手臂般的藕们见到天光后,怀着满腹玲珑孔、一腔通透心,去往远处为劳作辛苦农人换回生计银两。相传唐尧时有老人击壤而歌:“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何有于我哉?”可否是唐尧老人自上古将此歌根植于建水人心灵最深处,芸芸百姓以歌为训安静生活着。建水水太甜,三角梅太艳,小调太乡土,豆腐太舌尖,草芽太独孤,寺庙太幽谧,古桥太繁多,井泉太清冽。

建水——见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文字:赵艳青摄影:赵艳青徐其锋初识建水大约是从一把草芽、一方豆腐、一条憨沙莜开始。草芽又名象牙菜,独一无二的别无他处种植的蔬菜;建水豆腐,《舌尖上的中国》累牍介绍;建水沙莜,香糯甜软,汤镬烹之糖汁横流,坊间传说乾隆帝食后赞:“真云南参也。”城中老人们傲言建水的诸多特色物产,会在介绍结束语中重重的说上一句:“水好!”双龙桥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又名临安府,城内城外水光潋滟。城中水井遍布,井围各色样貌,水质各不相让。关于井的对联:“龙井红井诸葛井,醴泉渊泉溥博泉。”说的是最著名的几眼水井。溥博泉大阪井西城清远门一带有明代的溥博泉俗称大阪井,井边香炉里青烟袅袅供奉着井龙王,香炉前按时定节敬献果品菜蔬。《云南通志》载“水洁味甘,供全城之饮”。民间又有“水味之美,甲于全滇”之说,是民众们誉封的滇南第一井。古城临安的清晨是在“西-门-水!”涟漪荡开的卖水吆喝声里悠悠醒来。邑人井边扁担担水,更有机动车们大小水桶取水,晨、昏时井旁颇为拥挤,午间妇人们提水就地浣衣,井中鱼儿摇头摆尾很得意。距西门路远的人家晨起买井水是日常事,马蹄哒哒的水车穿大街走小巷。大阪井对面有间豆腐坊,老远就闻到空气的豆腐香,坊内女工们嘴上不闲手上更是麻溜,芊指下方块豆腐雪玉可爱,挤在木盘中颤颤巍巍,似乎下一刻的要跳出来。建水豆腐是要烤的!街瞿里巷的烤豆腐自凌晨至午夜,一盆炭火一双筷子,方形烤架上,堆满了水豆腐、毛豆腐,摊前围满了食客,古临安市井标志景。距大阪井不远处小节井名渊泉,水质、甘甜与大板井一脉相承,水温却是寒凉入骨。井水清澈见底,可是不管怎样饮取,马上恢复原样,即使是暴雨倾盆,四米水深不变,也从不溢出井沿,小红鱼跟竹节虾在井底玩耍的快活。青石铺就井边,青石围成井栏,青石砌成井壁。井旁古旧老房,被风雨岁月携裹着退去原来的鲜亮,陈色苍茫。井边提水的老人言说,房子是庙产,庙内供奉幽冥王。老人说到此不仅使人想起那冰凉的水温,井口映着碧落那水下可是临着黄泉?又或者幽冥王气息侵染了井水,于是水温寒凉?只是水凉只管凉,邑人游人没有不适感觉,周遭常年饮用井水者诸多高寿之人。诸葛井诸葛井在深巷中,整块巨石雕成双眼状井栏,坚硬的白石被柔软的井绳磨出深深的凹槽,似在诉说着岁月有痕。此井在众多古井中德高望重,是有记载最古老的井。南门桂林街有新井俗称四眼井。四口井栏,井旁有建筑,门楣匾额《水晶宫》,供奉着新井的龙君。建筑恢宏的东城迎晖门旁有醴泉,又名东井,建于元代,至今水量丰沛。晨曦、将晚中菜农们进城卖菜要经过东井,一般会在此小憩。再次启程前,菜农们打来井水,一桶桶水泼到青菜上,逢着那日采摘的是薄荷,街巷空气中浮动着辛香洁爽的味道久久不散,麻石块路上水渍无踪,过路的游人还要抽抽鼻子:“醒脑提神是薄荷。”一声轻笑、一街清净。被邑人爱称为井中美人的东福井,俏立东林寺街,整块巨石雕刻成三眼中空井栏,流畅圆润,井石又被井绳亲抚,磨痕均匀分布,像是盛开的青石花。最美丽的是在月圆之夜,井水倒映明月,冰轮十盘天上人间、人间天上。谢家大院有着建水最美的门楼,光影之下飞檐挑角内“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深处藏着谢家井。寻井人会在井边邂逅一古稀妇人,晨时取水常年无改、风雨无阻,妇人腰身依然柔韧,说起做新媳妇时开始挑水,那面上就有了几分羞怯。担水谢家门楼深巷街瞿中的水井,不期而至闯入眼睛,各各身世不凡、年头悠长,井边湿漉漉的青石、水渍洇染的青石墨色的洗衣槽,诉说着她尚在为邑人服役,未有些微懈怠。井水,滋养着建水人的生命,澄明着建水人的神气,若是把建水的古井比作人体的心脏,血脉就是城外诸多古老江河。晚霞河多,桥就多。绝美双龙桥横亘在泸江河和塌冲河交汇处的水面上,因两河犹如双龙盘曲而得名,与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南北相望,犹如兄弟。桥下现为应天湖,河已改道。桥,十七孔洞,两座桥亭,宛若霓虹飞卧,桥亭的飞檐翘角上悬挂铁马风铃,晨光熹微、暮色四合有风过,铃儿声似天外传来仙乐叮咚。朝霞夕阳日日与桥相拥,红日把桥面或染成金色或涂成嫣红。太阳将出前、夕阳西沉后水面火红或艳黄倒映着天上霞云,间或之一角漏出一方蓝天,色彩失真至像是油彩重笔涂抹,是世间少有美景。清晨,待日出后,彩霞隐没,桥洞的另一面,湖水却像是比近处的水面高出一些,更多的金色水波粼粼生辉,金光中的桥洞,像是通往另一处世界的神秘之门。天缘桥天缘桥内供奉观音的彝族老妈妈城东十公里处泸江河上天缘桥,造型罕见呈S形,建有重檐亭阁一座,覆以八角赞尖顶,桥上有隐约仙人脚印,故邑人呼其为仙人桥。传说建桥时有百名能工巧匠参与施工,但每每用餐时只有九十九人,众匠人不解其故,待桥建好后,发现青石上不同于凡人的足迹,工匠们恍然却原来是仙人神助。桥上消闲的村人指点桥面石上的脚印,说着老辈人口传的神话故事。桥亭内东侧立天缘桥碑、碑记,临安知府栗尔璋提并书并文,字迹大气磅礴绝美无俦,碑文黄绢幼妇。两方石碑中间石制神龛雕刻技艺精湛,始建时供奉观音像,一口声音远悠的大钟悬于神龛中,可惜神像、大钟全部失踪,只留下悬挂大钟的铁钩。铁钩下是一块形状奇特的石头,权且替代神像,业已被祈福的人贴满金银纸。对面圆形神龛内有过韦陀菩萨像,现下是空空荡荡。亭阁藻井正中绘有太极图,四周围绕着八仙法器,另有梅兰竹菊四君子图画、唐宋诗词文字。三眼桥洞正中位置石雕龙头,另一面雕有龙尾,还曾铸有金牛金剑,早年间被盗。桥头两只狮子,一只残破一只无踪,无踪的石狮是拖拉机上坡时熄火倒车撞毁,石狮内藏着的金砖现世后立时三刻不翼而飞,肇事逃逸的拖拉机也不知归何处所有,几十年前的无头公案一件。桥亭四角曾悬铁马风铃已失踪,悬挂飞铃的铁圈睁着的眼眶在寻找着遗失的眸子。桥南有碑亭,内有七座碑刻,托金石记录了当年建桥始末。令人惊异的是雍正时人,早已有环保意识,乡规民约上有明确的保护环境的文字。桥建于雍正六年,曾经的官道,建国后的国道,经过三百年的马踏车压,依然坚固如初。乡会桥乡会桥建造于清嘉庆年间,当时乡试会考的地方,建水文化底蕴可见一斑,现已危桥,纪念石碑破碎,碑文尚有一半可见,砖块泥土遍地,周围荆棘野草丛生,亟待保护。两桥似避世高人,离群索居,冷冽立于郊外,人来不喜人散不悲,一任风雨雾霭加身与阡陌相依。有名号跟连名字都没有的拱桥、平桥散落乡间古道,年逾百岁尚是稚子,机动车轰鸣而过毫无犹豫怜惜之色。桥旁烟火袅起,那是烧纸烧元宝,燃手工香烛,另有碗筷齐全,食物多样,却是邑人们在供奉桥神。敬桥神建水县的井边供奉井龙王,有宫殿房舍,也有就近墙上挖出坑垌,不管是豪华还是简陋,有井即供奉井龙王,唯一例外的是小节井神祇是幽冥王,大概邑人们怕两位神仙闹不和,没有井龙王的神位。桥上却没有桥神的神位,就是有也会在文革中被毁坏。但是邑人们没有忘记桥神的功绩恩惠,桥头的供奉烟火日日不绝。双龙桥到底有些特别,每年有三次大的祭桥神活动,日常敬桥神的人也会比别处多好些。荷田建水的农田多为水田,“连天荷叶无穷碧”的荷花,占了田地大部,间或种植着草芽、茨菇。宋人周敦颐有《爱莲说》,清人张潮作《幽梦影》中:“凡花色之娇媚者,多不甚香;瓣之千层者,多不结实。甚矣!全才之难也。兼之者,其惟莲乎!”文人殷日戒评说:“花叶根实无所不空,亦无不适于用,莲则全有德者也。”说的皆是荷的容貌、品德,而此荷不单单是清雅的、是高贵的、是谦和君子,更是经济作物。花瓣、莲蓬、莲子、嫩叶、莲藕皆可食用。荷,不管农家眼里的油盐柴米酱醋茶,还有旅人眼里的书画琴棋诗酒花,这株自远古而来的人类祖先果腹的食物,一望无边的根植于建水的土地,饱满邑人钱囊,美丽路人心身。荷农田地劳作,推动藕船种下青莲。不过月余,一张张叶子把方块水田覆盖,此刻看不到泥土颜色,广袤红土地一派浓翠,蓝天绿地间鹭鸶优雅飞过。无声旷野突然响起的喧嚣声却是不同种群的鸟儿们掐架了,许是两鸟争夺一朵荷苞,许是伊们发现莲蓬中藏着的嫩莲子于是众鸟抢食。劳作摄影/徐其锋藏羞摄影/徐其锋荷还是荷,只是此荷少了一丝柔婉文静,多了野性跳脱。玉立的水田的荷,婷婷如诗,且如那白居易的诗,智慧、清高、奇特,不饰容止,枝枝说着乡野荷的清旷天然。从杨万里诗里飞越重重时光的蜻蜓,在带着露珠儿的小荷上盈盈一立,不带一刻被隐于荷叶中的土色草帽惊飞,而隐藏更深的泥土下莲藕在荷农殷殷抚摸中悄悄长大,如同孩童白胖小手臂般的藕们见到天光后,怀着满腹玲珑孔、一腔通透心,去往远处为劳作辛苦农人换回生计银两。相传唐尧时有老人击壤而歌:“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何有于我哉?”可否是唐尧老人自上古将此歌根植于建水人心灵最深处,芸芸百姓以歌为训安静生活着。建水水太甜,三角梅太艳,小调太乡土,豆腐太舌尖,草芽太独孤,寺庙太幽谧,古桥太繁多,井泉太清冽。建水——见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文字:赵艳青摄影:赵艳青徐其锋初识建水大约是从一把草芽、一方豆腐、一条憨沙莜开始。草芽又名象牙菜,独一无二的别无他处种植的蔬菜;建水豆腐,《舌尖上的中国》累牍介绍;建水沙莜,香糯甜软,汤镬烹之糖汁横流,坊间传说乾隆帝食后赞:“真云南参也。”城中老人们傲言建水的诸多特色物产,会在介绍结束语中重重的说上一句:“水好!”双龙桥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又名临安府,城内城外水光潋滟。城中水井遍布,井围各色样貌,水质各不相让。关于井的对联:“龙井红井诸葛井,醴泉渊泉溥博泉。”说的是最著名的几眼水井。溥博泉大阪井西城清远门一带有明代的溥博泉俗称大阪井,井边香炉里青烟袅袅供奉着井龙王,香炉前按时定节敬献果品菜蔬。《云南通志》载“水洁味甘,供全城之饮”。民间又有“水味之美,甲于全滇”之说,是民众们誉封的滇南第一井。古城临安的清晨是在“西-门-水!”涟漪荡开的卖水吆喝声里悠悠醒来。邑人井边扁担担水,更有机动车们大小水桶取水,晨、昏时井旁颇为拥挤,午间妇人们提水就地浣衣,井中鱼儿摇头摆尾很得意。距西门路远的人家晨起买井水是日常事,马蹄哒哒的水车穿大街走小巷。大阪井对面有间豆腐坊,老远就闻到空气的豆腐香,坊内女工们嘴上不闲手上更是麻溜,芊指下方块豆腐雪玉可爱,挤在木盘中颤颤巍巍,似乎下一刻的要跳出来。建水豆腐是要烤的!街瞿里巷的烤豆腐自凌晨至午夜,一盆炭火一双筷子,方形烤架上,堆满了水豆腐、毛豆腐,摊前围满了食客,古临安市井标志景。距大阪井不远处小节井名渊泉,水质、甘甜与大板井一脉相承,水温却是寒凉入骨。井水清澈见底,可是不管怎样饮取,马上恢复原样,即使是暴雨倾盆,四米水深不变,也从不溢出井沿,小红鱼跟竹节虾在井底玩耍的快活。青石铺就井边,青石围成井栏,青石砌成井壁。井旁古旧老房,被风雨岁月携裹着退去原来的鲜亮,陈色苍茫。井边提水的老人言说,房子是庙产,庙内供奉幽冥王。老人说到此不仅使人想起那冰凉的水温,井口映着碧落那水下可是临着黄泉?又或者幽冥王气息侵染了井水,于是水温寒凉?只是水凉只管凉,邑人游人没有不适感觉,周遭常年饮用井水者诸多高寿之人。诸葛井诸葛井在深巷中,整块巨石雕成双眼状井栏,坚硬的白石被柔软的井绳磨出深深的凹槽,似在诉说着岁月有痕。此井在众多古井中德高望重,是有记载最古老的井。南门桂林街有新井俗称四眼井。四口井栏,井旁有建筑,门楣匾额《水晶宫》,供奉着新井的龙君。建筑恢宏的东城迎晖门旁有醴泉,又名东井,建于元代,至今水量丰沛。晨曦、将晚中菜农们进城卖菜要经过东井,一般会在此小憩。再次启程前,菜农们打来井水,一桶桶水泼到青菜上,逢着那日采摘的是薄荷,街巷空气中浮动着辛香洁爽的味道久久不散,麻石块路上水渍无踪,过路的游人还要抽抽鼻子:“醒脑提神是薄荷。”一声轻笑、一街清净。被邑人爱称为井中美人的东福井,俏立东林寺街,整块巨石雕刻成三眼中空井栏,流畅圆润,井石又被井绳亲抚,磨痕均匀分布,像是盛开的青石花。最美丽的是在月圆之夜,井水倒映明月,冰轮十盘天上人间、人间天上。