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0gvb.com_www.00gvb.com-【必须博牌】

来源:新任西安市委常委张琳兼任市委宣传部部长(简历)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7-16 04:30:37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文韵回归 文脉延续 看海宁这座运河古镇的“文化复兴” #标题分割#爱海宁客户端记者张会王哲能春日里的长安老街,杨柳依依、绿水漾漾、古韵悠悠。80岁的老长安人严圣荣独自坐在自己位于长安镇(高新区)中街的理发店里,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畅想着未来老街人流如织的场景。对于老街,严圣荣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栋房子以前是开什么店的,每一个屋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都如数家珍,“老街变了,又好像没变。”变了,指的是老房子修缮了。老街上留下的房屋大多是历经上百年的时间洗礼,已老旧不堪、摇摇欲坠。前年,借省级小城市建设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东风,长安镇(高新区)启动了东街、中街、西街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修缮,一场接续千年运河文脉的“文化复兴”就此展开,记忆中的老街又回来了。没变,是指老街的“味道”没变,如今的老街上,青石板、雕花窗、龙头阁、马头墙、粉墙黛瓦、烟雨长廊……江南水乡气息无处不在,老字号糕点店、茶馆、面店、咖啡店等店铺也次第开了起来,而居住在老街的人们,仍以最初的样子在此安居和生活。岁月变化中的老街,承载了多少长安人的岁月情怀,如今这些情怀有了现实的寄托,寂寂老街迎来了新生。文韵回归:老街“味道”渐次归来一个小城镇,有历史才有底蕴,有文化才有内涵。在长安,运河文化,就是长安的历史文脉和文化基因。长安镇区不大,但汇集了不少历史街区,东街、中街、西街、庆宁街等,历史上曾有“十里长安”之称,是运河古镇长安千年历史的见证。其中,西街寺弄区块是长安镇区最具历史价值的街区之一,两条街沿街建筑大多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木结构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于西街寺弄区块,严圣荣凭借记忆,手绘出了西街寺弄区块的老宅分布图。在几张A4纸上,严圣荣整齐地画着线框,用平行的两条直线代表街路,“街路”的南北两侧分布了上百个小框代表老宅,每个小框里写着诸如“吴士林布摊”“徐家大宅”“方洪炳酒酿”等标注,这是严圣荣记忆里,西街寺弄区块1955年前后各幢老宅的分布和用途。“我10岁就住在西街,直到20多岁搬家,一直在西街走街串巷,太熟悉了。”让严圣荣念念不忘的还有曾经遍布老街的那些“美味”,他领着记者走了一趟西街和寺弄。没走几步路,严圣荣就会停下来指着街边的老宅,娓娓道出它的故事,这是许家的房子,那是陆家的房子,这里有一家茶馆生意兴隆,那里的小吃店馄饨很好吃。循着他指出的方向,沉寂的老宅也有了生命。茶馆是老街“味道”的重要象征,以前的长安老街上,茶馆众多,南来北往的船客在此聚集,如今,在修缮一新的西街上,茶馆开始回归。在西街与寺弄交叉口处,新开了一家“红艳茶坊”,在古色古香的茶坊内,环境清幽、茶香袅袅,茶坊主人向红艳正在给顾客泡茶,“茶馆与老街,天作之合。”红艳茶坊春节前后才营业的,之所以选择西街,是看好这里的环境和未来的发展,“西街还没正式开街,游客不多,但已经开了六七家店铺了,大家都看好这里的未来。”