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sss050.com_www.sss050.com-【软件开发】:“神药”风波一年后广告再被停播莎普爱思剑走偏锋

www.sss050.com_www.sss050.com-【软件开发】

2019-06-26 10:21:33

字体:标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藤网临雅江 度桥蹑半空 ——记德兴藤网桥|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藤网桥是居住在西藏墨脱县的门巴族和珞巴族民众用珞渝地区生长的白藤编制而成的桥梁,受蜘蛛织网的启发,分别用粗藤和细藤编织成经纬线,外形呈管网状,故名藤网桥。德兴藤网桥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墨脱县驻地以西的德兴乡境内,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离江面50多米,桥长150余米,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是历史上当地民众横渡雅鲁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兴藤网桥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伟、最状观的网桥之一,桥的位置选择、造桥的原料和编织技艺等方面,都显示了当地民众惊人的文化创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桥艺术的最高水平。德兴藤网桥正依靠其独有的特色和无尽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悠久的历史——三百年的沉淀藤网桥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山南、林芝地区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据80年代初国家民委编写的出版物,珞巴族数量已超过30万,根据人口自然增长情况,目前总人口约60万。其中处于我国实际控制区内仅有2300余人,其余处在印占区无法详细统计。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东起察隅,西至门隅之间的珞渝地区,以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等最为集中。珞渝地区山路崎岖,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与外界联系极为困难。架栈桥、过独木、爬“天梯”、飞溜索、穿藤网,是珞巴族的交通绝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桥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没有车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与这种环境相适应,珞巴族人民创造了多种独特的架桥技术,常见的桥梁有独木桥、竹木桥、溜索桥、藤网桥等,其中藤网桥最具特色,也最能显示珞巴族建桥技艺。德兴藤网桥建造起始时间不可考,约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清代康藏边地史学家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文字:“白玛岗界,其地气候温和,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化外之桃园。”白玛岗,指的是西藏墨脱,而藤萝为桥,说的就是墨脱德兴特有的藤网桥。1996年墨脱县藤网桥被列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独特的地理位置——雅鲁藏布江上的奇迹德兴藤网桥所在的墨脱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的南坡,地处北纬27度33分~29度49分,东经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环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脉,东沿念金岗日、阿拉雅日等山脉),雅鲁藏布江下游纵贯南流,地势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为典型的半封闭式高山峡谷区。”(《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凤翔文)德兴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巴登村相接,气候温暖、多雨、潮湿,居住民以门巴族为主,其手工编织远近闻名。