谢家大院有着建水最美的门楼,光影之下飞檐挑角内“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深处藏着谢家井。寻井人会在井边邂逅一古稀妇人,晨时取水常年无改、风雨无阻,妇人腰身依然柔韧,说起做新媳妇时开始挑水,那面上就有了几分羞怯。担水谢家门楼深巷街瞿中的水井,不期而至闯入眼睛,各各身世不凡、年头悠长,井边湿漉漉的青石、水渍洇染的青石墨色的洗衣槽,诉说着她尚在为邑人服役,未有些微懈怠。井水,滋养着建水人的生命,澄明着建水人的神气,若是把建水的古井比作人体的心脏,血脉就是城外诸多古老江河。晚霞河多,桥就多。绝美双龙桥横亘在泸江河和塌冲河交汇处的水面上,因两河犹如双龙盘曲而得名,与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南北相望,犹如兄弟。桥下现为应天湖,河已改道。桥,十七孔洞,两座桥亭,宛若霓虹飞卧,桥亭的飞檐翘角上悬挂铁马风铃,晨光熹微、暮色四合有风过,铃儿声似天外传来仙乐叮咚。朝霞夕阳日日与桥相拥,红日把桥面或染成金色或涂成嫣红。太阳将出前、夕阳西沉后水面火红或艳黄倒映着天上霞云,间或之一角漏出一方蓝天,色彩失真至像是油彩重笔涂抹,是世间少有美景。清晨,待日出后,彩霞隐没,桥洞的另一面,湖水却像是比近处的水面高出一些,更多的金色水波粼粼生辉,金光中的桥洞,像是通往另一处世界的神秘之门。天缘桥天缘桥内供奉观音的彝族老妈妈城东十公里处泸江河上天缘桥,造型罕见呈S形,建有重檐亭阁一座,覆以八角赞尖顶,桥上有隐约仙人脚印,故邑人呼其为仙人桥。传说建桥时有百名能工巧匠参与施工,但每每用餐时只有九十九人,众匠人不解其故,待桥建好后,发现青石上不同于凡人的足迹,工匠们恍然却原来是仙人神助。桥上消闲的村人指点桥面石上的脚印,说着老辈人口传的神话故事。桥亭内东侧立天缘桥碑、碑记,临安知府栗尔璋提并书并文,字迹大气磅礴绝美无俦,碑文黄绢幼妇。两方石碑中间石制神龛雕刻技艺精湛,始建时供奉观音像,一口声音远悠的大钟悬于神龛中,可惜神像、大钟全部失踪,只留下悬挂大钟的铁钩。铁钩下是一块形状奇特的石头,权且替代神像,业已被祈福的人贴满金银纸。对面圆形神龛内有过韦陀菩萨像,现下是空空荡荡。亭阁藻井正中绘有太极图,四周围绕着八仙法器,另有梅兰竹菊四君子图画、唐宋诗词文字。三眼桥洞正中位置石雕龙头,另一面雕有龙尾,还曾铸有金牛金剑,早年间被盗。桥头两只狮子,一只残破一只无踪,无踪的石狮是拖拉机上坡时熄火倒车撞毁,石狮内藏着的金砖现世后立时三刻不翼而飞,肇事逃逸的拖拉机也不知归何处所有,几十年前的无头公案一件。桥亭四角曾悬铁马风铃已失踪,悬挂飞铃的铁圈睁着的眼眶在寻找着遗失的眸子。桥南有碑亭,内有七座碑刻,托金石记录了当年建桥始末。令人惊异的是雍正时人,早已有环保意识,乡规民约上有明确的保护环境的文字。桥建于雍正六年,曾经的官道,建国后的国道,经过三百年的马踏车压,依然坚固如初。乡会桥乡会桥建造于清嘉庆年间,当时乡试会考的地方,建水文化底蕴可见一斑,现已危桥,纪念石碑破碎,碑文尚有一半可见,砖块泥土遍地,周围荆棘野草丛生,亟待保护。两桥似避世高人,离群索居,冷冽立于郊外,人来不喜人散不悲,一任风雨雾霭加身与阡陌相依。有名号跟连名字都没有的拱桥、平桥散落乡间古道,年逾百岁尚是稚子,机动车轰鸣而过毫无犹豫怜惜之色。桥旁烟火袅起,那是烧纸烧元宝,燃手工香烛,另有碗筷齐全,食物多样,却是邑人们在供奉桥神。敬桥神建水县的井边供奉井龙王,有宫殿房舍,也有就近墙上挖出坑垌,不管是豪华还是简陋,有井即供奉井龙王,唯一例外的是小节井神祇是幽冥王,大概邑人们怕两位神仙闹不和,没有井龙王的神位。桥上却没有桥神的神位,就是有也会在文革中被毁坏。但是邑人们没有忘记桥神的功绩恩惠,桥头的供奉烟火日日不绝。双龙桥到底有些特别,每年有三次大的祭桥神活动,日常敬桥神的人也会比别处多好些。荷田建水的农田多为水田,“连天荷叶无穷碧”的荷花,占了田地大部,间或种植着草芽、茨菇。宋人周敦颐有《爱莲说》,清人张潮作《幽梦影》中:“凡花色之娇媚者,多不甚香;瓣之千层者,多不结实。甚矣!全才之难也。兼之者,其惟莲乎!”文人殷日戒评说:“花叶根实无所不空,亦无不适于用,莲则全有德者也。”说的皆是荷的容貌、品德,而此荷不单单是清雅的、是高贵的、是谦和君子,更是经济作物。花瓣、莲蓬、莲子、嫩叶、莲藕皆可食用。荷,不管农家眼里的油盐柴米酱醋茶,还有旅人眼里的书画琴棋诗酒花,这株自远古而来的人类祖先果腹的食物,一望无边的根植于建水的土地,饱满邑人钱囊,美丽路人心身。荷农田地劳作,推动藕船种下青莲。不过月余,一张张叶子把方块水田覆盖,此刻看不到泥土颜色,广袤红土地一派浓翠,蓝天绿地间鹭鸶优雅飞过。无声旷野突然响起的喧嚣声却是不同种群的鸟儿们掐架了,许是两鸟争夺一朵荷苞,许是伊们发现莲蓬中藏着的嫩莲子于是众鸟抢食。劳作摄影/徐其锋藏羞摄影/徐其锋荷还是荷,只是此荷少了一丝柔婉文静,多了野性跳脱。玉立的水田的荷,婷婷如诗,且如那白居易的诗,智慧、清高、奇特,不饰容止,枝枝说着乡野荷的清旷天然。从杨万里诗里飞越重重时光的蜻蜓,在带着露珠儿的小荷上盈盈一立,不带一刻被隐于荷叶中的土色草帽惊飞,而隐藏更深的泥土下莲藕在荷农殷殷抚摸中悄悄长大,如同孩童白胖小手臂般的藕们见到天光后,怀着满腹玲珑孔、一腔通透心,去往远处为劳作辛苦农人换回生计银两。相传唐尧时有老人击壤而歌:“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何有于我哉?”可否是唐尧老人自上古将此歌根植于建水人心灵最深处,芸芸百姓以歌为训安静生活着。建水水太甜,三角梅太艳,小调太乡土,豆腐太舌尖,草芽太独孤,寺庙太幽谧,古桥太繁多,井泉太清冽。建水——见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文字:赵艳青摄影:赵艳青徐其锋初识建水大约是从一把草芽、一方豆腐、一条憨沙莜开始。草芽又名象牙菜,独一无二的别无他处种植的蔬菜;建水豆腐,《舌尖上的中国》累牍介绍;建水沙莜,香糯甜软,汤镬烹之糖汁横流,坊间传说乾隆帝食后赞:“真云南参也。”城中老人们傲言建水的诸多特色物产,会在介绍结束语中重重的说上一句:“水好!”双龙桥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又名临安府,城内城外水光潋滟。城中水井遍布,井围各色样貌,水质各不相让。关于井的对联:“龙井红井诸葛井,醴泉渊泉溥博泉。”说的是最著名的几眼水井。溥博泉大阪井西城清远门一带有明代的溥博泉俗称大阪井,井边香炉里青烟袅袅供奉着井龙王,香炉前按时定节敬献果品菜蔬。《云南通志》载“水洁味甘,供全城之饮”。民间又有“水味之美,甲于全滇”之说,是民众们誉封的滇南第一井。古城临安的清晨是在“西-门-水!”涟漪荡开的卖水吆喝声里悠悠醒来。邑人井边扁担担水,更有机动车们大小水桶取水,晨、昏时井旁颇为拥挤,午间妇人们提水就地浣衣,井中鱼儿摇头摆尾很得意。距西门路远的人家晨起买井水是日常事,马蹄哒哒的水车穿大街走小巷。大阪井对面有间豆腐坊,老远就闻到空气的豆腐香,坊内女工们嘴上不闲手上更是麻溜,芊指下方块豆腐雪玉可爱,挤在木盘中颤颤巍巍,似乎下一刻的要跳出来。建水豆腐是要烤的!街瞿里巷的烤豆腐自凌晨至午夜,一盆炭火一双筷子,方形烤架上,堆满了水豆腐、毛豆腐,摊前围满了食客,古临安市井标志景。距大阪井不远处小节井名渊泉,水质、甘甜与大板井一脉相承,水温却是寒凉入骨。井水清澈见底,可是不管怎样饮取,马上恢复原样,即使是暴雨倾盆,四米水深不变,也从不溢出井沿,小红鱼跟竹节虾在井底玩耍的快活。青石铺就井边,青石围成井栏,青石砌成井壁。井旁古旧老房,被风雨岁月携裹着退去原来的鲜亮,陈色苍茫。井边提水的老人言说,房子是庙产,庙内供奉幽冥王。老人说到此不仅使人想起那冰凉的水温,井口映着碧落那水下可是临着黄泉?又或者幽冥王气息侵染了井水,于是水温寒凉?只是水凉只管凉,邑人游人没有不适感觉,周遭常年饮用井水者诸多高寿之人。诸葛井诸葛井在深巷中,整块巨石雕成双眼状井栏,坚硬的白石被柔软的井绳磨出深深的凹槽,似在诉说着岁月有痕。此井在众多古井中德高望重,是有记载最古老的井。南门桂林街有新井俗称四眼井。四口井栏,井旁有建筑,门楣匾额《水晶宫》,供奉着新井的龙君。建筑恢宏的东城迎晖门旁有醴泉,又名东井,建于元代,至今水量丰沛。晨曦、将晚中菜农们进城卖菜要经过东井,一般会在此小憩。再次启程前,菜农们打来井水,一桶桶水泼到青菜上,逢着那日采摘的是薄荷,街巷空气中浮动着辛香洁爽的味道久久不散,麻石块路上水渍无踪,过路的游人还要抽抽鼻子:“醒脑提神是薄荷。”一声轻笑、一街清净。被邑人爱称为井中美人的东福井,俏立东林寺街,整块巨石雕刻成三眼中空井栏,流畅圆润,井石又被井绳亲抚,磨痕均匀分布,像是盛开的青石花。最美丽的是在月圆之夜,井水倒映明月,冰轮十盘天上人间、人间天上。谢家大院有着建水最美的门楼,光影之下飞檐挑角内“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深处藏着谢家井。寻井人会在井边邂逅一古稀妇人,晨时取水常年无改、风雨无阻,妇人腰身依然柔韧,说起做新媳妇时开始挑水,那面上就有了几分羞怯。担水谢家门楼深巷街瞿中的水井,不期而至闯入眼睛,各各身世不凡、年头悠长,井边湿漉漉的青石、水渍洇染的青石墨色的洗衣槽,诉说着她尚在为邑人服役,未有些微懈怠。井水,滋养着建水人的生命,澄明着建水人的神气,若是把建水的古井比作人体的心脏,血脉就是城外诸多古老江河。晚霞河多,桥就多。绝美双龙桥横亘在泸江河和塌冲河交汇处的水面上,因两河犹如双龙盘曲而得名,与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南北相望,犹如兄弟。桥下现为应天湖,河已改道。桥,十七孔洞,两座桥亭,宛若霓虹飞卧,桥亭的飞檐翘角上悬挂铁马风铃,晨光熹微、暮色四合有风过,铃儿声似天外传来仙乐叮咚。朝霞夕阳日日与桥相拥,红日把桥面或染成金色或涂成嫣红。太阳将出前、夕阳西沉后水面火红或艳黄倒映着天上霞云,间或之一角漏出一方蓝天,色彩失真至像是油彩重笔涂抹,是世间少有美景。清晨,待日出后,彩霞隐没,桥洞的另一面,湖水却像是比近处的水面高出一些,更多的金色水波粼粼生辉,金光中的桥洞,像是通往另一处世界的神秘之门。天缘桥天缘桥内供奉观音的彝族老妈妈城东十公里处泸江河上天缘桥,造型罕见呈S形,建有重檐亭阁一座,覆以八角赞尖顶,桥上有隐约仙人脚印,故邑人呼其为仙人桥。传说建桥时有百名能工巧匠参与施工,但每每用餐时只有九十九人,众匠人不解其故,待桥建好后,发现青石上不同于凡人的足迹,工匠们恍然却原来是仙人神助。桥上消闲的村人指点桥面石上的脚印,说着老辈人口传的神话故事。桥亭内东侧立天缘桥碑、碑记,临安知府栗尔璋提并书并文,字迹大气磅礴绝美无俦,碑文黄绢幼妇。两方石碑中间石制神龛雕刻技艺精湛,始建时供奉观音像,一口声音远悠的大钟悬于神龛中,可惜神像、大钟全部失踪,只留下悬挂大钟的铁钩。铁钩下是一块形状奇特的石头,权且替代神像,业已被祈福的人贴满金银纸。对面圆形神龛内有过韦陀菩萨像,现下是空空荡荡。亭阁藻井正中绘有太极图,四周围绕着八仙法器,另有梅兰竹菊四君子图画、唐宋诗词文字。三眼桥洞正中位置石雕龙头,另一面雕有龙尾,还曾铸有金牛金剑,早年间被盗。桥头两只狮子,一只残破一只无踪,无踪的石狮是拖拉机上坡时熄火倒车撞毁,石狮内藏着的金砖现世后立时三刻不翼而飞,肇事逃逸的拖拉机也不知归何处所有,几十年前的无头公案一件。桥亭四角曾悬铁马风铃已失踪,悬挂飞铃的铁圈睁着的眼眶在寻找着遗失的眸子。桥南有碑亭,内有七座碑刻,托金石记录了当年建桥始末。令人惊异的是雍正时人,早已有环保意识,乡规民约上有明确的保护环境的文字。桥建于雍正六年,曾经的官道,建国后的国道,经过三百年的马踏车压,依然坚固如初。乡会桥乡会桥建造于清嘉庆年间,当时乡试会考的地方,建水文化底蕴可见一斑,现已危桥,纪念石碑破碎,碑文尚有一半可见,砖块泥土遍地,周围荆棘野草丛生,亟待保护。两桥似避世高人,离群索居,冷冽立于郊外,人来不喜人散不悲,一任风雨雾霭加身与阡陌相依。有名号跟连名字都没有的拱桥、平桥散落乡间古道,年逾百岁尚是稚子,机动车轰鸣而过毫无犹豫怜惜之色。桥旁烟火袅起,那是烧纸烧元宝,燃手工香烛,另有碗筷齐全,食物多样,却是邑人们在供奉桥神。敬桥神建水县的井边供奉井龙王,有宫殿房舍,也有就近墙上挖出坑垌,不管是豪华还是简陋,有井即供奉井龙王,唯一例外的是小节井神祇是幽冥王,大概邑人们怕两位神仙闹不和,没有井龙王的神位。桥上却没有桥神的神位,就是有也会在文革中被毁坏。但是邑人们没有忘记桥神的功绩恩惠,桥头的供奉烟火日日不绝。