红艳茶坊往东二十来米,百年老字号糕点店“盐官万昌”就开在这里,店里传统的海宁糕点琳琅满目,“我们是西街第一家店铺,去年9月份就开出来了,生意还不错。”店铺负责人介绍,说话间,店里进来了2位杭州来的游客,“我们20多人今天特意来看长安老街,看到这里有传统糕点,买点回去试试,好吃的话以后再来。”茶馆、糕点店、面店、磨刀店、咖啡店……如今的长安老街,正在恢复昔日游人如织、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的盛况。文脉延续:老街“生活”逐渐还原漫步长安老街,有一种时空穿梭的错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蕴让人沉醉。从西街沿着上塘河往东,穿过修川路,就能看到虹桥。虹桥的北面便是中街,沿着中街继续向东,穿过一座上闸桥,就是东街。如今的中街、东街,青砖、白墙、黛瓦的江南韵味扑面而来。泛黄破损的墙体被重新修葺,马头墙挺立风中,微微上翘的飞檐透着古韵,斑驳的屋面得到了重新整理,古建筑的木结构能保留的都保留了下来。84岁的沈金仙,坐在敞开的窄门边,经过漫长的时间,这间老屋子里岁月的痕迹无处不在,“漂亮了,整洁了”。在中街上住了60多年的她,根本没想过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老街恢复以前的样子。沈金仙家以前是开打铁店的,她家附近都是店铺,那时候很闹猛,后来冷清了,现在又开始有游客来了。对她来说,修缮后的中街就像一个轮回,“闹猛还在后头呢。”一路来到中街135号,窄门敞开,“家用电器修理”6个大字经过漫长的岁月,渗进了斑驳的墙壁里。走过昏暗的过道,越往里越敞亮,老周正在桌前摆弄着收藏的古钱币,灯光下,铜面上的纹路依然清晰。老周名叫周俞衷,在这条老街上住了80年。老周说,祖上于清朝光绪年间落户中街,“没修之前破破烂烂,现在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看着眼前复原的老房子,老周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在他小时候,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与自家杂货店隔街相望的是“恒丰酱园”,黄酒、米醋、大酱,小小的酱园承载着中街百姓油盐酱醋的使命。“如今,长安还有裕丰酱园,就在杏花村里,出产的黄酒、米醋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老周说,老街修好后,很多原本搬出去的人又回来了,“不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回来了。”如今的老街上,运河人家正在回归,他们仍以传统的方式生活着,“还是这里舒服。”“文化复兴”:老街传统再次重现看老街,晚上更漂亮,更有味道。灯文化是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经的长安,家家灯光明亮,盏盏渔火昏黄,如今这一盛况再次重现。每到晚上,西街、寺弄、中街、东街等的灯光亮起,盏盏古灯仿佛穿越时空,均匀地洒在大运河上,金黄一片,两岸的古建筑倒影在运河上,更显神秘清幽。在老街的修缮中,长安不仅注重形,更注重“魂”,对运河文化不遗余力地进行发掘保护,建起了大运河(长安闸)遗产展示馆,通过多媒体影像设备、大型数据沙盘,考古发掘照片、历史老照片、文献图片等,充分展示运河文化。长安还连续多年举办“运河长安文化旅游艺术节”,展示古镇风貌,传播运河文化,唤醒人们的运河记忆,通过艺术节,长安尘封数十年的“龙舟赛”“祭河神”“滚灯制作”等传统文化得以重现。老街的变化还在继续。