德兴藤网桥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地段上,横跨于雅鲁藏布江上空,像一条蛟龙,咬山缠岭飞腾在大江之上,桀骜不驯的雅鲁藏布江被踩到了脚下。杨辉麟对此有文著说: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放荡不羁的蛟龙,从甲马央宗奔流而下,穿恶谷落险滩,数曲数折,横贯令人生畏的墨脱。横跨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德兴藤网桥,已经成为了一处引人入胜的风景名胜。因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鲁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网桥,所以就更令人景仰。智慧的结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据当地人介绍,藤网桥是用森林里生长的一种韧性很强的白藤(白藤,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两根,用箭射引线牵过江去,在两岸岩石或大树上固定,悠悠悬于大江之上,再编制约一米六高、一米宽的椭圆藤圈,几步一个,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条纵横织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传说,让鱼衔着引线,到江对岸,再把藤索拉过去。这便显出奇丽迷幻的想象,地域风情文化的姿彩。据中国民族报2014年第007版报道,一般200米长的索桥,需要3600公斤藤条,修一个索桥需要20人,历时10天才能竣工。制作时首先要将藤条一劈两半,再将由劈成两半的藤条接成需要的长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对岸。一般总共需要35根藤条,再将由25个硬藤做的藤圈均匀地放置在桥上,藤条在外,藤圈在内。35根藤条分布是:桥的左侧和右侧各10根,桥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细藤绳将它固定在藤条上,底部用细藤编织成一个网状的圆筒。藤网桥的制作工艺精湛,非常适合墨脱的亚热带气候,但是由于藤条韧性有限,容易断裂,每年都需要维修加固。惊险的经历——人行其中,如入隧道进了藤网桥,就如同进了一个网状的颤颤抖抖弯弯曲曲的圆筒笼子。头上蓝天白日,脚下是汹涌澎湃波浪翻滚南去的雅鲁藏布江。越到中间摇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荡得很,行人必须顺着藤网桥弹性的起落而迈步,弹起时,一只脚便因势抬起;跌落时,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缓慢前行。此时,人走在桥上,就像钻进了一道弯形的管子,每动一步,整个桥身都跟着颤动,给人颤颤悠悠的感觉,甚至惊险,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据史料记载,1911年7月30日,清军管带刘赞廷在《西南野人山归流记》中描述了过藤网桥的经历:“沿江而行,见两岸狭窄之处,有藤桥数道悬于空中。据土人云,及悬崖生藤长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两相勾接成桥,以渡往来,名曰猴桥,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萝映罩,一奇景也。”清军管带陈渠珍也在《艽野尘梦》中有过生动的叙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马杠(今墨脱县)大山……两岸绝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桥形如长龙,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为夥惹藤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墨脱还有4座藤网桥,百余根藤溜索。近年来,墨脱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网桥慢慢地不见了,为确保人身安全,德兴藤网桥已于1997年关闭,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安全的一座座钢索吊桥。传统原始的藤溜索、藤网桥已成了人们梦中的记忆。