双龙桥到底有些特别,每年有三次大的祭桥神活动,日常敬桥神的人也会比别处多好些。荷田建水的农田多为水田,“连天荷叶无穷碧”的荷花,占了田地大部,间或种植着草芽、茨菇。宋人周敦颐有《爱莲说》,清人张潮作《幽梦影》中:“凡花色之娇媚者,多不甚香;瓣之千层者,多不结实。甚矣!全才之难也。兼之者,其惟莲乎!”文人殷日戒评说:“花叶根实无所不空,亦无不适于用,莲则全有德者也。”说的皆是荷的容貌、品德,而此荷不单单是清雅的、是高贵的、是谦和君子,更是经济作物。花瓣、莲蓬、莲子、嫩叶、莲藕皆可食用。荷,不管农家眼里的油盐柴米酱醋茶,还有旅人眼里的书画琴棋诗酒花,这株自远古而来的人类祖先果腹的食物,一望无边的根植于建水的土地,饱满邑人钱囊,美丽路人心身。荷农田地劳作,推动藕船种下青莲。不过月余,一张张叶子把方块水田覆盖,此刻看不到泥土颜色,广袤红土地一派浓翠,蓝天绿地间鹭鸶优雅飞过。无声旷野突然响起的喧嚣声却是不同种群的鸟儿们掐架了,许是两鸟争夺一朵荷苞,许是伊们发现莲蓬中藏着的嫩莲子于是众鸟抢食。劳作摄影/徐其锋藏羞摄影/徐其锋荷还是荷,只是此荷少了一丝柔婉文静,多了野性跳脱。玉立的水田的荷,婷婷如诗,且如那白居易的诗,智慧、清高、奇特,不饰容止,枝枝说着乡野荷的清旷天然。从杨万里诗里飞越重重时光的蜻蜓,在带着露珠儿的小荷上盈盈一立,不带一刻被隐于荷叶中的土色草帽惊飞,而隐藏更深的泥土下莲藕在荷农殷殷抚摸中悄悄长大,如同孩童白胖小手臂般的藕们见到天光后,怀着满腹玲珑孔、一腔通透心,去往远处为劳作辛苦农人换回生计银两。相传唐尧时有老人击壤而歌:“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何有于我哉?”可否是唐尧老人自上古将此歌根植于建水人心灵最深处,芸芸百姓以歌为训安静生活着。建水水太甜,三角梅太艳,小调太乡土,豆腐太舌尖,草芽太独孤,寺庙太幽谧,古桥太繁多,井泉太清冽。建水——见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文字:赵艳青摄影:赵艳青徐其锋初识建水大约是从一把草芽、一方豆腐、一条憨沙莜开始。草芽又名象牙菜,独一无二的别无他处种植的蔬菜;建水豆腐,《舌尖上的中国》累牍介绍;建水沙莜,香糯甜软,汤镬烹之糖汁横流,坊间传说乾隆帝食后赞:“真云南参也。”城中老人们傲言建水的诸多特色物产,会在介绍结束语中重重的说上一句:“水好!”双龙桥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又名临安府,城内城外水光潋滟。城中水井遍布,井围各色样貌,水质各不相让。关于井的对联:“龙井红井诸葛井,醴泉渊泉溥博泉。”说的是最著名的几眼水井。溥博泉大阪井西城清远门一带有明代的溥博泉俗称大阪井,井边香炉里青烟袅袅供奉着井龙王,香炉前按时定节敬献果品菜蔬。《云南通志》载“水洁味甘,供全城之饮”。民间又有“水味之美,甲于全滇”之说,是民众们誉封的滇南第一井。古城临安的清晨是在“西-门-水!”涟漪荡开的卖水吆喝声里悠悠醒来。邑人井边扁担担水,更有机动车们大小水桶取水,晨、昏时井旁颇为拥挤,午间妇人们提水就地浣衣,井中鱼儿摇头摆尾很得意。距西门路远的人家晨起买井水是日常事,马蹄哒哒的水车穿大街走小巷。大阪井对面有间豆腐坊,老远就闻到空气的豆腐香,坊内女工们嘴上不闲手上更是麻溜,芊指下方块豆腐雪玉可爱,挤在木盘中颤颤巍巍,似乎下一刻的要跳出来。建水豆腐是要烤的!街瞿里巷的烤豆腐自凌晨至午夜,一盆炭火一双筷子,方形烤架上,堆满了水豆腐、毛豆腐,摊前围满了食客,古临安市井标志景。距大阪井不远处小节井名渊泉,水质、甘甜与大板井一脉相承,水温却是寒凉入骨。井水清澈见底,可是不管怎样饮取,马上恢复原样,即使是暴雨倾盆,四米水深不变,也从不溢出井沿,小红鱼跟竹节虾在井底玩耍的快活。青石铺就井边,青石围成井栏,青石砌成井壁。井旁古旧老房,被风雨岁月携裹着退去原来的鲜亮,陈色苍茫。井边提水的老人言说,房子是庙产,庙内供奉幽冥王。老人说到此不仅使人想起那冰凉的水温,井口映着碧落那水下可是临着黄泉?又或者幽冥王气息侵染了井水,于是水温寒凉?只是水凉只管凉,邑人游人没有不适感觉,周遭常年饮用井水者诸多高寿之人。诸葛井诸葛井在深巷中,整块巨石雕成双眼状井栏,坚硬的白石被柔软的井绳磨出深深的凹槽,似在诉说着岁月有痕。此井在众多古井中德高望重,是有记载最古老的井。南门桂林街有新井俗称四眼井。四口井栏,井旁有建筑,门楣匾额《水晶宫》,供奉着新井的龙君。建筑恢宏的东城迎晖门旁有醴泉,又名东井,建于元代,至今水量丰沛。晨曦、将晚中菜农们进城卖菜要经过东井,一般会在此小憩。再次启程前,菜农们打来井水,一桶桶水泼到青菜上,逢着那日采摘的是薄荷,街巷空气中浮动着辛香洁爽的味道久久不散,麻石块路上水渍无踪,过路的游人还要抽抽鼻子:“醒脑提神是薄荷。”一声轻笑、一街清净。被邑人爱称为井中美人的东福井,俏立东林寺街,整块巨石雕刻成三眼中空井栏,流畅圆润,井石又被井绳亲抚,磨痕均匀分布,像是盛开的青石花。最美丽的是在月圆之夜,井水倒映明月,冰轮十盘天上人间、人间天上。谢家大院有着建水最美的门楼,光影之下飞檐挑角内“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深处藏着谢家井。寻井人会在井边邂逅一古稀妇人,晨时取水常年无改、风雨无阻,妇人腰身依然柔韧,说起做新媳妇时开始挑水,那面上就有了几分羞怯。担水谢家门楼深巷街瞿中的水井,不期而至闯入眼睛,各各身世不凡、年头悠长,井边湿漉漉的青石、水渍洇染的青石墨色的洗衣槽,诉说着她尚在为邑人服役,未有些微懈怠。井水,滋养着建水人的生命,澄明着建水人的神气,若是把建水的古井比作人体的心脏,血脉就是城外诸多古老江河。晚霞河多,桥就多。绝美双龙桥横亘在泸江河和塌冲河交汇处的水面上,因两河犹如双龙盘曲而得名,与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南北相望,犹如兄弟。桥下现为应天湖,河已改道。桥,十七孔洞,两座桥亭,宛若霓虹飞卧,桥亭的飞檐翘角上悬挂铁马风铃,晨光熹微、暮色四合有风过,铃儿声似天外传来仙乐叮咚。朝霞夕阳日日与桥相拥,红日把桥面或染成金色或涂成嫣红。太阳将出前、夕阳西沉后水面火红或艳黄倒映着天上霞云,间或之一角漏出一方蓝天,色彩失真至像是油彩重笔涂抹,是世间少有美景。清晨,待日出后,彩霞隐没,桥洞的另一面,湖水却像是比近处的水面高出一些,更多的金色水波粼粼生辉,金光中的桥洞,像是通往另一处世界的神秘之门。天缘桥天缘桥内供奉观音的彝族老妈妈城东十公里处泸江河上天缘桥,造型罕见呈S形,建有重檐亭阁一座,覆以八角赞尖顶,桥上有隐约仙人脚印,故邑人呼其为仙人桥。传说建桥时有百名能工巧匠参与施工,但每每用餐时只有九十九人,众匠人不解其故,待桥建好后,发现青石上不同于凡人的足迹,工匠们恍然却原来是仙人神助。桥上消闲的村人指点桥面石上的脚印,说着老辈人口传的神话故事。桥亭内东侧立天缘桥碑、碑记,临安知府栗尔璋提并书并文,字迹大气磅礴绝美无俦,碑文黄绢幼妇。两方石碑中间石制神龛雕刻技艺精湛,始建时供奉观音像,一口声音远悠的大钟悬于神龛中,可惜神像、大钟全部失踪,只留下悬挂大钟的铁钩。铁钩下是一块形状奇特的石头,权且替代神像,业已被祈福的人贴满金银纸。对面圆形神龛内有过韦陀菩萨像,现下是空空荡荡。亭阁藻井正中绘有太极图,四周围绕着八仙法器,另有梅兰竹菊四君子图画、唐宋诗词文字。三眼桥洞正中位置石雕龙头,另一面雕有龙尾,还曾铸有金牛金剑,早年间被盗。桥头两只狮子,一只残破一只无踪,无踪的石狮是拖拉机上坡时熄火倒车撞毁,石狮内藏着的金砖现世后立时三刻不翼而飞,肇事逃逸的拖拉机也不知归何处所有,几十年前的无头公案一件。桥亭四角曾悬铁马风铃已失踪,悬挂飞铃的铁圈睁着的眼眶在寻找着遗失的眸子。桥南有碑亭,内有七座碑刻,托金石记录了当年建桥始末。令人惊异的是雍正时人,早已有环保意识,乡规民约上有明确的保护环境的文字。桥建于雍正六年,曾经的官道,建国后的国道,经过三百年的马踏车压,依然坚固如初。乡会桥乡会桥建造于清嘉庆年间,当时乡试会考的地方,建水文化底蕴可见一斑,现已危桥,纪念石碑破碎,碑文尚有一半可见,砖块泥土遍地,周围荆棘野草丛生,亟待保护。两桥似避世高人,离群索居,冷冽立于郊外,人来不喜人散不悲,一任风雨雾霭加身与阡陌相依。有名号跟连名字都没有的拱桥、平桥散落乡间古道,年逾百岁尚是稚子,机动车轰鸣而过毫无犹豫怜惜之色。桥旁烟火袅起,那是烧纸烧元宝,燃手工香烛,另有碗筷齐全,食物多样,却是邑人们在供奉桥神。敬桥神建水县的井边供奉井龙王,有宫殿房舍,也有就近墙上挖出坑垌,不管是豪华还是简陋,有井即供奉井龙王,唯一例外的是小节井神祇是幽冥王,大概邑人们怕两位神仙闹不和,没有井龙王的神位。桥上却没有桥神的神位,就是有也会在文革中被毁坏。但是邑人们没有忘记桥神的功绩恩惠,桥头的供奉烟火日日不绝。双龙桥到底有些特别,每年有三次大的祭桥神活动,日常敬桥神的人也会比别处多好些。荷田建水的农田多为水田,“连天荷叶无穷碧”的荷花,占了田地大部,间或种植着草芽、茨菇。宋人周敦颐有《爱莲说》,清人张潮作《幽梦影》中:“凡花色之娇媚者,多不甚香;瓣之千层者,多不结实。甚矣!全才之难也。兼之者,其惟莲乎!”文人殷日戒评说:“花叶根实无所不空,亦无不适于用,莲则全有德者也。”说的皆是荷的容貌、品德,而此荷不单单是清雅的、是高贵的、是谦和君子,更是经济作物。花瓣、莲蓬、莲子、嫩叶、莲藕皆可食用。荷,不管农家眼里的油盐柴米酱醋茶,还有旅人眼里的书画琴棋诗酒花,这株自远古而来的人类祖先果腹的食物,一望无边的根植于建水的土地,饱满邑人钱囊,美丽路人心身。荷农田地劳作,推动藕船种下青莲。不过月余,一张张叶子把方块水田覆盖,此刻看不到泥土颜色,广袤红土地一派浓翠,蓝天绿地间鹭鸶优雅飞过。无声旷野突然响起的喧嚣声却是不同种群的鸟儿们掐架了,许是两鸟争夺一朵荷苞,许是伊们发现莲蓬中藏着的嫩莲子于是众鸟抢食。劳作摄影/徐其锋藏羞摄影/徐其锋荷还是荷,只是此荷少了一丝柔婉文静,多了野性跳脱。玉立的水田的荷,婷婷如诗,且如那白居易的诗,智慧、清高、奇特,不饰容止,枝枝说着乡野荷的清旷天然。从杨万里诗里飞越重重时光的蜻蜓,在带着露珠儿的小荷上盈盈一立,不带一刻被隐于荷叶中的土色草帽惊飞,而隐藏更深的泥土下莲藕在荷农殷殷抚摸中悄悄长大,如同孩童白胖小手臂般的藕们见到天光后,怀着满腹玲珑孔、一腔通透心,去往远处为劳作辛苦农人换回生计银两。相传唐尧时有老人击壤而歌:“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何有于我哉?”可否是唐尧老人自上古将此歌根植于建水人心灵最深处,芸芸百姓以歌为训安静生活着。建水水太甜,三角梅太艳,小调太乡土,豆腐太舌尖,草芽太独孤,寺庙太幽谧,古桥太繁多,井泉太清冽。