今年,长安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成果,全面启动了“美丽城镇”建设,在29项行动中,古街品质提升行动位列其中。“接下来,长安将紧紧抓住省级历史文化名镇规划落地和古街修缮联通的有利时机,围绕‘提升形象,规范管理’这个开发主线,在硬件上抓完善,在管理上抓规范,提升老街的颜值和品味。”长安镇(高新区)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老街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编辑:www.00gvb.com_www.00gvb.com-【必须博牌】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xtxint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张国荣逝世16周年前女友毛舜筠缅怀:在心中 美空军称国会未批准基地补建款5月暂停维修工作 苹果这场\"颠覆性\"的春季发布会为何仍难让市场满意 网传娄烨《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撤档片方:尽全力 解码半导体行业:制造业大国向强国转变的必经之坎 纽约车展亮相林肯Corsair预告图发布 深击|十年淘宝,十年Lazada 父亲为一打啤酒将女儿嫁给强奸犯BBC纪录片引热议 索索肯:柬埔寨是尝试、开放、透明来接受技术的改变 球迷刷上万评论爆掉韦世豪微博:球商情商智商负分 世锦赛表演滑花絮:金博洋人气旺葱桶演“英雄” 凤凰卫视出售一点科技料有22.93亿港元收益 花旗集团将以49亿英镑收购英国\"坏账银行\"的抵押贷… 韦世豪去机场时临时决定去看伤者遭质疑:诚意够吗 曝科勒决定原谅汤普森只为女儿有完整家庭 《杀死伊芙》双女主争视后卷福提名最佳男主角 专访江门市市长刘毅:抓紧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黄金机遇 刘结一见韩国瑜“九二共识”是定海神针 【到此一游】猜猜看,全美最受歡迎旅遊目的地是哪些?誰拿… 链家15个股东同时出质股权左晖出质股权数为757.5… 《极端邪恶》发布新剧照扎克·埃夫隆饰连环杀手 “赋能”还是“剥削”?芬兰AI公司雇用监狱劳工 大V热议国足垫底:文过饰非让人厌恶谁管中国足球? 雷霆主帅20年前德国寻诺天王失败!原因看哭了 巴菲特最新访谈:回复投资卡夫失利及投资苹果等问题 这个\"袖珍大国\"不愿撤出小小高地美对此一反常态 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人民币产品平均收益率微增 中金:中国中车维持推荐评级目标价8.85元 竞选呼声高涨之际,拜登又遭另一女性指“不当接触” 比肩海军上将!一新秀达成连续24场2+封盖纪录 美海軍15年內將建32艘攻擊核潛艦 在这一能源领域日企缺席:日本越来越依赖中国 孟加拉国RTV电视台萨义德:传统媒体还有存在的必要 皇马西甲大名单:多名主力轮休齐达内之子入选 OMG!保罗天秀crossover对手被晃飞7米远-… 新东方将于4月23日发布第三财季财报 这种\"洋垃圾\"进口剧降99%将力争\"零进口\"… 第三十次长安街读书会:坚持底线思维防范金融风险 凉山30名扑火队员全部遇难山火爆燃是如何发生的 陈笑菲身高创国羽海拔新高女双新人达到1.85米 朴训熙:技术跟生活已经密不可分整个趋势不可避免 Adobe、微软联手对抗Salesforce领英成武… 安信国际:安东油田业绩超预期增长潜力巨大 三爱健康产业:被拍卖土地以7800万人民币售出 库里轮休勇士也三节打卡!有没有他都一样啊 特朗普说要研发6G?华为郭平:这应该让技术专家讨论 有不用睡觉的动物吗?失眠很危险 美国一波音737MAX型号飞机迫降机上无乘客 湖人4300万咋花?