责任编辑:www.sss050.com_www.sss050.com-【软件开发】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新京报:打击流量造假需要全平台治理 石家庄回应“牛奶水”事件:水质达标专家建议清洗异常水… 设计师张帅辟谣范冰冰开美容院:只是帮我监工 特雷莎-梅用提前辞职换支持脱欧鲍里斯微笑离场 叶璇自曝怀孕被疑蹭热度后素颜亮相反拍记者发博呛声超… 中远海运港口18年纯利3.25亿美元同比减少36.7… 乐评人称刘欢淡化情感追求理性刘欢妻子回应 申花:安排钱杰给进行爱国教育跟他学中文+唱国歌 女足世界排名:中国下滑1名位居第16亚洲排第5 励志!再遇苏宁他从业余到中超3年前没打那场架 教练眼中的王简嘉禾:发育期控体重很艰辛 食用油反复使用,癌症转移风险会飙升 邓紫棋开新账号上传首支VLOG 男友入镜甜蜜暴击 在这一领域日本越来越依赖中国 阿Sa爆吴浩康拍床戏紧张冒汗感恩叶童赞赏认同 宝马i4原型车谍照曝光预计2021年上市 为什么发达国家工资涨不上去? 爱奇艺发行6年期可转换债券:总融资规模或达12亿美元 纳斯达克48年:“硬科技”永不眠 徐静蕾低调秀恩爱晒黄立行肌肉照甜蜜抱怨 48胜都能成为乐透球队!狂野西部究竟有多恐怖? 吴青峰劝粉丝理性应援:现场热情就是最好的应援 被盗大墓入选2018十大考古新发现专家:非常痛心 尾盘:白宫经济顾问呼吁立即降息0.5%道指上涨200… 朗生医药3月29日回购11万股耗资10万港币 《铜鼓密码》地域风格浓郁在乱世中守护国宝 自编自唱8首歌:泰国总理巴育为赢得大选也是拼了 小桔充电与部分充电桩运营商分手 QFII持仓最新动向:新进19家公司增持17只个股 软银参与中国人工智能创企达闼科技3亿美元融资轮 二阶堂富美主演电影《生理酱》为生理期烦恼 广西少年被“错抓”14天释放其父称警方连道歉都没有 这种\"洋垃圾\"进口剧降99%将力争\"零进口\"… 麦当劳完成20年来最大一笔收购未来用算法定制菜单 全球央妈的外储选择:美元失宠人民币占比创新高 中天新闻台遭台当局处罚:关于韩国瑜的报道太多 希丁克再次强调国奥要多打比赛否则情况非常糟糕 新兴市场要有大机会?机构激进唱空:美元年内将跌5%! 创美药业去年净利润为4476万人民币派末期息0.30… 苹果5月28日关闭Texture,AppleNews… 澳洲房价还要跌7%?瑞银客户很悲观…… 高盛资产管理等全球基金认为新兴市场债券值得买入 在北上广深5000元能否实现租房自由? 亚马逊计划为FireTV打造视频新闻App 武大回应赏樱冲突未提和服学生称看到有人穿着拍照 祁玉民挥别华晨,十三年的“功与过”谁人评说? 科创板受理企业增至31家沪粤苏各占5席 VIPKID米雯娟亮相博鳌:在线教育成教育普惠助推器 新《梅森探案集》获整季预定马修·瑞斯主演 《大脑》选手鲍云发长文解疑否认违约称不再合作 西媒认为:经济衰退幽灵正重返欧洲 银行大厅写“抢劫留言”常州一男子恶作剧被拘10天 LadyGaga百变的背后竟然还隐藏着一支秘密团队 致吉诺比利-此去经年千般念,银黑中最炫彩的帆 郭跃空降《运动不一样3》奥运冠军花式乒乓惊艳 《唱作人》总监制:有矿的才能做翻唱类节目 美丽足球终点?斯托绝望捂住脸最猛火力也补不了 日本乐天投资Lyft净赚近10亿美元 柳青凌晨发文:恳请大家给我们机会改过自新破茧成蝶 向佐求婚郭碧婷?工作人员确认:水到渠成的事情 练好单侧训练好处多多这些好处你知道吗? 《摩天营救》女星加盟犯罪片遗传厄运男主参演 花旗拟今年将亚太财富管理客户群扩大10% 梅娃公布下赛季自由滑选曲演绎凄美艺妓引热议 东风汽车升逾4%领涨国指股车股普遍上扬 京东员工排队离职“最高峰时一天400多人” 胡锡进:“台独”早晚把台湾折腾成东亚“黎巴嫩” 英国脱欧恐延期一年?高盛:这种情况变得愈发可能 博华太平洋去年转亏29.65亿不派息 中国IT产业发展指数位居全球第四 擦掌備戰!美24架F-22大象漫步秀拳頭 胡锡进:今日台湾就是1949年被合围的北平! 39篇CNS!生命科学领域,华人学者第一季度迎小爆发 江苏这些设区市的处级干部任命为何由省里来公示 定了!曝曼联本周内转正索帅19战14胜征服红魔 关晓彤辛芷蕾说小仙女就是要“羽”众不同 補醫療人力缺義大醫療團隊將駐診綠島 里昂:李宁目标价升至16.6元维持买入评级 百望股份否认阿里腾讯联合投资A轮战略投资仅有阿里 英大臣称若议会表决通过软脱欧选项首相应考虑推动 工作时间炒股玩游戏湖北鄂州暗访组:场面很尴尬 ONE冠军赛马尼拉站对阵卡发布将有两场冠军战 三队抢西部第二火箭最占优躺着就能重回前二? 叙利亚外交部:美对戈兰高地立场侵犯叙主权领土完整 细节调整吉利新款帝豪插混谍照曝光 招金矿业去年少赚26%派末期息4分 网曝袁立今日登记结婚本人未正面回应要去看爆料 44岁李玟自曝冻龄靠科技,网友:真是耿直girl KTV版权路归何处:行业乱象再陷纠纷 央行大樓驚傳女子墜樓身亡警調查釐清 小猪短租陈驰:共享行业平台型企业应承担更大责任 亚洲主流媒体高层: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融合是重要趋势 北控水务年度纯利增20%至44.71亿港元每股派8.… PSA集团控股隆信达汽配连锁扩展在华汽车零配件业务 史诗级防守!这支北京太硬了联盟第3火力卡壳 华为年报:运营商业务陷瓶颈消费者业务首次成支柱 天风策略:关注一季报和两大主题月度金股 北村匠海小松菜奈吉沢亮共演电影演绎兄妹情缘 明尼亚波利斯联储卡什卡利:目前降息\"时机不成熟\" 年近百岁的翻身农奴巴珠讲述新旧西藏两重天 缅甸民主浪潮报埃朱:适应新环境时要坚持价值观 无尽的空间能吞噬万物,但这种奇特形状是个例外 中方:加拿大应纠正前一段时间所犯错误 她长相很一般健身前后却判若两人! 