建水——见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文字:赵艳青摄影:赵艳青徐其锋初识建水大约是从一把草芽、一方豆腐、一条憨沙莜开始。草芽又名象牙菜,独一无二的别无他处种植的蔬菜;建水豆腐,《舌尖上的中国》累牍介绍;建水沙莜,香糯甜软,汤镬烹之糖汁横流,坊间传说乾隆帝食后赞:“真云南参也。”城中老人们傲言建水的诸多特色物产,会在介绍结束语中重重的说上一句:“水好!”双龙桥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又名临安府,城内城外水光潋滟。城中水井遍布,井围各色样貌,水质各不相让。关于井的对联:“龙井红井诸葛井,醴泉渊泉溥博泉。”说的是最著名的几眼水井。溥博泉大阪井西城清远门一带有明代的溥博泉俗称大阪井,井边香炉里青烟袅袅供奉着井龙王,香炉前按时定节敬献果品菜蔬。《云南通志》载“水洁味甘,供全城之饮”。民间又有“水味之美,甲于全滇”之说,是民众们誉封的滇南第一井。古城临安的清晨是在“西-门-水!”涟漪荡开的卖水吆喝声里悠悠醒来。邑人井边扁担担水,更有机动车们大小水桶取水,晨、昏时井旁颇为拥挤,午间妇人们提水就地浣衣,井中鱼儿摇头摆尾很得意。距西门路远的人家晨起买井水是日常事,马蹄哒哒的水车穿大街走小巷。大阪井对面有间豆腐坊,老远就闻到空气的豆腐香,坊内女工们嘴上不闲手上更是麻溜,芊指下方块豆腐雪玉可爱,挤在木盘中颤颤巍巍,似乎下一刻的要跳出来。建水豆腐是要烤的!街瞿里巷的烤豆腐自凌晨至午夜,一盆炭火一双筷子,方形烤架上,堆满了水豆腐、毛豆腐,摊前围满了食客,古临安市井标志景。距大阪井不远处小节井名渊泉,水质、甘甜与大板井一脉相承,水温却是寒凉入骨。井水清澈见底,可是不管怎样饮取,马上恢复原样,即使是暴雨倾盆,四米水深不变,也从不溢出井沿,小红鱼跟竹节虾在井底玩耍的快活。青石铺就井边,青石围成井栏,青石砌成井壁。井旁古旧老房,被风雨岁月携裹着退去原来的鲜亮,陈色苍茫。井边提水的老人言说,房子是庙产,庙内供奉幽冥王。老人说到此不仅使人想起那冰凉的水温,井口映着碧落那水下可是临着黄泉?又或者幽冥王气息侵染了井水,于是水温寒凉?只是水凉只管凉,邑人游人没有不适感觉,周遭常年饮用井水者诸多高寿之人。诸葛井诸葛井在深巷中,整块巨石雕成双眼状井栏,坚硬的白石被柔软的井绳磨出深深的凹槽,似在诉说着岁月有痕。此井在众多古井中德高望重,是有记载最古老的井。南门桂林街有新井俗称四眼井。四口井栏,井旁有建筑,门楣匾额《水晶宫》,供奉着新井的龙君。建筑恢宏的东城迎晖门旁有醴泉,又名东井,建于元代,至今水量丰沛。晨曦、将晚中菜农们进城卖菜要经过东井,一般会在此小憩。再次启程前,菜农们打来井水,一桶桶水泼到青菜上,逢着那日采摘的是薄荷,街巷空气中浮动着辛香洁爽的味道久久不散,麻石块路上水渍无踪,过路的游人还要抽抽鼻子:“醒脑提神是薄荷。”一声轻笑、一街清净。被邑人爱称为井中美人的东福井,俏立东林寺街,整块巨石雕刻成三眼中空井栏,流畅圆润,井石又被井绳亲抚,磨痕均匀分布,像是盛开的青石花。最美丽的是在月圆之夜,井水倒映明月,冰轮十盘天上人间、人间天上。谢家大院有着建水最美的门楼,光影之下飞檐挑角内“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深处藏着谢家井。寻井人会在井边邂逅一古稀妇人,晨时取水常年无改、风雨无阻,妇人腰身依然柔韧,说起做新媳妇时开始挑水,那面上就有了几分羞怯。担水谢家门楼深巷街瞿中的水井,不期而至闯入眼睛,各各身世不凡、年头悠长,井边湿漉漉的青石、水渍洇染的青石墨色的洗衣槽,诉说着她尚在为邑人服役,未有些微懈怠。井水,滋养着建水人的生命,澄明着建水人的神气,若是把建水的古井比作人体的心脏,血脉就是城外诸多古老江河。晚霞河多,桥就多。绝美双龙桥横亘在泸江河和塌冲河交汇处的水面上,因两河犹如双龙盘曲而得名,与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南北相望,犹如兄弟。桥下现为应天湖,河已改道。桥,十七孔洞,两座桥亭,宛若霓虹飞卧,桥亭的飞檐翘角上悬挂铁马风铃,晨光熹微、暮色四合有风过,铃儿声似天外传来仙乐叮咚。朝霞夕阳日日与桥相拥,红日把桥面或染成金色或涂成嫣红。太阳将出前、夕阳西沉后水面火红或艳黄倒映着天上霞云,间或之一角漏出一方蓝天,色彩失真至像是油彩重笔涂抹,是世间少有美景。清晨,待日出后,彩霞隐没,桥洞的另一面,湖水却像是比近处的水面高出一些,更多的金色水波粼粼生辉,金光中的桥洞,像是通往另一处世界的神秘之门。天缘桥天缘桥内供奉观音的彝族老妈妈城东十公里处泸江河上天缘桥,造型罕见呈S形,建有重檐亭阁一座,覆以八角赞尖顶,桥上有隐约仙人脚印,故邑人呼其为仙人桥。传说建桥时有百名能工巧匠参与施工,但每每用餐时只有九十九人,众匠人不解其故,待桥建好后,发现青石上不同于凡人的足迹,工匠们恍然却原来是仙人神助。桥上消闲的村人指点桥面石上的脚印,说着老辈人口传的神话故事。桥亭内东侧立天缘桥碑、碑记,临安知府栗尔璋提并书并文,字迹大气磅礴绝美无俦,碑文黄绢幼妇。两方石碑中间石制神龛雕刻技艺精湛,始建时供奉观音像,一口声音远悠的大钟悬于神龛中,可惜神像、大钟全部失踪,只留下悬挂大钟的铁钩。铁钩下是一块形状奇特的石头,权且替代神像,业已被祈福的人贴满金银纸。对面圆形神龛内有过韦陀菩萨像,现下是空空荡荡。亭阁藻井正中绘有太极图,四周围绕着八仙法器,另有梅兰竹菊四君子图画、唐宋诗词文字。三眼桥洞正中位置石雕龙头,另一面雕有龙尾,还曾铸有金牛金剑,早年间被盗。桥头两只狮子,一只残破一只无踪,无踪的石狮是拖拉机上坡时熄火倒车撞毁,石狮内藏着的金砖现世后立时三刻不翼而飞,肇事逃逸的拖拉机也不知归何处所有,几十年前的无头公案一件。桥亭四角曾悬铁马风铃已失踪,悬挂飞铃的铁圈睁着的眼眶在寻找着遗失的眸子。桥南有碑亭,内有七座碑刻,托金石记录了当年建桥始末。令人惊异的是雍正时人,早已有环保意识,乡规民约上有明确的保护环境的文字。桥建于雍正六年,曾经的官道,建国后的国道,经过三百年的马踏车压,依然坚固如初。乡会桥乡会桥建造于清嘉庆年间,当时乡试会考的地方,建水文化底蕴可见一斑,现已危桥,纪念石碑破碎,碑文尚有一半可见,砖块泥土遍地,周围荆棘野草丛生,亟待保护。两桥似避世高人,离群索居,冷冽立于郊外,人来不喜人散不悲,一任风雨雾霭加身与阡陌相依。有名号跟连名字都没有的拱桥、平桥散落乡间古道,年逾百岁尚是稚子,机动车轰鸣而过毫无犹豫怜惜之色。桥旁烟火袅起,那是烧纸烧元宝,燃手工香烛,另有碗筷齐全,食物多样,却是邑人们在供奉桥神。敬桥神建水县的井边供奉井龙王,有宫殿房舍,也有就近墙上挖出坑垌,不管是豪华还是简陋,有井即供奉井龙王,唯一例外的是小节井神祇是幽冥王,大概邑人们怕两位神仙闹不和,没有井龙王的神位。桥上却没有桥神的神位,就是有也会在文革中被毁坏。但是邑人们没有忘记桥神的功绩恩惠,桥头的供奉烟火日日不绝。双龙桥到底有些特别,每年有三次大的祭桥神活动,日常敬桥神的人也会比别处多好些。荷田建水的农田多为水田,“连天荷叶无穷碧”的荷花,占了田地大部,间或种植着草芽、茨菇。宋人周敦颐有《爱莲说》,清人张潮作《幽梦影》中:“凡花色之娇媚者,多不甚香;瓣之千层者,多不结实。甚矣!全才之难也。兼之者,其惟莲乎!”文人殷日戒评说:“花叶根实无所不空,亦无不适于用,莲则全有德者也。”说的皆是荷的容貌、品德,而此荷不单单是清雅的、是高贵的、是谦和君子,更是经济作物。花瓣、莲蓬、莲子、嫩叶、莲藕皆可食用。荷,不管农家眼里的油盐柴米酱醋茶,还有旅人眼里的书画琴棋诗酒花,这株自远古而来的人类祖先果腹的食物,一望无边的根植于建水的土地,饱满邑人钱囊,美丽路人心身。荷农田地劳作,推动藕船种下青莲。不过月余,一张张叶子把方块水田覆盖,此刻看不到泥土颜色,广袤红土地一派浓翠,蓝天绿地间鹭鸶优雅飞过。无声旷野突然响起的喧嚣声却是不同种群的鸟儿们掐架了,许是两鸟争夺一朵荷苞,许是伊们发现莲蓬中藏着的嫩莲子于是众鸟抢食。劳作摄影/徐其锋藏羞摄影/徐其锋荷还是荷,只是此荷少了一丝柔婉文静,多了野性跳脱。玉立的水田的荷,婷婷如诗,且如那白居易的诗,智慧、清高、奇特,不饰容止,枝枝说着乡野荷的清旷天然。从杨万里诗里飞越重重时光的蜻蜓,在带着露珠儿的小荷上盈盈一立,不带一刻被隐于荷叶中的土色草帽惊飞,而隐藏更深的泥土下莲藕在荷农殷殷抚摸中悄悄长大,如同孩童白胖小手臂般的藕们见到天光后,怀着满腹玲珑孔、一腔通透心,去往远处为劳作辛苦农人换回生计银两。相传唐尧时有老人击壤而歌:“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何有于我哉?”可否是唐尧老人自上古将此歌根植于建水人心灵最深处,芸芸百姓以歌为训安静生活着。建水水太甜,三角梅太艳,小调太乡土,豆腐太舌尖,草芽太独孤,寺庙太幽谧,古桥太繁多,井泉太清冽。建水——见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文字:赵艳青摄影:赵艳青徐其锋初识建水大约是从一把草芽、一方豆腐、一条憨沙莜开始。草芽又名象牙菜,独一无二的别无他处种植的蔬菜;建水豆腐,《舌尖上的中国》累牍介绍;建水沙莜,香糯甜软,汤镬烹之糖汁横流,坊间传说乾隆帝食后赞:“真云南参也。”城中老人们傲言建水的诸多特色物产,会在介绍结束语中重重的说上一句:“水好!”双龙桥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又名临安府,城内城外水光潋滟。城中水井遍布,井围各色样貌,水质各不相让。关于井的对联:“龙井红井诸葛井,醴泉渊泉溥博泉。”说的是最著名的几眼水井。溥博泉大阪井西城清远门一带有明代的溥博泉俗称大阪井,井边香炉里青烟袅袅供奉着井龙王,香炉前按时定节敬献果品菜蔬。《云南通志》载“水洁味甘,供全城之饮”。民间又有“水味之美,甲于全滇”之说,是民众们誉封的滇南第一井。古城临安的清晨是在“西-门-水!”涟漪荡开的卖水吆喝声里悠悠醒来。邑人井边扁担担水,更有机动车们大小水桶取水,晨、昏时井旁颇为拥挤,午间妇人们提水就地浣衣,井中鱼儿摇头摆尾很得意。距西门路远的人家晨起买井水是日常事,马蹄哒哒的水车穿大街走小巷。大阪井对面有间豆腐坊,老远就闻到空气的豆腐香,坊内女工们嘴上不闲手上更是麻溜,芊指下方块豆腐雪玉可爱,挤在木盘中颤颤巍巍,似乎下一刻的要跳出来。建水豆腐是要烤的!街瞿里巷的烤豆腐自凌晨至午夜,一盆炭火一双筷子,方形烤架上,堆满了水豆腐、毛豆腐,摊前围满了食客,古临安市井标志景。距大阪井不远处小节井名渊泉,水质、甘甜与大板井一脉相承,水温却是寒凉入骨。井水清澈见底,可是不管怎样饮取,马上恢复原样,即使是暴雨倾盆,四米水深不变,也从不溢出井沿,小红鱼跟竹节虾在井底玩耍的快活。青石铺就井边,青石围成井栏,青石砌成井壁。井旁古旧老房,被风雨岁月携裹着退去原来的鲜亮,陈色苍茫。井边提水的老人言说,房子是庙产,庙内供奉幽冥王。老人说到此不仅使人想起那冰凉的水温,井口映着碧落那水下可是临着黄泉?又或者幽冥王气息侵染了井水,于是水温寒凉?只是水凉只管凉,邑人游人没有不适感觉,周遭常年饮用井水者诸多高寿之人。诸葛井诸葛井在深巷中,整块巨石雕成双眼状井栏,坚硬的白石被柔软的井绳磨出深深的凹槽,似在诉说着岁月有痕。此井在众多古井中德高望重,是有记载最古老的井。南门桂林街有新井俗称四眼井。四口井栏,井旁有建筑,门楣匾额《水晶宫》,供奉着新井的龙君。建筑恢宏的东城迎晖门旁有醴泉,又名东井,建于元代,至今水量丰沛。晨曦、将晚中菜农们进城卖菜要经过东井,一般会在此小憩。再次启程前,菜农们打来井水,一桶桶水泼到青菜上,逢着那日采摘的是薄荷,街巷空气中浮动着辛香洁爽的味道久久不散,麻石块路上水渍无踪,过路的游人还要抽抽鼻子:“醒脑提神是薄荷。”一声轻笑、一街清净。被邑人爱称为井中美人的东福井,俏立东林寺街,整块巨石雕刻成三眼中空井栏,流畅圆润,井石又被井绳亲抚,磨痕均匀分布,像是盛开的青石花。最美丽的是在月圆之夜,井水倒映明月,冰轮十盘天上人间、人间天上。谢家大院有着建水最美的门楼,光影之下飞檐挑角内“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深处藏着谢家井。寻井人会在井边邂逅一古稀妇人,晨时取水常年无改、风雨无阻,妇人腰身依然柔韧,说起做新媳妇时开始挑水,那面上就有了几分羞怯。担水谢家门楼深巷街瞿中的水井,不期而至闯入眼睛,各各身世不凡、年头悠长,井边湿漉漉的青石、水渍洇染的青石墨色的洗衣槽,诉说着她尚在为邑人服役,未有些微懈怠。井水,滋养着建水人的生命,澄明着建水人的神气,若是把建水的古井比作人体的心脏,血脉就是城外诸多古老江河。晚霞河多,桥就多。绝美双龙桥横亘在泸江河和塌冲河交汇处的水面上,因两河犹如双龙盘曲而得名,与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南北相望,犹如兄弟。桥下现为应天湖,河已改道。桥,十七孔洞,两座桥亭,宛若霓虹飞卧,桥亭的飞檐翘角上悬挂铁马风铃,晨光熹微、暮色四合有风过,铃儿声似天外传来仙乐叮咚。朝霞夕阳日日与桥相拥,红日把桥面或染成金色或涂成嫣红。太阳将出前、夕阳西沉后水面火红或艳黄倒映着天上霞云,间或之一角漏出一方蓝天,色彩失真至像是油彩重笔涂抹,是世间少有美景。清晨,待日出后,彩霞隐没,桥洞的另一面,湖水却像是比近处的水面高出一些,更多的金色水波粼粼生辉,金光中的桥洞,像是通往另一处世界的神秘之门。天缘桥天缘桥内供奉观音的彝族老妈妈城东十公里处泸江河上天缘桥,造型罕见呈S形,建有重檐亭阁一座,覆以八角赞尖顶,桥上有隐约仙人脚印,故邑人呼其为仙人桥。传说建桥时有百名能工巧匠参与施工,但每每用餐时只有九十九人,众匠人不解其故,待桥建好后,发现青石上不同于凡人的足迹,工匠们恍然却原来是仙人神助。桥上消闲的村人指点桥面石上的脚印,说着老辈人口传的神话故事。桥亭内东侧立天缘桥碑、碑记,临安知府栗尔璋提并书并文,字迹大气磅礴绝美无俦,碑文黄绢幼妇。两方石碑中间石制神龛雕刻技艺精湛,始建时供奉观音像,一口声音远悠的大钟悬于神龛中,可惜神像、大钟全部失踪,只留下悬挂大钟的铁钩。铁钩下是一块形状奇特的石头,权且替代神像,业已被祈福的人贴满金银纸。对面圆形神龛内有过韦陀菩萨像,现下是空空荡荡。亭阁藻井正中绘有太极图,四周围绕着八仙法器,另有梅兰竹菊四君子图画、唐宋诗词文字。