图中这些人6个月后谁能留下 一艘油轮遭难民挟持赴欧马耳他武装部队夺回控制权 彭于晏主动私信示爱粉丝?本尊澄清:是账号被盗 王思敏签约意甲女排豪门将先出战4人制沙排联赛 李晓鹏谈支持民营及小微企业:信心比黄金更重要 大和:呷哺呷哺升目标价至15.5元重申买入评级 东阳光药业沙门氏菌罗生门:处罚难产企业提行政复议 跨界就真的好用吗,体验哈弗F7X 特朗普称中美谈判“进展顺利”第九轮磋商将启动 俄军机降落委内瑞拉又一“古巴导弹”危机要来? 美的副总裁朱凤涛辞职财务总监肖明光辞职后接任 45分钟充电完毕iQOO44W超快闪充技术解析 波音黑历史:54年前的最先进客机连摔三架也没停飞 实现通胀目标遥遥无期欧元区3月CPI同比增速再下滑 毕马威:商业银行设立理财子公司优势与挑战并存 EB-5项目状况频出投资移民避风险保成功率有道可循? 什么?买手机还要抢?为什么手机现货这么难 7个动作,帮你改善精神面貌,强身健体 建银国际:网龙维持跑赢大市评级目标价32.5港元 650刀vs138刀!NCAA16强杜克赛区票价瞬间贵… 中国石化2018年净利润616亿元同比增长逾两成 部分配置曝光上汽大众T-Cross开启预售 从“海藻”到“朱丽”,从无戏可拍到事业翻红,34岁的… SpaceX飞船大气测试模型即将首次发射 外媒:台湾地区出台网约车新规Uber或被迫退出 电影院线牌照开放风口将至销售服务费增长不正常 酒駕肇事修法蘇嘉全:今天拼三讀 美国1月份消费者支出未达预期且通胀放缓 火箭灯塔组合日常秀恩爱!他坐实NBA第一登吹 科学家在实验室合成了能独立进行光合作用的人造细胞 道明银行:面对鸽派央行主要货币陷入“竞次” 腾讯“星星守护”:游戏中疑似未成年人强制人脸识别 威高股份:2018年度纯利14.73亿元同比下跌14… 潘建伟获美国光学学会2019年度伍德奖 美军拟在日部署新两栖舰当地民众忧“卷入战争” 中国恒大2018年净利润同比增106.4%至772.1… 离别“哥哥”张国荣16载,人间4月又重来…… 新西兰枪击事件后Facebook正在考虑限制直播的人… 科创板“开闸”19家公司“临考” 美国1月份消费者支出未达预期且通胀放缓 封评论、涨抽成、挤压同行美团点评垄断气质凸显 标普500指数一季度涨超13%获10年来最大季度涨幅 手机摄影新成员HUAWEIP30系列拓展影像新边界 因薪资和工作环境问题Uber和Lyft司机在洛杉矶罢… “81192,请返航!”回家看看18年后的中国海军 评估造车新势力:1700亿融资所剩无几淘汰赛见分晓 苏媒:江苏节奏始终慢广东一步次节崩盘是败笔 外媒:新西兰总理旋风访华目的或非修复任何桥梁 MVP之争这次哈登赢了!他们买了一整面报纸(图) 响水爆炸后全国大排查20余省密集部署危化品检查 杨涛:持牌金融机构仍然是金融科技创新的重要主体 骗局:我在探探上24小时内遇到的25个骗子 中国分离首个非洲猪瘟病毒毒株:研发疫苗必备材料 议会三拒梅姨大选可能性走高英镑未来怎么走? 响应增值税下调政策一汽丰田下调部分车型售价 欧盟今天起给予中国6600吨鸭肉的单独国别出口配额 羽生结弦吃止痛药战世锦赛:正因尊敬陈巍才更想赢 比亚迪获大和力撑惟股价仍跌逾3%暂为最差国指股 Baird上调阿里巴巴目标股价认为Lazada业务具… 美国三大就业指标值得关注市场预测美联储将减息 官员:特朗普渴望与脱欧后的英国达成贸易协议 黄金期货价格周一收高0.8%创一个月新高 让自闭症小鼠告别“社恐”,仅需一瓶乳酸菌? 没有哪种茶像西湖龙井那样虔诚地等待春天 大摩:重申猫眼娱乐增持评级维持目标价25港元 刘湘夺冠:成功把自己游僵这两天压力有点大 一双鞋让整座城市疯狂!比人气库里没怕过谁 无法满足高标准苹果宣布:“AirPower已死” 四巨头财报全解析:现金为王华丽业绩下的房企寒冬 孙杨:有一定的疲惫徐嘉余晋级:很莫名的紧张 小蓝后摩拜也涨价:起步1元骑行每超15分钟加收0.5… 小摩:蒙牛乳业维持增持评级上调目标价至33.8元 闪电回击!