德银:蒙牛目标价升至32港元给予买入评级 英议会下院将表决“脱欧”协议的法律文本 美股是否已经走到尽头? 波音邀监管机构和飞行员开会埃航发言人:不参加 孙杨捍卫中国泳军霸主地位渐入佳境“游”向东京 上海静安某街道招牌黑底白字遭吐槽官方:责成整改 黑田东彦:日本央行为退出宽松政策的影响做充分准备 央行重拳打击电信诈骗贩卖银行帐户后果很严重 龙校关闭:大范围萎缩复招难度大坑班时代能终结? 研究:特朗普关税每个月令美国消费者损失14亿美元 中国继续暂停对美汽车加征关税 中金:中银香港未来持续增长动力目标价上调至50元 招路转债31个账户未及时足额缴款扣留1550万保证金 盼望着盼望着,波士頓的春天終於來了 赵宝刚为丁母发声《青春斗》拒绝虚幻“成功学” 响应减税降费上汽-大众全系下调售价 道明证券预计里拉下个月再次崩盘到5月1日将贬值29% 猫爪杯后又开始卖萌熊星巴克从周边尝到了甜头 “熟面孔”履新广东副省长还有央企高管空降广东 表展烩|想要抓住女人心美才是2019女表关键词 中制协青工委宣布成立郭靖宇任主任 三部门:将在内地工作的港澳台职工纳劳模评选范围 埃梅里:阿森纳要夺英超第三深知拉姆塞为何离队 爱情银行App:因内容违规被监管部门强制要求下架整改 涞源反杀案当事人申请国家赔偿:追究相关责任人员 “国家队”砸近百亿搞共享出行就一定能成么? 李小琳首谈退休生活 Jennie和Baby变身仙女的秘诀就是这条风琴褶裙 花旗:合景泰富目标价升至10.1元维持买入评级 卡帅要靠玄学避免四连败!韦世豪的空缺格外刺眼 网传《复联4》内地定档4月24日迪士尼暂未官宣 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会见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会长艾伦 传无人机制造商亿航推迟赴美IPO:转而私募2亿美元 发生了什么?全球债市纷纷拉响红色警报 玛莎拉蒂2019款全系车型将亮相上海车展 耀莱集团3月27日回购185万股耗资61万港币 留下句“妈妈要去救人”95后妈妈救落水女孩双双遇难 2019年巴塞尔表展被评为“最不理想的一次表展”20… 收入破千亿美元净盈利仅87亿美元华为外强中干? 火箭灯塔组合日常秀恩爱!他坐实NBA第一登吹 阿里王帅:领导境界决定企业未来恶意中伤伤不了阿里 中国联通eSIM可穿戴设备独立号码业务全国开通 小黄车ofo计划每辆8.8元出售?愚人节假新闻 台股開高走低收盤僅只漲1.59點 广东省省长马兴瑞:促进大湾区主要城市间1小时通达 华为三星“近身肉搏”智能手机版图再现变数 网红电商如涵路演PPT曝光:4月初纳斯达克上市 科尔抨击了当今联盟的一个风气!语气挺重的 冠军赛孙杨1500自预赛第一刘湘首秀50自轻松过关 神吐槽:杜兰特买条秋裤吧!在场上差点冻感冒 曼联签桑切斯坑惨自己!卖不出去引续约危机 持有还是卖出波音,应取决于经济,而不是短期利空 交往中给不了你这些“特权”,就放手吧 习近平同法国总统马克龙会谈 导航,遇见十年:第十届中国卫星导航年会五月北京召开 双料MVP枯坐场边看球他是否明白自己为何被换 朱骏联手FF细节:5人董事会九城占3席6亿美元分3期… 切错号?网友替贾乃亮打抱不平遭李小璐怒怼 第一季美国ETF“吸金王”10年内AUM有望超越贝莱… 办公交流应用Slack拟在纽交所直接上市不发行新股 小牛头人UFC237回归对决斯潘科雷娅时隔4年登场 王朝对决变成闷战一场!恒大三连胜却高兴不起来 关键指标显示今年要降息25个基点联储尚需三个条件 投资了阿里的孙正义当年差点也入股亚马逊 美国《贸易壁垒报告》批评日本对农产品征收高关税 收購永大引紛爭台灣日立電梯:惡意製造 这个动作,你真的认为这么简单吗? 生死备降一年后,当事乘客首次见到英雄机长 一图看懂:过去200年美国人口分布的变迁 英媒:英国要学意大利,在一带一路问题上自己做主 eSIM可全国开通!与SIM卡有啥不同,资费一样吗? 屡禁不止的砍头息:套路服务费优惠券变种层出不穷 爆料:苹果差一点宣布收购Netflix或迪斯尼后放弃 康纳苦寻回归战对手佩提斯高调回应:让我们一搏 海通地产:易居目标价15.36至17.17元优于大市… 詹皇自嘲赛季报销:彻底报废咯!勒夫还补刀 小米9累计备货突破150万雷军不用去工厂拧螺丝啦 海通地产:易居目标价15.36至17.17元优于大市… 直击|两大投行6亿美元驰援FF朱骏贾跃亭联手造车 律师一条推文让耐克蒸发94亿15分钟后就被抓了 中国恒大多元化布局已经成型核心净利增逾九成 傅园慧:自由泳是客串抱紧我队友们的大腿! 陳建仁\"副總統\"公開信挺英不續任 2019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东部区域赛首站比赛落幕 狂进13球和被马来逼进绝境哪个是真实的中国足球 孙杨哽咽悼念去世好友:东京奥运为他完成梦想 蒐集絕密軍情美砸更多「黑預算」 全新国产宝马3系双轴距车型上海车展国内首发 一张蓝底定妆照,汇集了吉诺比利职业生涯16年 反对新建监狱纽约近百名华裔民众和社区代表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