三眼桥洞正中位置石雕龙头,另一面雕有龙尾,还曾铸有金牛金剑,早年间被盗。桥头两只狮子,一只残破一只无踪,无踪的石狮是拖拉机上坡时熄火倒车撞毁,石狮内藏着的金砖现世后立时三刻不翼而飞,肇事逃逸的拖拉机也不知归何处所有,几十年前的无头公案一件。桥亭四角曾悬铁马风铃已失踪,悬挂飞铃的铁圈睁着的眼眶在寻找着遗失的眸子。桥南有碑亭,内有七座碑刻,托金石记录了当年建桥始末。令人惊异的是雍正时人,早已有环保意识,乡规民约上有明确的保护环境的文字。桥建于雍正六年,曾经的官道,建国后的国道,经过三百年的马踏车压,依然坚固如初。乡会桥乡会桥建造于清嘉庆年间,当时乡试会考的地方,建水文化底蕴可见一斑,现已危桥,纪念石碑破碎,碑文尚有一半可见,砖块泥土遍地,周围荆棘野草丛生,亟待保护。两桥似避世高人,离群索居,冷冽立于郊外,人来不喜人散不悲,一任风雨雾霭加身与阡陌相依。有名号跟连名字都没有的拱桥、平桥散落乡间古道,年逾百岁尚是稚子,机动车轰鸣而过毫无犹豫怜惜之色。桥旁烟火袅起,那是烧纸烧元宝,燃手工香烛,另有碗筷齐全,食物多样,却是邑人们在供奉桥神。敬桥神建水县的井边供奉井龙王,有宫殿房舍,也有就近墙上挖出坑垌,不管是豪华还是简陋,有井即供奉井龙王,唯一例外的是小节井神祇是幽冥王,大概邑人们怕两位神仙闹不和,没有井龙王的神位。桥上却没有桥神的神位,就是有也会在文革中被毁坏。但是邑人们没有忘记桥神的功绩恩惠,桥头的供奉烟火日日不绝。双龙桥到底有些特别,每年有三次大的祭桥神活动,日常敬桥神的人也会比别处多好些。荷田建水的农田多为水田,“连天荷叶无穷碧”的荷花,占了田地大部,间或种植着草芽、茨菇。宋人周敦颐有《爱莲说》,清人张潮作《幽梦影》中:“凡花色之娇媚者,多不甚香;瓣之千层者,多不结实。甚矣!全才之难也。兼之者,其惟莲乎!”文人殷日戒评说:“花叶根实无所不空,亦无不适于用,莲则全有德者也。”说的皆是荷的容貌、品德,而此荷不单单是清雅的、是高贵的、是谦和君子,更是经济作物。花瓣、莲蓬、莲子、嫩叶、莲藕皆可食用。荷,不管农家眼里的油盐柴米酱醋茶,还有旅人眼里的书画琴棋诗酒花,这株自远古而来的人类祖先果腹的食物,一望无边的根植于建水的土地,饱满邑人钱囊,美丽路人心身。荷农田地劳作,推动藕船种下青莲。不过月余,一张张叶子把方块水田覆盖,此刻看不到泥土颜色,广袤红土地一派浓翠,蓝天绿地间鹭鸶优雅飞过。无声旷野突然响起的喧嚣声却是不同种群的鸟儿们掐架了,许是两鸟争夺一朵荷苞,许是伊们发现莲蓬中藏着的嫩莲子于是众鸟抢食。劳作摄影/徐其锋藏羞摄影/徐其锋荷还是荷,只是此荷少了一丝柔婉文静,多了野性跳脱。玉立的水田的荷,婷婷如诗,且如那白居易的诗,智慧、清高、奇特,不饰容止,枝枝说着乡野荷的清旷天然。从杨万里诗里飞越重重时光的蜻蜓,在带着露珠儿的小荷上盈盈一立,不带一刻被隐于荷叶中的土色草帽惊飞,而隐藏更深的泥土下莲藕在荷农殷殷抚摸中悄悄长大,如同孩童白胖小手臂般的藕们见到天光后,怀着满腹玲珑孔、一腔通透心,去往远处为劳作辛苦农人换回生计银两。相传唐尧时有老人击壤而歌:“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何有于我哉?”可否是唐尧老人自上古将此歌根植于建水人心灵最深处,芸芸百姓以歌为训安静生活着。建水水太甜,三角梅太艳,小调太乡土,豆腐太舌尖,草芽太独孤,寺庙太幽谧,古桥太繁多,井泉太清冽。建水——见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文字:赵艳青摄影:赵艳青徐其锋初识建水大约是从一把草芽、一方豆腐、一条憨沙莜开始。草芽又名象牙菜,独一无二的别无他处种植的蔬菜;建水豆腐,《舌尖上的中国》累牍介绍;建水沙莜,香糯甜软,汤镬烹之糖汁横流,坊间传说乾隆帝食后赞:“真云南参也。”城中老人们傲言建水的诸多特色物产,会在介绍结束语中重重的说上一句:“水好!”双龙桥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又名临安府,城内城外水光潋滟。城中水井遍布,井围各色样貌,水质各不相让。关于井的对联:“龙井红井诸葛井,醴泉渊泉溥博泉。”说的是最著名的几眼水井。溥博泉大阪井西城清远门一带有明代的溥博泉俗称大阪井,井边香炉里青烟袅袅供奉着井龙王,香炉前按时定节敬献果品菜蔬。《云南通志》载“水洁味甘,供全城之饮”。民间又有“水味之美,甲于全滇”之说,是民众们誉封的滇南第一井。古城临安的清晨是在“西-门-水!”涟漪荡开的卖水吆喝声里悠悠醒来。邑人井边扁担担水,更有机动车们大小水桶取水,晨、昏时井旁颇为拥挤,午间妇人们提水就地浣衣,井中鱼儿摇头摆尾很得意。距西门路远的人家晨起买井水是日常事,马蹄哒哒的水车穿大街走小巷。大阪井对面有间豆腐坊,老远就闻到空气的豆腐香,坊内女工们嘴上不闲手上更是麻溜,芊指下方块豆腐雪玉可爱,挤在木盘中颤颤巍巍,似乎下一刻的要跳出来。建水豆腐是要烤的!街瞿里巷的烤豆腐自凌晨至午夜,一盆炭火一双筷子,方形烤架上,堆满了水豆腐、毛豆腐,摊前围满了食客,古临安市井标志景。距大阪井不远处小节井名渊泉,水质、甘甜与大板井一脉相承,水温却是寒凉入骨。井水清澈见底,可是不管怎样饮取,马上恢复原样,即使是暴雨倾盆,四米水深不变,也从不溢出井沿,小红鱼跟竹节虾在井底玩耍的快活。青石铺就井边,青石围成井栏,青石砌成井壁。井旁古旧老房,被风雨岁月携裹着退去原来的鲜亮,陈色苍茫。井边提水的老人言说,房子是庙产,庙内供奉幽冥王。老人说到此不仅使人想起那冰凉的水温,井口映着碧落那水下可是临着黄泉?又或者幽冥王气息侵染了井水,于是水温寒凉?只是水凉只管凉,邑人游人没有不适感觉,周遭常年饮用井水者诸多高寿之人。诸葛井诸葛井在深巷中,整块巨石雕成双眼状井栏,坚硬的白石被柔软的井绳磨出深深的凹槽,似在诉说着岁月有痕。此井在众多古井中德高望重,是有记载最古老的井。南门桂林街有新井俗称四眼井。四口井栏,井旁有建筑,门楣匾额《水晶宫》,供奉着新井的龙君。建筑恢宏的东城迎晖门旁有醴泉,又名东井,建于元代,至今水量丰沛。晨曦、将晚中菜农们进城卖菜要经过东井,一般会在此小憩。再次启程前,菜农们打来井水,一桶桶水泼到青菜上,逢着那日采摘的是薄荷,街巷空气中浮动着辛香洁爽的味道久久不散,麻石块路上水渍无踪,过路的游人还要抽抽鼻子:“醒脑提神是薄荷。”一声轻笑、一街清净。被邑人爱称为井中美人的东福井,俏立东林寺街,整块巨石雕刻成三眼中空井栏,流畅圆润,井石又被井绳亲抚,磨痕均匀分布,像是盛开的青石花。最美丽的是在月圆之夜,井水倒映明月,冰轮十盘天上人间、人间天上。谢家大院有着建水最美的门楼,光影之下飞檐挑角内“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深处藏着谢家井。寻井人会在井边邂逅一古稀妇人,晨时取水常年无改、风雨无阻,妇人腰身依然柔韧,说起做新媳妇时开始挑水,那面上就有了几分羞怯。担水谢家门楼深巷街瞿中的水井,不期而至闯入眼睛,各各身世不凡、年头悠长,井边湿漉漉的青石、水渍洇染的青石墨色的洗衣槽,诉说着她尚在为邑人服役,未有些微懈怠。井水,滋养着建水人的生命,澄明着建水人的神气,若是把建水的古井比作人体的心脏,血脉就是城外诸多古老江河。晚霞河多,桥就多。绝美双龙桥横亘在泸江河和塌冲河交汇处的水面上,因两河犹如双龙盘曲而得名,与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南北相望,犹如兄弟。桥下现为应天湖,河已改道。桥,十七孔洞,两座桥亭,宛若霓虹飞卧,桥亭的飞檐翘角上悬挂铁马风铃,晨光熹微、暮色四合有风过,铃儿声似天外传来仙乐叮咚。朝霞夕阳日日与桥相拥,红日把桥面或染成金色或涂成嫣红。太阳将出前、夕阳西沉后水面火红或艳黄倒映着天上霞云,间或之一角漏出一方蓝天,色彩失真至像是油彩重笔涂抹,是世间少有美景。清晨,待日出后,彩霞隐没,桥洞的另一面,湖水却像是比近处的水面高出一些,更多的金色水波粼粼生辉,金光中的桥洞,像是通往另一处世界的神秘之门。天缘桥天缘桥内供奉观音的彝族老妈妈城东十公里处泸江河上天缘桥,造型罕见呈S形,建有重檐亭阁一座,覆以八角赞尖顶,桥上有隐约仙人脚印,故邑人呼其为仙人桥。传说建桥时有百名能工巧匠参与施工,但每每用餐时只有九十九人,众匠人不解其故,待桥建好后,发现青石上不同于凡人的足迹,工匠们恍然却原来是仙人神助。桥上消闲的村人指点桥面石上的脚印,说着老辈人口传的神话故事。桥亭内东侧立天缘桥碑、碑记,临安知府栗尔璋提并书并文,字迹大气磅礴绝美无俦,碑文黄绢幼妇。两方石碑中间石制神龛雕刻技艺精湛,始建时供奉观音像,一口声音远悠的大钟悬于神龛中,可惜神像、大钟全部失踪,只留下悬挂大钟的铁钩。铁钩下是一块形状奇特的石头,权且替代神像,业已被祈福的人贴满金银纸。对面圆形神龛内有过韦陀菩萨像,现下是空空荡荡。亭阁藻井正中绘有太极图,四周围绕着八仙法器,另有梅兰竹菊四君子图画、唐宋诗词文字。三眼桥洞正中位置石雕龙头,另一面雕有龙尾,还曾铸有金牛金剑,早年间被盗。桥头两只狮子,一只残破一只无踪,无踪的石狮是拖拉机上坡时熄火倒车撞毁,石狮内藏着的金砖现世后立时三刻不翼而飞,肇事逃逸的拖拉机也不知归何处所有,几十年前的无头公案一件。桥亭四角曾悬铁马风铃已失踪,悬挂飞铃的铁圈睁着的眼眶在寻找着遗失的眸子。桥南有碑亭,内有七座碑刻,托金石记录了当年建桥始末。令人惊异的是雍正时人,早已有环保意识,乡规民约上有明确的保护环境的文字。桥建于雍正六年,曾经的官道,建国后的国道,经过三百年的马踏车压,依然坚固如初。乡会桥乡会桥建造于清嘉庆年间,当时乡试会考的地方,建水文化底蕴可见一斑,现已危桥,纪念石碑破碎,碑文尚有一半可见,砖块泥土遍地,周围荆棘野草丛生,亟待保护。两桥似避世高人,离群索居,冷冽立于郊外,人来不喜人散不悲,一任风雨雾霭加身与阡陌相依。有名号跟连名字都没有的拱桥、平桥散落乡间古道,年逾百岁尚是稚子,机动车轰鸣而过毫无犹豫怜惜之色。桥旁烟火袅起,那是烧纸烧元宝,燃手工香烛,另有碗筷齐全,食物多样,却是邑人们在供奉桥神。敬桥神建水县的井边供奉井龙王,有宫殿房舍,也有就近墙上挖出坑垌,不管是豪华还是简陋,有井即供奉井龙王,唯一例外的是小节井神祇是幽冥王,大概邑人们怕两位神仙闹不和,没有井龙王的神位。桥上却没有桥神的神位,就是有也会在文革中被毁坏。但是邑人们没有忘记桥神的功绩恩惠,桥头的供奉烟火日日不绝。双龙桥到底有些特别,每年有三次大的祭桥神活动,日常敬桥神的人也会比别处多好些。荷田建水的农田多为水田,“连天荷叶无穷碧”的荷花,占了田地大部,间或种植着草芽、茨菇。宋人周敦颐有《爱莲说》,清人张潮作《幽梦影》中:“凡花色之娇媚者,多不甚香;瓣之千层者,多不结实。甚矣!全才之难也。兼之者,其惟莲乎!”文人殷日戒评说:“花叶根实无所不空,亦无不适于用,莲则全有德者也。”说的皆是荷的容貌、品德,而此荷不单单是清雅的、是高贵的、是谦和君子,更是经济作物。花瓣、莲蓬、莲子、嫩叶、莲藕皆可食用。荷,不管农家眼里的油盐柴米酱醋茶,还有旅人眼里的书画琴棋诗酒花,这株自远古而来的人类祖先果腹的食物,一望无边的根植于建水的土地,饱满邑人钱囊,美丽路人心身。荷农田地劳作,推动藕船种下青莲。不过月余,一张张叶子把方块水田覆盖,此刻看不到泥土颜色,广袤红土地一派浓翠,蓝天绿地间鹭鸶优雅飞过。无声旷野突然响起的喧嚣声却是不同种群的鸟儿们掐架了,许是两鸟争夺一朵荷苞,许是伊们发现莲蓬中藏着的嫩莲子于是众鸟抢食。劳作摄影/徐其锋藏羞摄影/徐其锋荷还是荷,只是此荷少了一丝柔婉文静,多了野性跳脱。玉立的水田的荷,婷婷如诗,且如那白居易的诗,智慧、清高、奇特,不饰容止,枝枝说着乡野荷的清旷天然。从杨万里诗里飞越重重时光的蜻蜓,在带着露珠儿的小荷上盈盈一立,不带一刻被隐于荷叶中的土色草帽惊飞,而隐藏更深的泥土下莲藕在荷农殷殷抚摸中悄悄长大,如同孩童白胖小手臂般的藕们见到天光后,怀着满腹玲珑孔、一腔通透心,去往远处为劳作辛苦农人换回生计银两。相传唐尧时有老人击壤而歌:“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何有于我哉?”可否是唐尧老人自上古将此歌根植于建水人心灵最深处,芸芸百姓以歌为训安静生活着。建水水太甜,三角梅太艳,小调太乡土,豆腐太舌尖,草芽太独孤,寺庙太幽谧,古桥太繁多,井泉太清冽。