胡靖航喂饼张玉宁霸气头槌扳平比分 美国楼市的好消息:住房贷款利率单周降幅为十年最大 Lyft开盘暴涨的背后:它真的值222亿美元? 三十年前台湾股疯:一场东亚模式的宿命 花旗:农行目标为4.2港元给予买入评级 神吐槽:库里许愿完成一次抓帽这神灯真灵啊 国家发改委的重磅文件讲到一件大事 欧盟对耐克公司罚款1,250万欧元因其限制跨地区销售 海通姜超:为何钱不多了反而有了股债双牛 监管部门发声:《电子商务法》不会追溯过往行为 詹皇回顾湖人本季引援试验!一细节揭露其不满 失守3000点两市八成个股飘绿各路资金暗流涌动 半场-吴兴涵内切郑达伦舍命抢点天海暂1-1鲁能 海通姜超:经济有望在2季度见底企稳消费已是主角 生育率持续下降世界多国为鼓励生娃操碎心 专访江门市市长刘毅:抓紧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黄金机遇 腾讯游戏业务回暖将继续深耕电竞产业 工信部李颖:重点培育工业互联网App、推进企业上云 詹皇自嘲赛季报销:彻底报废咯!勒夫还补刀 我军歼11B战机地面航炮测试炮口喷出猛烈火光(图) 郭明錤:2019款iPhone将搭载双向无线充电和更大… 谢霆锋全英演讲锲而不舍精神称没有难题令他却步 慧聪集团挫近6%向两公司发可兑换股 愚人节科技圈玩疯:小米淘宝发火箭微信花式逗你玩 企业主一晚未眠连夜讨论科创板 三个月过去你的ofo退押金排号前进了多少? 球迷刷上万评论爆掉韦世豪微博:球商情商智商负分 AI遇上音乐谷歌工程师告诉“巴赫涂鸦”背后那些事 第8届\"人民币市场展望论坛\"将于3月27日在上海举… 【加拿大小科普】冰球為何與加拿大有着不解之緣? 解码半导体行业:制造业大国向强国转变的必经之坎 黄金需求相当强劲金价将继续上行 突破癌症免疫疗法瓶颈,答案居然如此简单? 新PowerBeats防水耳机将于4月推出或采用H1… 英国跳水神童戴利跃升超级奶爸世锦赛盼再争金 中制协青工委宣布成立导演郭靖宇任主任 埃尔多安执政临中考土耳其里拉大跌映射民众疑虑 水谷隼透露惊人消息:过去一年眼睛渐渐看不清球 印度赛王懿律黄东萍混双夺冠何冰娇女单屈居亚军 央行出手:你刷卡时将被GPS定位保护 这些外国顶级大学都承认中国高考了图的是什么? 柔道名将举报村支书贪腐村民:村支书曾被处理 雅士利去年转赚5227万人民币派特息1分 NCAA-奥本加时击败肯塔基!历史首次晋级四强 优酷起诉百度“袋鼠遥控”涉侵权百度败诉赔偿30万 杠铃划船的四大训练优势 响水爆炸环境监测通报:新丰河闸内氨氮仍严重超标 火箭少女官微回应粉丝购票被骗呼吁一起抵制黄牛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加强新兴经济体发展需4件事 “选手生活”变“性生活”铃木一郎退役字幕抢戏 中国恒大:3-5年成为世界规模最大的新能源汽车集团 人气太火爆!赖冠霖现身机场鞋子被粉丝踩掉 中国国产航母与055大驱何时服役国防部回应 西人主帅:武磊没达到梅西的水平这么比不正确 张嘉倪回应采访态度争议:感谢让我看清一些东西 卸下“铠甲”的明玉在家都穿啥? 马斯克:特斯拉的交付团队完成了“令人惊叹”的工作 加州一號公路上值得停下來細細品味的14個觀景點 曾经火爆一时如今亏损5亿!美图手机彻底凉了 朴训熙:技术跟生活已经密不可分整个趋势不可避免 我为“麻”狂游资连天麻、麻花也不放过 蜂鸟公司起诉邓紫棋:法律途径是唯一方法 商汤科技杨帆:纯粹的AI公司必须找传统行业结合 陈寅任上海常务副市长前任已调辽宁任副书记 川普指责墨西哥未阻止非法移民或关闭美墨边境 孙杨:外界可能不是很了解我生活觉得我生活很好 回头望月!张玉宁替补登场秒破门国奥屠杀好戏 王金平今會見洪秀柱提前祝賀生日 被湖畔大学录取胡彦斌:董事长的称呼太有距离感 一份看空报告闯祸!土耳其国家级愤怒:全面调查小摩 詹妮弗洛佩慈未婚夫甜晒情书曾送百万戒指示爱 谢霆锋回应与杨幂关系 最被看好十大港股:瑞银升申洲国际至117元评级买入 脱欧方案已经两次被议会否决梅姨打出最后一张牌