建水——见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文字:赵艳青摄影:赵艳青徐其锋初识建水大约是从一把草芽、一方豆腐、一条憨沙莜开始。草芽又名象牙菜,独一无二的别无他处种植的蔬菜;建水豆腐,《舌尖上的中国》累牍介绍;建水沙莜,香糯甜软,汤镬烹之糖汁横流,坊间传说乾隆帝食后赞:“真云南参也。”城中老人们傲言建水的诸多特色物产,会在介绍结束语中重重的说上一句:“水好!”双龙桥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又名临安府,城内城外水光潋滟。城中水井遍布,井围各色样貌,水质各不相让。关于井的对联:“龙井红井诸葛井,醴泉渊泉溥博泉。”说的是最著名的几眼水井。溥博泉大阪井西城清远门一带有明代的溥博泉俗称大阪井,井边香炉里青烟袅袅供奉着井龙王,香炉前按时定节敬献果品菜蔬。《云南通志》载“水洁味甘,供全城之饮”。民间又有“水味之美,甲于全滇”之说,是民众们誉封的滇南第一井。古城临安的清晨是在“西-门-水!”涟漪荡开的卖水吆喝声里悠悠醒来。邑人井边扁担担水,更有机动车们大小水桶取水,晨、昏时井旁颇为拥挤,午间妇人们提水就地浣衣,井中鱼儿摇头摆尾很得意。距西门路远的人家晨起买井水是日常事,马蹄哒哒的水车穿大街走小巷。大阪井对面有间豆腐坊,老远就闻到空气的豆腐香,坊内女工们嘴上不闲手上更是麻溜,芊指下方块豆腐雪玉可爱,挤在木盘中颤颤巍巍,似乎下一刻的要跳出来。建水豆腐是要烤的!街瞿里巷的烤豆腐自凌晨至午夜,一盆炭火一双筷子,方形烤架上,堆满了水豆腐、毛豆腐,摊前围满了食客,古临安市井标志景。距大阪井不远处小节井名渊泉,水质、甘甜与大板井一脉相承,水温却是寒凉入骨。井水清澈见底,可是不管怎样饮取,马上恢复原样,即使是暴雨倾盆,四米水深不变,也从不溢出井沿,小红鱼跟竹节虾在井底玩耍的快活。青石铺就井边,青石围成井栏,青石砌成井壁。井旁古旧老房,被风雨岁月携裹着退去原来的鲜亮,陈色苍茫。井边提水的老人言说,房子是庙产,庙内供奉幽冥王。老人说到此不仅使人想起那冰凉的水温,井口映着碧落那水下可是临着黄泉?又或者幽冥王气息侵染了井水,于是水温寒凉?只是水凉只管凉,邑人游人没有不适感觉,周遭常年饮用井水者诸多高寿之人。诸葛井诸葛井在深巷中,整块巨石雕成双眼状井栏,坚硬的白石被柔软的井绳磨出深深的凹槽,似在诉说着岁月有痕。此井在众多古井中德高望重,是有记载最古老的井。南门桂林街有新井俗称四眼井。四口井栏,井旁有建筑,门楣匾额《水晶宫》,供奉着新井的龙君。建筑恢宏的东城迎晖门旁有醴泉,又名东井,建于元代,至今水量丰沛。晨曦、将晚中菜农们进城卖菜要经过东井,一般会在此小憩。再次启程前,菜农们打来井水,一桶桶水泼到青菜上,逢着那日采摘的是薄荷,街巷空气中浮动着辛香洁爽的味道久久不散,麻石块路上水渍无踪,过路的游人还要抽抽鼻子:“醒脑提神是薄荷。”一声轻笑、一街清净。被邑人爱称为井中美人的东福井,俏立东林寺街,整块巨石雕刻成三眼中空井栏,流畅圆润,井石又被井绳亲抚,磨痕均匀分布,像是盛开的青石花。最美丽的是在月圆之夜,井水倒映明月,冰轮十盘天上人间、人间天上。谢家大院有着建水最美的门楼,光影之下飞檐挑角内“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深处藏着谢家井。寻井人会在井边邂逅一古稀妇人,晨时取水常年无改、风雨无阻,妇人腰身依然柔韧,说起做新媳妇时开始挑水,那面上就有了几分羞怯。担水谢家门楼深巷街瞿中的水井,不期而至闯入眼睛,各各身世不凡、年头悠长,井边湿漉漉的青石、水渍洇染的青石墨色的洗衣槽,诉说着她尚在为邑人服役,未有些微懈怠。井水,滋养着建水人的生命,澄明着建水人的神气,若是把建水的古井比作人体的心脏,血脉就是城外诸多古老江河。晚霞河多,桥就多。绝美双龙桥横亘在泸江河和塌冲河交汇处的水面上,因两河犹如双龙盘曲而得名,与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南北相望,犹如兄弟。桥下现为应天湖,河已改道。桥,十七孔洞,两座桥亭,宛若霓虹飞卧,桥亭的飞檐翘角上悬挂铁马风铃,晨光熹微、暮色四合有风过,铃儿声似天外传来仙乐叮咚。朝霞夕阳日日与桥相拥,红日把桥面或染成金色或涂成嫣红。太阳将出前、夕阳西沉后水面火红或艳黄倒映着天上霞云,间或之一角漏出一方蓝天,色彩失真至像是油彩重笔涂抹,是世间少有美景。清晨,待日出后,彩霞隐没,桥洞的另一面,湖水却像是比近处的水面高出一些,更多的金色水波粼粼生辉,金光中的桥洞,像是通往另一处世界的神秘之门。天缘桥天缘桥内供奉观音的彝族老妈妈城东十公里处泸江河上天缘桥,造型罕见呈S形,建有重檐亭阁一座,覆以八角赞尖顶,桥上有隐约仙人脚印,故邑人呼其为仙人桥。传说建桥时有百名能工巧匠参与施工,但每每用餐时只有九十九人,众匠人不解其故,待桥建好后,发现青石上不同于凡人的足迹,工匠们恍然却原来是仙人神助。桥上消闲的村人指点桥面石上的脚印,说着老辈人口传的神话故事。桥亭内东侧立天缘桥碑、碑记,临安知府栗尔璋提并书并文,字迹大气磅礴绝美无俦,碑文黄绢幼妇。两方石碑中间石制神龛雕刻技艺精湛,始建时供奉观音像,一口声音远悠的大钟悬于神龛中,可惜神像、大钟全部失踪,只留下悬挂大钟的铁钩。铁钩下是一块形状奇特的石头,权且替代神像,业已被祈福的人贴满金银纸。对面圆形神龛内有过韦陀菩萨像,现下是空空荡荡。亭阁藻井正中绘有太极图,四周围绕着八仙法器,另有梅兰竹菊四君子图画、唐宋诗词文字。三眼桥洞正中位置石雕龙头,另一面雕有龙尾,还曾铸有金牛金剑,早年间被盗。桥头两只狮子,一只残破一只无踪,无踪的石狮是拖拉机上坡时熄火倒车撞毁,石狮内藏着的金砖现世后立时三刻不翼而飞,肇事逃逸的拖拉机也不知归何处所有,几十年前的无头公案一件。桥亭四角曾悬铁马风铃已失踪,悬挂飞铃的铁圈睁着的眼眶在寻找着遗失的眸子。桥南有碑亭,内有七座碑刻,托金石记录了当年建桥始末。令人惊异的是雍正时人,早已有环保意识,乡规民约上有明确的保护环境的文字。桥建于雍正六年,曾经的官道,建国后的国道,经过三百年的马踏车压,依然坚固如初。乡会桥乡会桥建造于清嘉庆年间,当时乡试会考的地方,建水文化底蕴可见一斑,现已危桥,纪念石碑破碎,碑文尚有一半可见,砖块泥土遍地,周围荆棘野草丛生,亟待保护。两桥似避世高人,离群索居,冷冽立于郊外,人来不喜人散不悲,一任风雨雾霭加身与阡陌相依。有名号跟连名字都没有的拱桥、平桥散落乡间古道,年逾百岁尚是稚子,机动车轰鸣而过毫无犹豫怜惜之色。桥旁烟火袅起,那是烧纸烧元宝,燃手工香烛,另有碗筷齐全,食物多样,却是邑人们在供奉桥神。敬桥神建水县的井边供奉井龙王,有宫殿房舍,也有就近墙上挖出坑垌,不管是豪华还是简陋,有井即供奉井龙王,唯一例外的是小节井神祇是幽冥王,大概邑人们怕两位神仙闹不和,没有井龙王的神位。桥上却没有桥神的神位,就是有也会在文革中被毁坏。但是邑人们没有忘记桥神的功绩恩惠,桥头的供奉烟火日日不绝。双龙桥到底有些特别,每年有三次大的祭桥神活动,日常敬桥神的人也会比别处多好些。荷田建水的农田多为水田,“连天荷叶无穷碧”的荷花,占了田地大部,间或种植着草芽、茨菇。宋人周敦颐有《爱莲说》,清人张潮作《幽梦影》中:“凡花色之娇媚者,多不甚香;瓣之千层者,多不结实。甚矣!全才之难也。兼之者,其惟莲乎!”文人殷日戒评说:“花叶根实无所不空,亦无不适于用,莲则全有德者也。”说的皆是荷的容貌、品德,而此荷不单单是清雅的、是高贵的、是谦和君子,更是经济作物。花瓣、莲蓬、莲子、嫩叶、莲藕皆可食用。荷,不管农家眼里的油盐柴米酱醋茶,还有旅人眼里的书画琴棋诗酒花,这株自远古而来的人类祖先果腹的食物,一望无边的根植于建水的土地,饱满邑人钱囊,美丽路人心身。荷农田地劳作,推动藕船种下青莲。不过月余,一张张叶子把方块水田覆盖,此刻看不到泥土颜色,广袤红土地一派浓翠,蓝天绿地间鹭鸶优雅飞过。无声旷野突然响起的喧嚣声却是不同种群的鸟儿们掐架了,许是两鸟争夺一朵荷苞,许是伊们发现莲蓬中藏着的嫩莲子于是众鸟抢食。劳作摄影/徐其锋藏羞摄影/徐其锋荷还是荷,只是此荷少了一丝柔婉文静,多了野性跳脱。玉立的水田的荷,婷婷如诗,且如那白居易的诗,智慧、清高、奇特,不饰容止,枝枝说着乡野荷的清旷天然。从杨万里诗里飞越重重时光的蜻蜓,在带着露珠儿的小荷上盈盈一立,不带一刻被隐于荷叶中的土色草帽惊飞,而隐藏更深的泥土下莲藕在荷农殷殷抚摸中悄悄长大,如同孩童白胖小手臂般的藕们见到天光后,怀着满腹玲珑孔、一腔通透心,去往远处为劳作辛苦农人换回生计银两。相传唐尧时有老人击壤而歌:“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何有于我哉?”可否是唐尧老人自上古将此歌根植于建水人心灵最深处,芸芸百姓以歌为训安静生活着。建水水太甜,三角梅太艳,小调太乡土,豆腐太舌尖,草芽太独孤,寺庙太幽谧,古桥太繁多,井泉太清冽。建水——见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文字:赵艳青摄影:赵艳青徐其锋初识建水大约是从一把草芽、一方豆腐、一条憨沙莜开始。草芽又名象牙菜,独一无二的别无他处种植的蔬菜;建水豆腐,《舌尖上的中国》累牍介绍;建水沙莜,香糯甜软,汤镬烹之糖汁横流,坊间传说乾隆帝食后赞:“真云南参也。”城中老人们傲言建水的诸多特色物产,会在介绍结束语中重重的说上一句:“水好!”双龙桥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又名临安府,城内城外水光潋滟。城中水井遍布,井围各色样貌,水质各不相让。关于井的对联:“龙井红井诸葛井,醴泉渊泉溥博泉。”说的是最著名的几眼水井。溥博泉大阪井西城清远门一带有明代的溥博泉俗称大阪井,井边香炉里青烟袅袅供奉着井龙王,香炉前按时定节敬献果品菜蔬。《云南通志》载“水洁味甘,供全城之饮”。民间又有“水味之美,甲于全滇”之说,是民众们誉封的滇南第一井。古城临安的清晨是在“西-门-水!”涟漪荡开的卖水吆喝声里悠悠醒来。邑人井边扁担担水,更有机动车们大小水桶取水,晨、昏时井旁颇为拥挤,午间妇人们提水就地浣衣,井中鱼儿摇头摆尾很得意。距西门路远的人家晨起买井水是日常事,马蹄哒哒的水车穿大街走小巷。大阪井对面有间豆腐坊,老远就闻到空气的豆腐香,坊内女工们嘴上不闲手上更是麻溜,芊指下方块豆腐雪玉可爱,挤在木盘中颤颤巍巍,似乎下一刻的要跳出来。建水豆腐是要烤的!街瞿里巷的烤豆腐自凌晨至午夜,一盆炭火一双筷子,方形烤架上,堆满了水豆腐、毛豆腐,摊前围满了食客,古临安市井标志景。距大阪井不远处小节井名渊泉,水质、甘甜与大板井一脉相承,水温却是寒凉入骨。井水清澈见底,可是不管怎样饮取,马上恢复原样,即使是暴雨倾盆,四米水深不变,也从不溢出井沿,小红鱼跟竹节虾在井底玩耍的快活。青石铺就井边,青石围成井栏,青石砌成井壁。井旁古旧老房,被风雨岁月携裹着退去原来的鲜亮,陈色苍茫。井边提水的老人言说,房子是庙产,庙内供奉幽冥王。老人说到此不仅使人想起那冰凉的水温,井口映着碧落那水下可是临着黄泉?又或者幽冥王气息侵染了井水,于是水温寒凉?只是水凉只管凉,邑人游人没有不适感觉,周遭常年饮用井水者诸多高寿之人。诸葛井诸葛井在深巷中,整块巨石雕成双眼状井栏,坚硬的白石被柔软的井绳磨出深深的凹槽,似在诉说着岁月有痕。此井在众多古井中德高望重,是有记载最古老的井。南门桂林街有新井俗称四眼井。四口井栏,井旁有建筑,门楣匾额《水晶宫》,供奉着新井的龙君。建筑恢宏的东城迎晖门旁有醴泉,又名东井,建于元代,至今水量丰沛。晨曦、将晚中菜农们进城卖菜要经过东井,一般会在此小憩。再次启程前,菜农们打来井水,一桶桶水泼到青菜上,逢着那日采摘的是薄荷,街巷空气中浮动着辛香洁爽的味道久久不散,麻石块路上水渍无踪,过路的游人还要抽抽鼻子:“醒脑提神是薄荷。”一声轻笑、一街清净。被邑人爱称为井中美人的东福井,俏立东林寺街,整块巨石雕刻成三眼中空井栏,流畅圆润,井石又被井绳亲抚,磨痕均匀分布,像是盛开的青石花。最美丽的是在月圆之夜,井水倒映明月,冰轮十盘天上人间、人间天上。谢家大院有着建水最美的门楼,光影之下飞檐挑角内“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深处藏着谢家井。寻井人会在井边邂逅一古稀妇人,晨时取水常年无改、风雨无阻,妇人腰身依然柔韧,说起做新媳妇时开始挑水,那面上就有了几分羞怯。担水谢家门楼深巷街瞿中的水井,不期而至闯入眼睛,各各身世不凡、年头悠长,井边湿漉漉的青石、水渍洇染的青石墨色的洗衣槽,诉说着她尚在为邑人服役,未有些微懈怠。井水,滋养着建水人的生命,澄明着建水人的神气,若是把建水的古井比作人体的心脏,血脉就是城外诸多古老江河。晚霞河多,桥就多。绝美双龙桥横亘在泸江河和塌冲河交汇处的水面上,因两河犹如双龙盘曲而得名,与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南北相望,犹如兄弟。桥下现为应天湖,河已改道。桥,十七孔洞,两座桥亭,宛若霓虹飞卧,桥亭的飞檐翘角上悬挂铁马风铃,晨光熹微、暮色四合有风过,铃儿声似天外传来仙乐叮咚。朝霞夕阳日日与桥相拥,红日把桥面或染成金色或涂成嫣红。太阳将出前、夕阳西沉后水面火红或艳黄倒映着天上霞云,间或之一角漏出一方蓝天,色彩失真至像是油彩重笔涂抹,是世间少有美景。清晨,待日出后,彩霞隐没,桥洞的另一面,湖水却像是比近处的水面高出一些,更多的金色水波粼粼生辉,金光中的桥洞,像是通往另一处世界的神秘之门。天缘桥天缘桥内供奉观音的彝族老妈妈城东十公里处泸江河上天缘桥,造型罕见呈S形,建有重檐亭阁一座,覆以八角赞尖顶,桥上有隐约仙人脚印,故邑人呼其为仙人桥。传说建桥时有百名能工巧匠参与施工,但每每用餐时只有九十九人,众匠人不解其故,待桥建好后,发现青石上不同于凡人的足迹,工匠们恍然却原来是仙人神助。桥上消闲的村人指点桥面石上的脚印,说着老辈人口传的神话故事。桥亭内东侧立天缘桥碑、碑记,临安知府栗尔璋提并书并文,字迹大气磅礴绝美无俦,碑文黄绢幼妇。两方石碑中间石制神龛雕刻技艺精湛,始建时供奉观音像,一口声音远悠的大钟悬于神龛中,可惜神像、大钟全部失踪,只留下悬挂大钟的铁钩。铁钩下是一块形状奇特的石头,权且替代神像,业已被祈福的人贴满金银纸。对面圆形神龛内有过韦陀菩萨像,现下是空空荡荡。亭阁藻井正中绘有太极图,四周围绕着八仙法器,另有梅兰竹菊四君子图画、唐宋诗词文字。三眼桥洞正中位置石雕龙头,另一面雕有龙尾,还曾铸有金牛金剑,早年间被盗。桥头两只狮子,一只残破一只无踪,无踪的石狮是拖拉机上坡时熄火倒车撞毁,石狮内藏着的金砖现世后立时三刻不翼而飞,肇事逃逸的拖拉机也不知归何处所有,几十年前的无头公案一件。桥亭四角曾悬铁马风铃已失踪,悬挂飞铃的铁圈睁着的眼眶在寻找着遗失的眸子。桥南有碑亭,内有七座碑刻,托金石记录了当年建桥始末。令人惊异的是雍正时人,早已有环保意识,乡规民约上有明确的保护环境的文字。桥建于雍正六年,曾经的官道,建国后的国道,经过三百年的马踏车压,依然坚固如初。乡会桥乡会桥建造于清嘉庆年间,当时乡试会考的地方,建水文化底蕴可见一斑,现已危桥,纪念石碑破碎,碑文尚有一半可见,砖块泥土遍地,周围荆棘野草丛生,亟待保护。两桥似避世高人,离群索居,冷冽立于郊外,人来不喜人散不悲,一任风雨雾霭加身与阡陌相依。有名号跟连名字都没有的拱桥、平桥散落乡间古道,年逾百岁尚是稚子,机动车轰鸣而过毫无犹豫怜惜之色。桥旁烟火袅起,那是烧纸烧元宝,燃手工香烛,另有碗筷齐全,食物多样,却是邑人们在供奉桥神。敬桥神建水县的井边供奉井龙王,有宫殿房舍,也有就近墙上挖出坑垌,不管是豪华还是简陋,有井即供奉井龙王,唯一例外的是小节井神祇是幽冥王,大概邑人们怕两位神仙闹不和,没有井龙王的神位。桥上却没有桥神的神位,就是有也会在文革中被毁坏。但是邑人们没有忘记桥神的功绩恩惠,桥头的供奉烟火日日不绝。双龙桥到底有些特别,每年有三次大的祭桥神活动,日常敬桥神的人也会比别处多好些。荷田建水的农田多为水田,“连天荷叶无穷碧”的荷花,占了田地大部,间或种植着草芽、茨菇。宋人周敦颐有《爱莲说》,清人张潮作《幽梦影》中:“凡花色之娇媚者,多不甚香;瓣之千层者,多不结实。甚矣!全才之难也。兼之者,其惟莲乎!”文人殷日戒评说:“花叶根实无所不空,亦无不适于用,莲则全有德者也。”说的皆是荷的容貌、品德,而此荷不单单是清雅的、是高贵的、是谦和君子,更是经济作物。花瓣、莲蓬、莲子、嫩叶、莲藕皆可食用。荷,不管农家眼里的油盐柴米酱醋茶,还有旅人眼里的书画琴棋诗酒花,这株自远古而来的人类祖先果腹的食物,一望无边的根植于建水的土地,饱满邑人钱囊,美丽路人心身。荷农田地劳作,推动藕船种下青莲。不过月余,一张张叶子把方块水田覆盖,此刻看不到泥土颜色,广袤红土地一派浓翠,蓝天绿地间鹭鸶优雅飞过。无声旷野突然响起的喧嚣声却是不同种群的鸟儿们掐架了,许是两鸟争夺一朵荷苞,许是伊们发现莲蓬中藏着的嫩莲子于是众鸟抢食。劳作摄影/徐其锋藏羞摄影/徐其锋荷还是荷,只是此荷少了一丝柔婉文静,多了野性跳脱。玉立的水田的荷,婷婷如诗,且如那白居易的诗,智慧、清高、奇特,不饰容止,枝枝说着乡野荷的清旷天然。从杨万里诗里飞越重重时光的蜻蜓,在带着露珠儿的小荷上盈盈一立,不带一刻被隐于荷叶中的土色草帽惊飞,而隐藏更深的泥土下莲藕在荷农殷殷抚摸中悄悄长大,如同孩童白胖小手臂般的藕们见到天光后,怀着满腹玲珑孔、一腔通透心,去往远处为劳作辛苦农人换回生计银两。相传唐尧时有老人击壤而歌:“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何有于我哉?”可否是唐尧老人自上古将此歌根植于建水人心灵最深处,芸芸百姓以歌为训安静生活着。建水水太甜,三角梅太艳,小调太乡土,豆腐太舌尖,草芽太独孤,寺庙太幽谧,古桥太繁多,井泉太清冽。建水——见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文字:赵艳青摄影:赵艳青徐其锋初识建水大约是从一把草芽、一方豆腐、一条憨沙莜开始。草芽又名象牙菜,独一无二的别无他处种植的蔬菜;建水豆腐,《舌尖上的中国》累牍介绍;建水沙莜,香糯甜软,汤镬烹之糖汁横流,坊间传说乾隆帝食后赞:“真云南参也。”城中老人们傲言建水的诸多特色物产,会在介绍结束语中重重的说上一句:“水好!”双龙桥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又名临安府,城内城外水光潋滟。城中水井遍布,井围各色样貌,水质各不相让。关于井的对联:“龙井红井诸葛井,醴泉渊泉溥博泉。”说的是最著名的几眼水井。溥博泉大阪井西城清远门一带有明代的溥博泉俗称大阪井,井边香炉里青烟袅袅供奉着井龙王,香炉前按时定节敬献果品菜蔬。《云南通志》载“水洁味甘,供全城之饮”。民间又有“水味之美,甲于全滇”之说,是民众们誉封的滇南第一井。古城临安的清晨是在“西-门-水!”涟漪荡开的卖水吆喝声里悠悠醒来。邑人井边扁担担水,更有机动车们大小水桶取水,晨、昏时井旁颇为拥挤,午间妇人们提水就地浣衣,井中鱼儿摇头摆尾很得意。距西门路远的人家晨起买井水是日常事,马蹄哒哒的水车穿大街走小巷。大阪井对面有间豆腐坊,老远就闻到空气的豆腐香,坊内女工们嘴上不闲手上更是麻溜,芊指下方块豆腐雪玉可爱,挤在木盘中颤颤巍巍,似乎下一刻的要跳出来。建水豆腐是要烤的!街瞿里巷的烤豆腐自凌晨至午夜,一盆炭火一双筷子,方形烤架上,堆满了水豆腐、毛豆腐,摊前围满了食客,古临安市井标志景。距大阪井不远处小节井名渊泉,水质、甘甜与大板井一脉相承,水温却是寒凉入骨。井水清澈见底,可是不管怎样饮取,马上恢复原样,即使是暴雨倾盆,四米水深不变,也从不溢出井沿,小红鱼跟竹节虾在井底玩耍的快活。青石铺就井边,青石围成井栏,青石砌成井壁。井旁古旧老房,被风雨岁月携裹着退去原来的鲜亮,陈色苍茫。井边提水的老人言说,房子是庙产,庙内供奉幽冥王。老人说到此不仅使人想起那冰凉的水温,井口映着碧落那水下可是临着黄泉?又或者幽冥王气息侵染了井水,于是水温寒凉?只是水凉只管凉,邑人游人没有不适感觉,周遭常年饮用井水者诸多高寿之人。诸葛井诸葛井在深巷中,整块巨石雕成双眼状井栏,坚硬的白石被柔软的井绳磨出深深的凹槽,似在诉说着岁月有痕。此井在众多古井中德高望重,是有记载最古老的井。南门桂林街有新井俗称四眼井。四口井栏,井旁有建筑,门楣匾额《水晶宫》,供奉着新井的龙君。建筑恢宏的东城迎晖门旁有醴泉,又名东井,建于元代,至今水量丰沛。晨曦、将晚中菜农们进城卖菜要经过东井,一般会在此小憩。再次启程前,菜农们打来井水,一桶桶水泼到青菜上,逢着那日采摘的是薄荷,街巷空气中浮动着辛香洁爽的味道久久不散,麻石块路上水渍无踪,过路的游人还要抽抽鼻子:“醒脑提神是薄荷。”一声轻笑、一街清净。被邑人爱称为井中美人的东福井,俏立东林寺街,整块巨石雕刻成三眼中空井栏,流畅圆润,井石又被井绳亲抚,磨痕均匀分布,像是盛开的青石花。最美丽的是在月圆之夜,井水倒映明月,冰轮十盘天上人间、人间天上。谢家大院有着建水最美的门楼,光影之下飞檐挑角内“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深处藏着谢家井。寻井人会在井边邂逅一古稀妇人,晨时取水常年无改、风雨无阻,妇人腰身依然柔韧,说起做新媳妇时开始挑水,那面上就有了几分羞怯。担水谢家门楼深巷街瞿中的水井,不期而至闯入眼睛,各各身世不凡、年头悠长,井边湿漉漉的青石、水渍洇染的青石墨色的洗衣槽,诉说着她尚在为邑人服役,未有些微懈怠。井水,滋养着建水人的生命,澄明着建水人的神气,若是把建水的古井比作人体的心脏,血脉就是城外诸多古老江河。晚霞河多,桥就多。绝美双龙桥横亘在泸江河和塌冲河交汇处的水面上,因两河犹如双龙盘曲而得名,与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南北相望,犹如兄弟。桥下现为应天湖,河已改道。桥,十七孔洞,两座桥亭,宛若霓虹飞卧,桥亭的飞檐翘角上悬挂铁马风铃,晨光熹微、暮色四合有风过,铃儿声似天外传来仙乐叮咚。朝霞夕阳日日与桥相拥,红日把桥面或染成金色或涂成嫣红。太阳将出前、夕阳西沉后水面火红或艳黄倒映着天上霞云,间或之一角漏出一方蓝天,色彩失真至像是油彩重笔涂抹,是世间少有美景。清晨,待日出后,彩霞隐没,桥洞的另一面,湖水却像是比近处的水面高出一些,更多的金色水波粼粼生辉,金光中的桥洞,像是通往另一处世界的神秘之门。天缘桥天缘桥内供奉观音的彝族老妈妈城东十公里处泸江河上天缘桥,造型罕见呈S形,建有重檐亭阁一座,覆以八角赞尖顶,桥上有隐约仙人脚印,故邑人呼其为仙人桥。传说建桥时有百名能工巧匠参与施工,但每每用餐时只有九十九人,众匠人不解其故,待桥建好后,发现青石上不同于凡人的足迹,工匠们恍然却原来是仙人神助。桥上消闲的村人指点桥面石上的脚印,说着老辈人口传的神话故事。桥亭内东侧立天缘桥碑、碑记,临安知府栗尔璋提并书并文,字迹大气磅礴绝美无俦,碑文黄绢幼妇。两方石碑中间石制神龛雕刻技艺精湛,始建时供奉观音像,一口声音远悠的大钟悬于神龛中,可惜神像、大钟全部失踪,只留下悬挂大钟的铁钩。铁钩下是一块形状奇特的石头,权且替代神像,业已被祈福的人贴满金银纸。对面圆形神龛内有过韦陀菩萨像,现下是空空荡荡。亭阁藻井正中绘有太极图,四周围绕着八仙法器,另有梅兰竹菊四君子图画、唐宋诗词文字。三眼桥洞正中位置石雕龙头,另一面雕有龙尾,还曾铸有金牛金剑,早年间被盗。桥头两只狮子,一只残破一只无踪,无踪的石狮是拖拉机上坡时熄火倒车撞毁,石狮内藏着的金砖现世后立时三刻不翼而飞,肇事逃逸的拖拉机也不知归何处所有,几十年前的无头公案一件。桥亭四角曾悬铁马风铃已失踪,悬挂飞铃的铁圈睁着的眼眶在寻找着遗失的眸子。桥南有碑亭,内有七座碑刻,托金石记录了当年建桥始末。令人惊异的是雍正时人,早已有环保意识,乡规民约上有明确的保护环境的文字。桥建于雍正六年,曾经的官道,建国后的国道,经过三百年的马踏车压,依然坚固如初。乡会桥乡会桥建造于清嘉庆年间,当时乡试会考的地方,建水文化底蕴可见一斑,现已危桥,纪念石碑破碎,碑文尚有一半可见,砖块泥土遍地,周围荆棘野草丛生,亟待保护。两桥似避世高人,离群索居,冷冽立于郊外,人来不喜人散不悲,一任风雨雾霭加身与阡陌相依。有名号跟连名字都没有的拱桥、平桥散落乡间古道,年逾百岁尚是稚子,机动车轰鸣而过毫无犹豫怜惜之色。桥旁烟火袅起,那是烧纸烧元宝,燃手工香烛,另有碗筷齐全,食物多样,却是邑人们在供奉桥神。敬桥神建水县的井边供奉井龙王,有宫殿房舍,也有就近墙上挖出坑垌,不管是豪华还是简陋,有井即供奉井龙王,唯一例外的是小节井神祇是幽冥王,大概邑人们怕两位神仙闹不和,没有井龙王的神位。桥上却没有桥神的神位,就是有也会在文革中被毁坏。但是邑人们没有忘记桥神的功绩恩惠,桥头的供奉烟火日日不绝。双龙桥到底有些特别,每年有三次大的祭桥神活动,日常敬桥神的人也会比别处多好些。荷田建水的农田多为水田,“连天荷叶无穷碧”的荷花,占了田地大部,间或种植着草芽、茨菇。宋人周敦颐有《爱莲说》,清人张潮作《幽梦影》中:“凡花色之娇媚者,多不甚香;瓣之千层者,多不结实。甚矣!全才之难也。兼之者,其惟莲乎!”文人殷日戒评说:“花叶根实无所不空,亦无不适于用,莲则全有德者也。”说的皆是荷的容貌、品德,而此荷不单单是清雅的、是高贵的、是谦和君子,更是经济作物。花瓣、莲蓬、莲子、嫩叶、莲藕皆可食用。荷,不管农家眼里的油盐柴米酱醋茶,还有旅人眼里的书画琴棋诗酒花,这株自远古而来的人类祖先果腹的食物,一望无边的根植于建水的土地,饱满邑人钱囊,美丽路人心身。荷农田地劳作,推动藕船种下青莲。不过月余,一张张叶子把方块水田覆盖,此刻看不到泥土颜色,广袤红土地一派浓翠,蓝天绿地间鹭鸶优雅飞过。无声旷野突然响起的喧嚣声却是不同种群的鸟儿们掐架了,许是两鸟争夺一朵荷苞,许是伊们发现莲蓬中藏着的嫩莲子于是众鸟抢食。劳作摄影/徐其锋藏羞摄影/徐其锋荷还是荷,只是此荷少了一丝柔婉文静,多了野性跳脱。玉立的水田的荷,婷婷如诗,且如那白居易的诗,智慧、清高、奇特,不饰容止,枝枝说着乡野荷的清旷天然。从杨万里诗里飞越重重时光的蜻蜓,在带着露珠儿的小荷上盈盈一立,不带一刻被隐于荷叶中的土色草帽惊飞,而隐藏更深的泥土下莲藕在荷农殷殷抚摸中悄悄长大,如同孩童白胖小手臂般的藕们见到天光后,怀着满腹玲珑孔、一腔通透心,去往远处为劳作辛苦农人换回生计银两。相传唐尧时有老人击壤而歌:“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何有于我哉?”可否是唐尧老人自上古将此歌根植于建水人心灵最深处,芸芸百姓以歌为训安静生活着。建水水太甜,三角梅太艳,小调太乡土,豆腐太舌尖,草芽太独孤,寺庙太幽谧,古桥太繁多,井泉太清冽。

“一路上乘客帮忙找医院、拨打电话,出门在外能遇上他们真的很暖心……”孩子的父亲许先生不停地表示感谢。  乡村振兴,让农村经历前所未有的巨变,一幢幢崭新楼房,精致的景致环绕其中……生活于此,美不可言,也展现了桐乡当下百姓的幸福民生福祉。




(www.55gvb.com_www.55gvb.com-【参与多款】)

附件:

专题推荐


© www.55gvb.com_www.55gvb.com-【参与多款】SEO程序:仅供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 遭遇强风:SpaceX猎鹰重型火箭推迟首次商业发射 今年秋天以后,iTunes的使命可能就要逐渐结束了 二宫和也带玩游戏朋友回家网友争相想打游戏 美两党议员为阿桑奇被捕叫好但也有“另类”声音 上海凤凰总裁:ofo欠款正常回收共享单车今年较健康 公安厅通缉百名涉黑人员最高悬赏10万包括6女性 深市监管动态:对3宗违规行为进行纪律处分 小栗旬星野源首次合作电影挑战昭和未解决事件 黑石将公司性质从合伙制结构转换为公司制盘前涨9% 上海车展:丰田威尔法双擎售80.50万起 中国飞机租赁出售两架额外飞机予CAG 徵召初選?韓國瑜:我必須顧及高雄市民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鲍威尔做得很好但需要降低利率 美国史上最大规模中国留学生OPT挂靠案的清算工作才刚刚… “买下”黑洞的视觉中国道歉了但官网崩了 IMF欧洲部门主管:土耳其需要确保央行“完全独立” 特朗普发了个视频炫耀成就结果被举报了 诺天王退役要去演戏了?权游8给个角色呗! 雅万高铁项目取得重大进展大型盾构机抵达现场 众女星红毯斗艳:热巴大秀好身材,菊姐镭射服惊艳,宋茜似… 血拼之后银行房贷业务转向住房租赁转型成风口 匿名高管:湖人截止日前曾与公牛讨论交易球哥 白泪目了!登热搜的婚礼感人视频原来是演的 苹果誓将节能进行到底开设实验室回收金属材料 五矿资源首3个月铜产量下降10% 直击|杨元庆谈联想智能化转型:比对手更有优势 孙泽洲:嫦娥五号预计今年底发射“探火”将带巡视器 杨紫获粉丝赠可爱玩偶搞笑发问:给我外甥女的吗? 午盘:等待联储会议纪要美股涨跌不一 张云龙乔欣同框发糖“Young5组合”成团出道 美智库描述未来美俄空中大战情景宛若科幻小说 普京:俄土正商议转让S-400以外的俄制武器 全球房价Top10出炉:香港上海深圳北京牵手入围 胡歌新片《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 美两党议员为阿桑奇被捕叫好但也有“另类”声音 直击|支付宝发布刷脸支付新产品将投30亿助商家转型 谁在抬高视觉中国:下掉53亿市值后涨回来近半 名校毕业的她,竟沦落到去英国红灯区做保洁 没有这位90后美女博士,就没有这次黑洞照片 贝爷拍互动版《荒野求生》观众却没有吃鸡的快感 酷派营收连续4年腰斩沦为“杂牌机” 关晓彤回应误伤马思纯:我们还是朋友 科勒与汤普森出轨丑闻后首重聚共庆女儿1岁生日 《复联4》内地预售票房破1亿创国内影史最快纪录 传苹果已放弃建立丹麦Viborg数据中心工人已被遣散 对话华裔宇航员焦立中:梦想是最好的礼物 上海车展亮相捷途X70SEV官图曝光 大连首胜先谢这后卫爆燃读秒门线解围天之骄子! 瑞银:重申青岛啤酒买入评级目标升8.8%至48.88… 许志安“偷腥”港姐亚军黄心颖,双双出轨已2年频频暗送秋… 《甲方乙方2》立项冯小刚方:看到新闻才知道 悲哀!连鲁对决已成反面典型菜鸡互啄赛场成角斗场 劳尔即将成为皇马B队主帅他被视为齐祖接班人 众女星红毯斗艳:热巴大秀好身材,菊姐镭射服惊艳,宋茜似… 阿不都13+7斯托克斯27+12新疆客胜辽宁2-0 里昂:首予比亚迪电子买入评级目标价为19.3港元 曾参与泰国洞穴救援的潜水员在美国洞穴被困 疑虑逐渐消散欧洲要和中国一起做件大事 巴黎大火敲警钟如何保护中国40余万文物建筑? 肖扬去世曾任10年最高法院院长 《毕业旅行之逍遥骑士》正式上映三大看点曝光 日媒:飞行汽车越来越近力争2025年推向实用化 车主称被变相收金融服务费宝马4S店员工:我也被收过 资本策略地产4月15日回购3800万股耗资1627万… 李鹏程:小鹏汽车预计年底完成4万辆汽车交付 名宿警告曼城:热刺周末还会打碎你英超冠军梦 北市公館商圈手機app繳機車停車費今起優惠5元 英国色情网站被要求实施高级年龄验证:7月15日开始 中超正式成亚洲第一联赛亚足联修改排名机制助攻 致敬经典阿斯顿·马丁DBS59官图发布 国安发布对阵建业赛前海报:拼下一场再踏追梦之旅 费雪夺命婴儿床追踪:官方已下架仍有商家在售 阳光纸业执行董事与非执行董事变动 渣打银行:美元被高估现在做多黄金极具吸引力 皇马前锋打硬仗能力太差对阵西甲TOP10只进17球 易立竞和她的《立场》:如何让受访者交出真心? 江淮汽车回应大众收购传言:一直就深化合作进行探讨 香港食环署引入新型捕蚊器以真菌抑制蚊虫生长 林志玲与粉丝挑战二倍速跳舞呼吁关注女性健康 三问奔驰维权事件:服务费进了谁腰包能否三倍赔偿? 苹果高通休战:\"掐架\"两年多全球打了50多场专利官… 门将神级发挥!恒大西班牙足校U17力克鹿岛鹿角 魔术师给湖人留下的烂摊子只需5步就能收拾好 不忍直视!深圳狂输36篮板阿联一人就摘17板 温哥华千元租豪宅不是梦大量业主为避税出租 欧盟同意向英国首相提议推迟脱欧至10月 圆明园遗址公园:衷心祈愿文物都能够远离灾难 夫妻身价300亿,微商“教母”张庭奔赴IPO 大奖赛苏炳添师弟百米惊险夺冠最快女中学生亮相 CPI将延续温和增长态势通胀不会对货币政策构成掣肘 张紫妍证人曾被逼包养:社长说艺人都想跟我交往 日内分析:技术面显露\"凶相\"金价恐再大跌逾20美… 传球给空气!阿杜完美五大囧光想着贝弗利了? 西班牙球迷给武磊留言要当他儿子就为要球衣?|图 小虎队现状:苏有朋陈志朋真是同团不同命! 勇士最担心的事发生了!考辛斯捂腿痛苦倒地 牛仔裤上身穿什么?刘雯秦岚选的这几种最推荐 亚马逊的过去和未来贝索斯都写在股东信上 1.1米男娶1.7米妻子产下7斤女婴不像自己开心哭 艺术家创作卡西莫多流泪插画:世界在拥抱圣母院 剧组因北影节开幕被迫停工陆川气愤:非常不理解 中铝火车脱轨6人遇难村民:当晚听到火车不断鸣笛 恒大战鲁能海报:拱手礼相送盼泰山好汉天河留步 任徐杰:吃“聪明药”不会变聪明可能变傻变抑郁 梁建章:吸附中国城市生育意愿的黑洞——高育儿成本 SEC和马斯克继续商谈向法院申请延期一周解决纠纷 NBA公布本赛季球衣销量排行:詹皇榜首哈登第6 巴萨西甲首发:梅西苏神缺阵巴尔韦德轮换10人 连平:整体大幅度降准的可能性明显降低 纵相:奔驰女车主遇网络暴力是全社会的奇耻大辱 火箭爵士季后赛首轮详细赛程:15日9点半开战 视觉中国全景网络涉嫌虚假陈述无版权售卖违背信披 佳木斯一村民烧荒引发森火过火5公顷当事人被抓 决胜时刻新疆用范子铭单打?阿的江这招看不懂 黄荷娜被曝涉嫌散布非法视频警方已着手开始调查 奈飞新财报核心数据超预期付费用户增速致市场焦虑 中国警察网:警徽及其图案不得用于商标 “996”工作制讨论刷屏可以志同道合但不该制度化 调查组:“袁府”违法占地约54亩未发现“地下宫殿” 网友曝郑秀文16岁青涩简介图偶像一栏填许志安 重返自动驾驶赛道传苹果洽谈激光雷达传感器合作 薇诺娜·瑞德加盟《反美阴谋》讲述另类美国历史 亚泰球迷牙痒痒吗?阿德里安无解传球诠释进攻真核 刘强东口中月入8万快递员就在广州他是怎么做到的? 咸阳2亿被查封资产蹊跷缩水国金房地产公司接盘成谜 李小璐方就网曝离婚书辟谣:假的我们一定会追责 中粮肉食逆市弹升4%内地3月CPI重回“2时代” 新京报评“月薪4千买2万的包”:不是虚荣而是残酷 7000万!皇马18岁妖王身价1年狂涨7倍队内第4 18岁小将400自冲击孙杨王简嘉禾一生之敌神勇 外交部:希望利比亚冲突各方尽快停火缓和紧张局势 一图流|本赛季所有的50+全在这!登哥拿了9次 英内政部:美国要求逮捕阿桑奇是与\"计算机犯罪\"有… Uber提交上市文件前夕竞争对手Lyft股价大跌近1… C罗这番话真让人心疼:妈妈我没能创造奇迹 野村伦敦办公室或大裁员中国市场将成重要收入来源 黄博文:比赛属于塔利斯卡一个人这样赢球太宝贵 大麻合法化成产业兴奋剂市场或将继续“上头”? 血拼!曼联大将血流满面表情包又添震撼版 郭台铭投入初选称:想为台湾年轻人做点事 阿里文娱成立“薪火计划”扶持青年电影人 评论:高速公路服务区才是新零售的下个战场 韩国部署新型相控阵雷达助战机在恶劣天气下着陆 十年统计分析:中国人出行时间增多旅游需求越来越强 多地谋划建设加氢站成本仍比充电站贵3倍 Zoom上市首日大涨72%中国廉价“码农”带来高利润 《祈祷落幕时》发布催泪MV沉重父爱守护一生 途昂CoupeX领衔大众之夜发布5款SUV 纸媒低迷非一日之寒《VOGUE》等康泰纳仕旗下杂志再… 北上资金连续7日净卖出坚守金融抛白酒 周杰伦自侃看不懂英文林书豪贴心翻译引网友爆笑 新iPhone,印度造 张娜拉·朴宝英·林秀晶仙女颜分享韩国女演员冻龄护肤法 中移动开通三沙首个5G基站信号覆盖延伸祖国最南端 3月工业增速大增8.5%一扫五个月来低迷汽车降幅收窄 2019上海车展探馆:轿跑SUV哈弗F7x 索帅:曼联能赢巴萨不需要拿99年奇迹来打鸡血 戛纳公布首批19部主竞赛影片胡歌新片成华语独苗 大脑选手煽动粉丝捏造魏坤琳出轨桑洁证据曝光 杜兰特21分莱特再砍三双勇士惨负灰熊止6连胜 戴姆勒寻求到2021年在奔驰乘用车部门节省60亿欧元成… Uber正式递交IPO文件去年亏损18.5亿美元 比“曹园”还牛的“袁府”调查组已进驻 起底西安利之星幕后老板:奔驰中国董事马来西亚拿督 招银国际:建议买入中信银行目标价5.55港元 比《都挺好》还气人!这剧第一集就打人 富瑞:维持舜宇光学跑输大市评级目标价70港元 只要3位数就能和娜比做同龄人泫雅Kaia都在偷偷穿 罗永浩创业新方向来了:电子烟品牌或命名为“小野” 高估值与高增速背后Zscaler的吸引或“致命”? 章莹颖案三份重要文件被解封辩方将重点移至量刑 国管公积金新政正式执行这些政策有调整 WEETOKxNYIS在线讲座–CPT/OPT/H… 詹姆斯C罗告诉你:篮球足球不是一个人的运动 法检方:巴黎圣母院火灾是意外起火一消防员受伤 黄卓:鼓励和引导传统金融机构进行数字化转型 亚马逊智能音箱有千人监听团队曾听到性侵案 苹果被告了因为隐瞒这事 张云龙乔欣同框发糖“Young5组合”成团出道 全新保时捷911Targa无伪谍照曝光 北檢分案偵辦醫院達文西手術涉A錢弊端 前国家领导人肖像被出售全景网络:没版权不妨碍 西安奔驰车主维权:收到威胁信息严重影响个人生活 远景集团懂特斯拉的电池焦虑:它正为全球提供动力 瑞银:首予恒隆地产买入评级目标价25港元 蔚来ES8星云紫车型5月1日开放预定 3月开户飙升100%:1.5亿投资者聚首A股私募指明… Uber一次性发3亿美元“慰问金”但司机们会买账吗? 卡特:中国走在前面因为我们花了太多钱打仗 奥斯卡影帝状告悉尼某报诽谤案胜诉获赔85万澳元 国际奥委会拨款50万欧帮助法国修复巴黎圣母院 继伟缺席训练郭士强:他有些感冒晚上会出战 美网红女议员退出Facebook称社交媒体是\"健康… 富国银行下调净利息收入预期股价急转直下收跌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